“说起襄阳,大家肯定会首先想到诸葛亮,因为三顾茅庐的故事就是发生在这里。不知道大家还能说出几个关于这里的典故?”次日一早,在吃过具有襄阳味道的热干面之后,我们一行就坐大巴前往了景点。车上,导游热情洋溢的开始跟我们互动起来。

  “关羽水淹七军。”车上有人抬手回答着导游的提问。

  “看来您没少看三国。”导游冲那人竖了下大拇指,奉承了他一句道。人嘛,都这样,谁不喜欢听好话呢。于是这位和导游两人相对一笑,是皆大欢喜。

  “公元1134年,岳飞击溃伪齐守将李成,收复襄阳!”顾翩翩一抬手接着说道。

  “这位小姐看来对史书也有兴趣,一般人还真不知道这段故事。”特么这番奉承就太露骨了,难道这货在觊觎美人儿的美色?我心里暗生警觉,一抬胳膊将顾翩翩搂进了怀里宣示着主权。要是有人敢侵犯我的主权,我不介意揍他个满脸开花。随后我又在心中暗自未雨绸缪着。没办法,女票颜值太高实在是让人放心不下啊。

  “说起这个,公元1271年,忽必烈正式建立元朝。随即派遣大军对襄阳进行合围,以期拿下此地作为灭掉南宋的跳板。两淮安抚制置大使李庭芝引全城百姓相抗......”看来喜欢史书的人不止是顾翩翩一个。

  “不是郭靖和黄蓉带领百姓和蒙古鞑子干仗么?”

  “还有杨过和小龙女...”

  只是说着说着,这楼就歪了!

  “嗯哼,今天咱们参观的第一个景点,就是双烈祠。当年受李庭芝之命,引三千民兵冒死往城内运送粮食物资的民兵部将张贵和张顺在抗元守襄一战中战死,后来这里的百姓有感于二人的忠勇节烈,特为两人修筑了这么一座祠堂以受后人供奉。”导游一见楼歪了,赶紧轻咳一声打断了那两位讨论着神雕和射雕的游客把楼又给掰了回来。

  双烈祠最终还是没有参观成,因为祠堂前头,正在突突突的用机器破碎着地面。看这架势,似乎是要把这条路重新翻修一遍似的。远远地遥望了一眼双烈祠,导游又在那里介绍了一番两人的事迹之后,这才带着我们继续向下一个景点赶去。车行不多远,就听见后头传来轰地一声巨响。我一回头,就看见刚才伸着长臂在那里破碎着地面的机械车垮到了地下。一阵灰尘弥漫之后,就看见司机灰头土脸的从坑里爬了上来。

  “幸好人没事,你说如今闲着没事儿尽折腾路干嘛?这地上的沥青都是新的,看起来没修多久吧?”见司机安然无恙的上来了,车上的人这才松了口气替他庆幸着。

  “呵呵呵!”见人家这么问,有不少人当时就发出了一阵笑声。干嘛老是拆了修,修了拆这种问题,心里明白就行。不明白的,呵呵呵三声也就过去了。

  接下来的行程,导游带着我们去了一趟隆中。著名的隆中对就是在这里产生的,让人觉得遗憾的是这里的商业痕迹太过明显,缺少了一种自然的气息。只不过如今的旅游景点,又有几处商业痕迹不浓郁的呢。对于这种情况,大家都已经见怪不怪了。跟着导游,听了一遍大家都耳熟能详的三顾茅庐之后,空中忽然下起了瓢泼大雨。六月份的天气就是这样,出门的时候还艳阳高照,没准走不了几步路就是一仗大雨倾盆。我将外套脱下来搭在顾翩翩和颜品茗的头上,掩护着她们跑回了大巴。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将大家游玩的兴致也浇了个烟消云散。

  “咱们不如回去打牌怎么样?”看着天上密布的阴云和间或拉扯下来的闪电,有人拧着被打湿的外套提议道。出来旅游,玩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和家人一起,完全将工作和家庭琐事抛开,轻轻松松地过上那么两天清闲的日子。既然天不作美,那么窝在宾馆打打牌也不失为一种消遣的方式。

  导游从车上拿出几十条毛巾分发了下来,自己则是站在车头仰望着天空。他恨不得现在就给老天爷打个电话,您老要下雨过几天再下好不好?眼瞅着下一站就是文玩店了,没准车上的游客有那么几位对这些东西感兴趣的呢?老天爷的一场雨,将他即将到手的提成浇了个无影无踪。

  “小孙呐,这雨看架势一时半会儿停不了,咱们回吧。”打了几个喷嚏,坐在导游身后的一位游客开口说道。

  “是滴,回克算鸟(回去算了)。下午不下雨了,再出克玩是一样滴。勒身上一身的水,还么样玩唦!?”一个女士,反手不停牵扯着自己的外套对导游说道。一场雨下来,将她那件白色的外套浇成了透明。里边那件黑色的那啥凸显在人前,确实是不太雅观。

  “师傅,回去吧!”眼瞅着游客们有意见了,看着车外越下越急的雨,导游终于一拍大腿做出了返程的决定。还好这次是周氏集团给足了团费,不然这单生意铁了亏本。导游心中轻叹了一声。

  更新(R最e/快%上》酷j匠x8网0

  “叭叭叭,姆呜!”返程的途中,我们就看见几辆警车正拉着警笛停靠在路边。一辆吊车正伸着摇臂在往外拉拽着那辆陷到地下去的碎石机。尽管起吊是不允许歪拉斜吊的,可是眼下这种情况,也没人能按照规程来操作了。所有人只想着,早点把事故处理完,然后等天晴了继续施工。

  “噼啪,希律律,嘟呜...”等我们的大巴从那里开过去之后,那辆陷落下去的碎石机终于是被拉拽了上来。一道闪电霹落,我隐约从中听见了一阵马嘶声和号角声。等我侧耳准备细听,却只听见耳边充斥着刺耳的警笛声和各种汽车喇叭声。

  “怎么了?”身披着我的外套,顾翩翩见我低头沉思着,轻轻碰了碰我的胳膊问道。

  “哦,没事。”车外的雨越下越大,转瞬间街道上就积了半尺深的水。我回头看去,除了雨水之外一无所获。将顾翩翩搂在怀里,我摇了摇头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