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小姐,你没事吧?”米莉很敬业,强忍着肚子的不适硬是把宣传活动撑了过来。等她从台上下来钻进了保姆车,助理这才发现她身上的衣服早已经被汗水浸透了。助理拿出纸巾替米莉将额头上的汗珠擦去,又递过去一瓶水关切的问她道。

  “没,没事...”米莉接过助理递来的水,强笑着对她摇摇头。没等把水瓶送到嘴边,便一歪晕倒在车上。

  “米小姐?米小姐?快去医院,快!”助理将米莉抱在自己怀里,轻轻摇晃着她的身体喊了两句,然后厉声对司机喊道。

  周克琰抬手看了看表,时间已经是中午1点了。集团事情多,事无巨细几乎都要经过他的审阅。揉了揉脖子,他起身准备去公司食堂随便吃点,然后晚上再带我和顾翩翩她们去江滩那边吃个日本料理。才一起身,就听见自己的手机响了。拿起手机一看,是秘书打来的。

  “那边的工作还顺利吧?等明星走了,给你放两天假。”周克琰以为是秘书打电话来汇报工作,顺带着邀功请赏的。笑了笑说道。

  “不,不是...老板,米莉小姐住院了。要不,您来看看?”秘书在电话里急促的说道。她人现在就在医院里,而且她发现,米莉的肚子似乎比早上又大了一圈的样子。刚送进医院的时候,甚至有医生还误以为她要临盆了。

  “住院?是不是累着了?”江城这两天的气温比较高,周克琰估摸着,是不是这个北方姑娘不适应气候才导致病倒的。

  “不是,老板,米莉小姐的肚子...就跟吹气球似的变大了。医生刚才给她做了检查,说她怀孕啦!”秘书在电话里压着声儿跟自己的老板汇报着。

  “什么?”周克琰实在不明白秘书到底要对自己说什么。肚子跟吹气球似的变大了?怀孕了?这都哪儿跟哪儿!人说十月怀胎,就算米莉真怀孕了,那肚子怎么可能跟吹气球似的变大呢?

  “您还是来一趟吧...总之,就是昨天米莉小姐还一切正常,今天早上她的肚子就忽然变大了。医生说,预产期就在这两天...哎呀,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您说!”秘书在医院走廊里急得直跳脚。这事儿要不是她亲眼看见的,她绝对不会相信一个女人的肚子,会在一天之内变得这么大。关键是,医院居然还诊断出人家怀孕了.....。

  “哪家医院?我马上就来!”周克琰闻言也顾不上去食堂吃饭了,等秘书告诉她在哪家医院之后,驱车就直奔那家医院而去。

  “我是江城都市报的记者,请问米莉小姐是因为有孕在身才晕倒的吗?”

  “我是江城夜话的记者,请问孩子的父亲是谁?米莉小姐今后会不会因为抚育孩子而退出娱乐圈?”

  等周克琰赶到医院,早有一群记者堵在病房的门前在那里叽叽喳喳的想要从助理的口中套取爆炸性的新闻。事业上如日中天的三栖明星怀孕了,孩子生父尚未露面,这则新闻相信能让最近将将平静一点的娱乐圈再起波澜吧?

  “让一让,让一让!”米莉是周克琰请来的代言人,于情于理他都应该去对人家表示一下关切和慰问。见门前堵着这么多的记者,他一伸手拨开几个从人缝里往前挤去!

  “请问先生,米莉小姐和您是什么关系?”

  “孩子是不是您的?”

  “您会对她们母子负责吗?”

  “滚!”

  前三句是记者们堵住周克琰问的,最后那个滚字,则是周克琰抢过了一台摄像机,然后啪一声摔地上散发出来的王霸之气!探望一个病人,怎么就探望成孩子他爸了?特么家里那位一直对自己不放心,这新闻要是播出去,自己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女人吃起醋来,可是智商为零的生物!到时候她才不会去分析新闻的真假,只会让家里一阵鸡犬不宁。

  “米莉小姐...”进了病房,返身将房门反锁上。周克琰看着床上挺着大肚子的米莉轻声打了个招呼。按照秘书刚才给他的汇报,米莉的肚子是早上才忽然大起来的。这才半天的工夫,怎么就这么大了?周克琰看着米莉的肚子,觉得后脊梁有些发冷。按照这个趋势下去,他很怕待会米莉的肚子,会跟胀满了气的气球那样一下子炸开。

  “我真没有怀孕...”米莉带着哭腔对周克琰说道。尽管她跟周克琰不熟,可是她还是下意识的替自己辩解着。门外那些记者们的提问,她都听在了耳朵里。她知道,只要这个新闻发布出去,再配上自己从产房出来的照片,那么自己就真的毁了。没有任何一个粉丝,会去喜欢一个不洁身自爱的明星的。

  “老板,米小姐真的不是怀孕!”秘书在一旁替米莉说着话。米莉的情况是她亲眼看见的,而且经过两天的接触,她也深深的感觉到了身为一个明星的不易之处。大家都是女人,她觉得自己应该为米莉说句公道话。

  !看“正版q章+*节+上}酷匠网

  “你刚才在电话里说,米小姐的肚子,是早上忽然变大的?”周克琰回头看了看秘书,然后将她拉扯到一旁低声问道。

  “昨天是我去接的机,昨天她肚子还是平的呢。今天早上我去通知她参加活动,就看见她的肚子鼓得跟篮球一样了。现在您看...照这样下去,今晚不得进产房了么?”秘书偷摸着指了指病床上的米莉悄声说道。

  “老板,您说她是不是撞邪了?小时候我听奶奶说过阴胎的故事...一个小鬼钻进了一个未婚女子的体内成了胎...”秘书往周克琰身前贴近了两步,吐气如兰的说道。

  “别说了...我打个电话!”秘书有意无意的勾搭,周克琰其实心里有数。他往后退了一步,掏出电话说道。秘书的一句撞邪,让他想起了贫道。

  “每次遇见你们姓周的,就准没好事!”我正陪着两个妹子在江汉路溜达着,就接到了周克琰的电话。听他细声说完,我埋怨了一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