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你的肚子...”因为头天从院方打听到米莉的预产期就在这几天,所以那些记者们是断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的。米莉如今正是红得发紫的时候,要是能抢在别的媒体之前把这个爆炸性的新闻报道出去,那奖金还能少的了?可是让众记者失望和觉得诧异的是,第二天等他们再度来到医院,却发现米莉的助理正在为她办理着出院手续。而米莉本人,则是穿着一件浅绿的连衣裙,正跟他们同行的老公有说有笑的。好吧,那个被误以为是他们同行老公的男人,正是贫道!

  “这次真是谢谢你了,改天要是有机会去帝都,我一定全程陪同。”米莉轻抚着已经瘪下去的小腹,充满了感激的对我说道。

  更新最快:\上《@酷=匠+r网

  “可别,我可不想上新闻头条!一来我是个低调的人,二来别人抢头条是为了出名,我去抢头条,会遭人嫉恨的。”我笑了笑婉拒道。并不是面对美色而心不动,只是一个人还是需要一些底线的。现如今连二哈啥的都知道宁缺勿滥,咱不能连条狗都不如吧!再者说了,我家里那两位,可并不比米莉差,我没必要没吃羊肉去惹身骚!

  “难道昨天晚上剖腹产了?”有人瞅着米莉的肚子在那里猜疑着!

  “你们再这样无中生有,可别怪我们发律师信啊!是人都会得病,米小姐进次医院怎么了?你们干记者这行真是屈才了,怎么不去X想集团呢?”所谓的把柄已经消散无踪,助理说话的底气也就十足了起来。听见记者们在那里议论着,她一叉腰在那里呵斥起来。

  “前后两次耽误了你们恋爱的时间,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们集团过几天会组织一次旅游活动。为了弥补你,我决定加上三个名额,你带上你那两位红颜一起去怎么样?”送走了米莉,从机场回来之后周克琰给我打了个电话。看来这货终于是良心发现,准备开开后门,假公济私一回了。当然也不能说假公济私,整个集团都是人家的,就算明目张胆多加三个名额又怎么了?

  “旅游?去哪旅游?芭提雅还是玛丽苏之墓?”对于占周克琰的便宜,我没有任何愧疚之情。

  “嗯哼,是玛苏丽之墓...我们不出国,只是打算让表现优秀的员工,能带上家属在附近散散心而已。襄阳,怎么样?有兴趣的话后天出发。”周克琰轻咳了一声,纠正着我的错误道。

  “襄阳?说起那地方,虽然同属一个省,我倒还真的没有去过。怎么样?有兴趣吗?”地方虽然是没去过,不过去不去的还得征询顾翩翩她们的意思。

  “自古以来,那里就是兵家必争之地,想必有很多名胜古迹可以看吧?去逛逛也好,反正来回也费不了多少时间。”顾翩翩和颜品茗两人想了想于是说道。去哪里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们想和我一起逛街。

  “那行,那我们就在江城再待两天。”见她们想去,我随即对周克琰说道。

  两天的时间我们什么都没干,除了逛街之外,就是品尝某个闻名遐迩的巷子里那些江城老字号的小吃了。第三天一大早,周克琰就驱车亲自将我们接到了他公司门口,准备跟那些员工们一起出发前往襄阳。

  “大家都集中一下啊,我是这次的导游,大家可以叫我小孙。此次我们旅行社受贵公司的委托,将带领大家去领略千年古城襄阳的风姿。沿途大家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跟我说。我将尽最大的努力让大家满意。”一辆足可以容下60多人的旅游大巴前,一个导游晃动着小黄旗在那里招呼着拖家带口的员工们。这是周氏集团给予优秀员工的一项福利,每年都有。想带着家属免费旅游的话,就要看各自平日里在单位的表现了。

  “我说你咋这抠呢?坐高铁去多好?大巴不得几个小时啊?”我瞅着那辆擦拭一新的软座大巴,将周克琰拉扯到一边问道。

  “这你就不懂了,坐大巴虽然时间久一点。可是大家可以在车上肆意喧哗,彼此交流交流感情和工作上的心得。在高铁上大家闷葫芦似的反而没有坐大巴来得爽快。再说了路程也不是很远,全程有车不比下了高铁再去包车方便得多么。又不是出省,你急什么!”周克琰伸出手去,一一跟那些先进员工们握着手,同时嘴里轻声对我说道。

  不等这货说完,我急忙拉着顾翩翩两人上了车。这个时候没工夫跟他继续白话,我得抢两个比较好的座位给妞们,毕竟接下来这车可得在路上开3-4个小时呢。要是我一个人,随便坐哪里都行,可我不能委屈了俩妞不是?

  等车发动了,果然如同周克琰说的那样。车上那叫一个喧嚣闹腾,孩子哭,大人喊的好半天才消停下来。可是孩子们是不闹腾了,大人们却又在那里交流起了工作心得。耳听得那些听不懂的专业术语,我索性靠在椅子上假寐起来。

  “到了,到了,咱们先下去处理一下个人的事情,然后到大巴这里来集合啊。”不知不觉就那么睡了过去,等导游在那里轻轻将我推醒,已然是抵达了目的地。看了看时间,中午12点半。看来导游经常跑这条线,在距离大巴一街之隔,就有一处看起来很高大上的...公共厕所。人们先后从车上下去,然后一窝蜂朝厕所跑去。4个小时的车程,把所有人都憋够呛。

  “先吃饭,然后我给大家安排住宿的地方。下午大家自由活动,从明天开始我带大家领略一下襄阳的风光名胜,这个过程需要两天。大后天早上,我们返程。大致的安排就是这样,中间大家有什么要求,尽管跟我说。”约莫半个小时之后,人们才从厕所那边返回到大巴这里。没办法,位置有限,只能排着队进。导游等人都到齐了,这才摇动着小黄旗在那里说着行程安排。

  说是下午自由活动,可是等吃完饭再看时间,已然是3点了。除了坐车,上厕所,吃饭之外,一天时间我们什么都没干。等我们拖着疲劳的身子跟着导游住进了一家还算可以的宾馆之后,大多数人也没什么心思去街上溜达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