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屋睡!”浅饮慢酌的时间不知不觉到了夜里10点半。老太太看着桌上没多少下酒菜了,起身去厨房给我们打了一个鸡蛋汤出来。张道玄将几个啤酒瓶摆放到一旁,对她摆摆手说道。

  “不睡,我想看看,是谁想要了我家老头子的命!我家老头子,只能让我欺负,外人想欺负,没门儿!”老太太将腰间的围裙解了下来,叉着腰在那里说道。这番话一出口,当时就让张道玄感动得不要不要的。什么是一家人,这就是一家人啊。老头儿差一点儿就热泪盈眶了。当然,此事之后,张道玄也被老太太这句话给压了一辈子。这是后话,暂且按下不表。

  “差不多了!”老太太坚持不去睡,张道玄拿她也没办法。好说歹说,将她哄进了卧室,把电视打开让她靠在床头看着晚间新闻,张道玄才又回到客厅陪我坐下。而此时在张道玄家的楼下,被蚊子叮了一身包的石坚立抬起腕子看着时间对身边闭目养神的熊芈说道。他不知道为啥自己和熊芈都蹲在一个地方,那些个蚊子却只叮自己不叮他。

  “去吧!”熊芈闻言缓缓睁开双目,张嘴吐出了那只一直在吸吮着自己鲜血的乌头蜈蚣。用手在它的身上抚摸了一下,然后抬手一指张道玄的家对它说道。以血养蛊,让这只蜈蚣极快地恢复了正常。蜈蚣翘起身子,将脑袋在他的指尖磨蹭了两下之后,转身便遁入了黑暗之中。

  “去吧!”待到乌头蜈蚣遁去,熊芈将外套的扣子解开,使劲一抖沉声又喝道。一阵沙沙声在石坚立的耳边响起,他运足目力看去,却发现脚下一团各色毒虫正在那里纠缠滚动着。毒虫滚落在地,少时便各自攀爬又或振翅地向张道玄的家里奔去。石坚立仿佛有些明白,刚才为什么没有蚊子去叮咬熊芈了。这家伙身上带着这么多的虫子,蚊子敢去咬他才怪。石坚立看着那群嗡嗡而去的虫子,身子不由打了个冷颤。他觉得如果让自己跟熊芈打个遭遇战,自己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过了今晚,得找个理由把他从家里赶走。整天跟这么多的虫子待在一起,太可怕了!”石坚立脸色阴晴不定的在那里琢磨着。

  “嗡嗡!”我伸手夹了一粒花生米扔进嘴里正在咀嚼着,就听见窗外隐约传来一阵类似于蜜蜂振翅的嗡嗡声。将手里的筷子缓缓放下,我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又活动了一下手腕脚踝等关节,冲对面的张道玄打了个眼色。

  “来了!”张道玄也听见了这阵嗡嗡声,他掐起指诀给自己上了一道护身咒,然后轻声对我说道。

  “开窗户,放它们进来!”我从怀中摸出一沓道符,啪啪在掌心轻拍了两下说道。既然来了,那就别回去了。苗疆的蛊神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对手,据说他们用蛊往往都在无形之中就达成了目的。弄出眼前这般动静的人,我相信绝对是个半桶水。俗话说一桶水不响,半桶水晃荡嘛!就像两人起了矛盾,咋呼的越凶的那个人越不可能做出什么实质性伤害对方的举动来。反而是那个看似怂了的人,更有可能在事后下死手。

  张道玄听我这么一说,三两步走到窗边,一拔插销就将窗户给打开了。一片飞虫和爬虫随着窗户的打开,夹杂在一起就向张道玄涌了过去。乍一接触到他的身体,就见一道蓝光闪过,然后这些虫子噼里啪啦的就掉落了一地。张道玄身上可还带着我给他的那道净身符,对付这些虫子,还是绰绰有余的。

  “进去,别出来!”张道玄被这些虫子吓了一跳,脚下连退两步却发现老太太从屋里走了出来。他一伸手,急促的对老太太吼了一声。

  “呲呲!”就在张道玄分神的那一刻,一只乌头蜈蚣嘴里呲呲作响着从天花板上径直向他的手腕上叮咬了过去。

  “噼啪!”一道雷弧从张道玄眼前闪过,随后一阵焦糊味在屋里弥漫开来。再看那蜈蚣,已然掉落在地急促地扭动着身子。我缓缓收回了指诀,随手将那一沓道符尽数地抛洒向那些犹自在地上蠕动想要振翅而起的虫子。

  “退!”道符撒出,我嘴里对张道玄急喝一声,然后迈步一抬手将站在门口的老太太给推回了房间。

  “噼啪噼啪!”一道电网在客厅内交织而起,将整个客厅染成了一片幽蓝之色。待到电网散去,地上的那堆虫子已经成为一片焦糊状。

  “噗!不好,他有帮手!”熊芈觉得胸口一阵烦闷,张嘴吐出一口黑血来对身边的石坚立说道。

  “你怎么样?不要紧吧?”石坚立闻言心中一紧,伸手扶住了熊芈问道。熊芈都不是对手,那自己...石坚立迈步想跑!

  “帮我把蛊虫救回来!”石坚立能跑,可是熊芈却不能。他跑了,蛊虫怎么办?蛊虫死了,他也活不了。见石坚立想跑,他一伸手抓住他的胳膊说道。

  “从长计较吧,现在我们拿什么跟人家斗?”失去了蛊虫的熊芈,对石坚立已经构成不了半点威胁。眼看熊芈在这个档口还想拉自己下水,石坚立一甩胳膊对他说道。

  “鼠辈...”熊芈看着挣脱了自己的手掌扬长而去的石坚立,咬牙吐出了这么两个字。

  “上来坐坐吧!”我用道符裹着那只蜈蚣,缓步走到窗前看着楼下说了句。我知道养蛊的人,都不会轻易抛弃自己的蛊虫。

  “啪啪啪!”说完这句,我关上窗户转身坐回椅子上点燃了一支烟。烟吸一半,就听见有人敲门。

  “开门!”闻声我对张道玄说道。

  “请坐!”看着门口那个外套都浆洗得发白的人,我缓缓抬手示意道。

  “高姓大名?”等人家进屋落座,我递过去一支烟问道。

  “熊芈!”来人看着我指间不停扭动着的蜈蚣,沉声答道。

  “要怎么样才能把它还给我!”熊芈双手搭在膝盖上,正襟危坐着问我。

  看正j|版&章节P上酷Z;匠\y网J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