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不甘心吗?被妈妈抛弃在马桶里,很孤单吧!可是她毕竟不是你的妈妈。”没人知道我为什么要对着马桶说出这番话来,也没人听得懂我话里的意思,什么被妈妈抛弃,什么又不是你的妈妈?只有我自己明白,因为我从那团阴影当中,看到了它的过往。一个女子,在马桶里生下了它,然后就那么扬长而去!

  “行了,回医院吧!”阴影里本应该存在一个小怨灵的,只是现在小怨灵钻进了米莉的体内。只留下了这道淡淡的鬼影在马桶里,证明它曾经存在过!

  “你回酒店,就是为了看一眼马桶?你不是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吧?”秘书在我身后开口表达着自己的不满,从医院到酒店,车程是半个小时。如果遇上堵车,两个小时都有可能。折腾3-40分钟,我仅仅就只是在那里盯着马桶看了看,这让秘书心中对我充满了恶意。

  “你猜对了,下次上厕所一定要多加小心,别被人从门缝给拍了照!”我回头看着她,挑了挑眉毛说道。一席话,当时让秘书就远离了我几米。这样也好,我落个耳根清静。

  “这里没你们的事了,该干嘛干嘛去吧。如果信得过,今晚我过来一趟。不出意外的话,明天早上就可以办理出院手续了!”回到医院,我对还等在那里的周克琰说道。

  “是那档子事?”周克琰见我十拿九稳的样子,轻声问了一句。

  “嗯!我先回去陪美人儿,晚上过来一趟。记住,你又欠我一个人情!”我对周克琰说道。

  “喂,什么就是又欠一个?”周克琰追问着我道。不过我懒得去鸟他,转身出门,决定先回酒店再说!

  “喂喂,你老公跑进跑出的干嘛?是不是他跟那个女明星勾搭上了?那个孩子别是你老公的吧?”见我几次三番出入病房,有等候在外的记者拉扯着先前问我问题的那个妹子,充满了同情的问道!

  “滚,我压根不认识他,什么就是我老公了?”妹子有些欲哭无泪,出来采访个新闻,居然给自己采访出一男人来。她是记者,知道记者的脾性。这些人里头有一部分,是不把黑的说成白的,不把假的说成真的誓不罢休的。她不知道明天的报纸,会不会出现有关于自己的新闻来。

  “本来想晚上请你们去江滩吃日式料理的,看来得下次了!”下了楼,就接到了周克琰追打过来的电话。

  “下次早点跟我说!”我伸手拦了辆的士,嘴里回答着他!

  “为什么?”周克琰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吃日式料理要早点跟我说。

  “我试试一礼拜不洗脚再去!”对于日式料理进门脱鞋的规矩,我心中很是诟病。这个念头不止一次在我心头闪过,我真的决定什么时候有机会,就照这么去做!

  “你特么是越来越贱了!”周克琰觉得自己有些牙痒痒的感觉!

  “彼此彼此,对了,趁早把门口那些记者打发走!我可不想明天的晨报上,出现一则神秘男深夜探病,大明星未婚先孕之类标题的新闻!”我掏了掏鼻孔,拉开的士的车门坐了进去说道。

  “您可是真忙!”回到酒店,就看见顾翩翩她们四仰八叉的横在床上看着电视,床头摆放了一堆已经吃空了的包装袋。见我回来了,她们这才从床上翻身起来抱怨着。

  “走,咱们吃日本料理去!”周克琰一句日本料理,让我想起似乎很久没有带这俩妞去吃过了。曾记得当年,我的第一顿日本料理,还是康少请的。真是思往日,看今朝我此起彼伏。

  “不想吃生鱼片,我想吃奶油局蜗牛!”颜品茗慵懒的起身,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对我说道。

  “法国菜?”我似乎记得自己曾经看过一部电视剧,里边曾经出现过这道菜,于是我问颜品茗道。

  “嗯哼!”她有意无意的挺了挺山峦,对我挑了挑眉毛!果然是近朱者赤,如今这妞连贫道惯用的挑眉毛都学去了!

  L。酷“4匠,网K永久免费l看n小H说√

  “你呢?想吃什么?”做人总不能厚此薄彼。我回头征询着顾翩翩的意见。

  “好呀,读书的时候倒是吃过两次。只不过后来跟你在一起,反倒是一次都没吃过了!”美人的一席话,直说得贫道羞愧难当!

  要说去一个地方,不知道哪里有好吃的,哪里有好玩的怎么办?答案是打车!当然前提是人家不会带着你在城里一通乱转,然后宰你个大几百的车费。拦了辆的士让人家送我们去附近的法餐厅,任由顾翩翩她们点了自己爱吃的东西之后。我手拿着刀叉在那里玩起了左右手互搏的游戏。相比较这里幽静的环境而言,我似乎更喜欢路边摊上的那种嘈杂。

  “你敢不敢有点档次?”眼瞅着我伸手拿起一个蜗牛,用嘴对着壳儿在那里如同吃福寿螺一般的啄着,颜品茗半掩着面在那里说道!不过看我依旧我行我素的那么吃着,她最终还是放弃了对我的劝说。

  吃完一顿不饱的饭,时间已经差不多到了夜里9点。相对于我来说,顾翩翩她们似乎对这里的菜还比较满意。听她俩在那里窃窃私语的讨论着土豆泥,白胡椒,还有什么几成熟之类的问题。我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去恶补一下这方面的知识了。陪着她们在江滩公园散了散步,然后又坐在江边听着江涛拍岸吃了一些烧烤,我们这才起身准备返回酒店。我知道,这顿烧烤是她们刻意陪我吃的。因为她们知道,刚才我压根就没吃饱!

  “你又出去?”送她们回了酒店,我就准备驱车前往医院帮米莉把阴胎的事情给料理了。见我这么晚还要出去,两女纷纷开口问道!

  “说,我晚上干嘛去?”对于美人,总归是要哄着点的。我索性给周克琰打了个电话,让他来跟顾翩翩她们解释!

  “我请小凡来帮个忙,不会带他去干坏事的!”周克琰在电话里对两女说道。

  “不过要是他自己要干,我可拦不住!”这个狗.日.的不加这一句会死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