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本台记者的报道...本市昨日某小区内发生一起命案...”看着电视里的新闻,我缓缓将电视给关了。

  “走,咱们去江大拍毕业照!”收拾好心情,我背起包对顾翩翩说道。

  “我也想去,好久没有踏足校园了,真的很怀念当年读书的日子。”颜品茗凑过来说道。

  “那就一起去,咱俩今天的任务,就是假扮她的同学...”左右是无事,品茗小筑经过几次三番的重新装修,现在的生意也是大不如前。与其把颜品茗一个人丢在店里干耗着,不如大家一起出去散散心。虽说江城其实也没什么好玩的,可好歹也是个省城不是。上次说好陪她们逛街,结果却被老周家的事情给耽误了。这次说什么,我都要好好带她们四处逛逛。

  “唉,一个人照相好没意思!”穿着学士服,戴着学士帽。手里拿着江大的毕业证书,顾翩翩站在花草中间摆着各种姿势,而颜品茗则是拿着租来的单反帮她拍摄着照片。如此鼓捣了半个小时,顾翩翩有些兴致索然的说道。没有了相熟的同学,没有了大家的依依惜别,没有了彼此的祝愿和拥抱,让顾翩翩觉得没有了继续拍摄下去的兴趣。

  “来,咱俩合照!”我手提着学士服的下摆,跳进镜头伸手搂住顾翩翩说道。对于这身衣裳,说实话我是挺向往的。尽管只是跟学校借来穿穿,也好歹算是圆了我的一个梦想。我想衣服上的皱褶抚平,将学士帽上的穗儿摆弄好,然后对着镜头摆出了一个V的手势。有了我的加入,顾翩翩的兴致又高涨了起来。我们一起跳跃,互相追逐,不知不觉间已然在这个校园留下了不少属于彼此的痕迹。

  “周老,来年我们准备将学生们的宿舍楼改造一下,给学生们加装上空调,毕竟江城的夏天实在是太热了。很多学生晚上都睡在楼梯道,或者是楼顶上。男生女生夹杂在一起,万一弄出人命来,校方也有责任!”正跟顾翩翩在花丛中嬉戏,就瞅见一群人围着一个老人向这边走来。

  “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有人在这里照相?早干什么去了?毕业典礼这么重要的仪式也不参加?”或许是嫌我和顾翩翩打扰了他们的谈话,一个白衬衣在那里皱眉喝道。

  “真是太不像话了,游主任,我马上请他们离开!”游姓主任一开腔,马上有人接过话茬儿逢迎起他来。想当官儿,溜须拍马是必过的一关。比钱,有钱人很多。比后台,敢踏足官场的,有几个没后台的。最终能否上位,取决于两个因素,一是后台是不是够硬,二是自己平日里逢迎得是否到位。后台不够硬,又不去拍马屁的话,当官儿这事儿就别多想了,洗洗睡吧!

  “这里不许照相,早干什么去了?这要是搁以往,依我这暴脾气,非扣发你们的毕业证不可!”也不知道人家是哪根葱,一溜小跑着来到我们跟前,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我们说道。

  “哈哈哈,小凡,你怎么混进来冒充大学生玩了?多日不见,近来可好?”不等我跟那厮对喷,就见被众人围在当间儿的那位迈步迎了过来长笑道。

  “老周,什么叫冒充大学生,能不能说句好听的?再说了,女朋友家里有事耽误了毕业典礼,我这不是来客串大学生,来陪她补拍毕业照的么。对,就是客串!”来人正是周李茜妍的爷爷,也就是那个在教育界颇具盛名的老周,当然其他的人更习惯叫他周老。我一眼瞅见他,于是伸手拨开了挡在身前那位走上前去纠正着老周的口误道。

  “很向往大学的生活?要不要我安排你进来读书?读上四年,你也才24-5岁吧。年轻人,多读点书总归是好的。”老周毫不避讳的在那里直接准备开后门让我进校读书。

  “别,我现在过得挺好的,有些事情吧,只适合作为一个梦想存在。真要我进来,我估计不是教授被我逼疯,就是我被教授逼疯!对了老周,这里有艺术系人.体素描专业么?要是有,我倒是可以考虑来旁听几节课!”在老周面前,我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恶。冲他挑了挑眉毛,我压着声儿问道。问完这个问题,当时我的腰间就拧上了两只手。一只是顾翩翩的,另外一只则是颜品茗的。

  “有,最近网上挺火的那个模特大爷,正在这里参加教学呢。你可以去素描素描他。”老周摇摇头看着我笑道。

  “额,那还是算了!”对于老大爷什么的,我是压根半点兴趣都没有。

  “周老,这位同学是您...”见我跟老周扯得热闹,姓游的主任见缝插针的就赶过来插着话。

  “哦,是我的一个忘年交。他不是学校的学生,陪女朋友过来补拍毕业照罢了。多有打扰之处,还望海涵呐!”老周瞥了那个面色胀红,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的学校工作人员对游主任笑道。

  “哪里的话,我们学校欢迎各届有识之士的莅临,又何来打扰之说。这一个人拍照是孤单了一些,毕业典礼那天可是人山人海的。这么地,咱们今天也来凑凑数,让咱们学生的毕业照也丰满一些。”游主任冲那个马屁拍马腿上的工作人员瞪了一眼,然后招呼着众人说道。在他的倡导下,所有的人都走进了镜头,配合着顾翩翩开始了合照。别说,有了他们的加入,顾翩翩的毕业照显得正规了许多。

  “茜妍一直说想要感谢你,相请不如偶遇,今晚去家里吃顿便饭怎么样?我这个老面子,你总得卖几分的吧?”拍完照,老周拍拍我的肩膀发出了邀请。对于老周的邀约,我欣然点头同意了。看人家在江大如此牛B,我琢磨着我那学校开张的时候,是不是请他去剪彩会比较高大上一些?

  “克琰,晚饭过来吃,我请了贵客!”见我答应了,老周拿出手机给儿子周克琰打了个电话。

  “贵客?”对于周家来说,在省内能称之为贵客的屈指可数。

  “程小凡!”老周索性报出了我的名字!

  “我下班就过来!”周克琰一听是我,马上在电话里说道。

  ow酷匠网C永U久免费看\◇小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