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可过去了好几天了,那事儿到底靠谱不?”眼看着一只活鸡几个呼吸之间就变成了一堆皮毛,石坚立皱着眉头问身边正用手指逗弄着那条乌头蜈蚣的熊芈道。这几天他完全成为了熊芈的保姆...不,应该是成为了这条蜈蚣的保姆。这让素来喜欢让别人成为自己保姆的石坚立感觉到颇为不爽。

  “就在这两天吧...”熊芈将吃饱了的乌头蜈蚣放在胳膊上,凑到它的身前端详着说道。蜈蚣的颜色又深了几分,等到它浑身变得乌黑的时候,应该就能堪大用了。有钱真好,这才几天的工夫,自己这条本命蜈蚣就快要进化了。熊芈用手逗弄着蜈蚣,心里愈发对于钱这个东西产生了极大的向往。

  更新$;最¤快(上、r酷…匠#网;

  “妈的...附近药店里的各种毒物都特么快被它吃完了。再这么下去,难道还要老子去深山老林给它抓那些蝎子,蛇,蟾蜍什么的不成?”不露声色的将身子远离了熊芈一些,石坚立在心头暗骂道。买这些东西的价钱可不便宜,几天的时间,熊芈的这条蜈蚣就吃掉了石坚立好几千块钱。

  “呲呲!”吃饱了的蜈蚣正惬意的享受着熊芈的触摸,忽然之间就见它昂起半截身子,前腭急促地蠕动几下,发出了一阵嘶鸣。

  “嗯?”熊芈见状眼神一缩,急忙用手指按住蜈蚣,想要安抚它。却不料乌头蜈蚣扭曲了两下身子,张嘴就向他的手指咬去。

  “静!”熊芈手指一弹,正弹在蜈蚣的头顶,当时就将它给弹晕了过去。本命蜈蚣反噬主人?这种事情闻所未闻。这当中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让蜈蚣失去了理智。熊芈将蜈蚣轻轻握在掌心,从沙发上起身就往外走去。他要去找张道玄,在此之前自己的蜈蚣只跟他接触过。就算出了问题,那问题也一定是出在那个老道身上。

  “师兄,你说那个下毒的人,真的会自己找上门来?”张道玄的家中,他拿起茶壶替我斟了一杯茶问道。

  “会,不管他是通过什么手段向你下的毒。肯定会有自己的一套办法来知道你的死活。现在你的毒被解了,他也应该知道。”我靠在椅子上,端着茶杯对张道玄说道。

  “你干什么去?”石坚立的家中,眼看熊芈眼角闪过一丝凶光往外走,石坚立不由开口问道。论狠,这个人比他狠。论奸,这个人比他也不遑多让。几天以来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熊芈忽然面露凶光,让石坚立觉得很是有些莫名其妙。

  “杀人!”熊芈站住了脚步沉声说了一句,然后拉开房门就向外边走去。本命蜈蚣出了什么问题,他熊芈都不会好过。轻则重伤,重则丧命。张道玄,既然要斗,那就斗个你死我活吧。熊芈将所有的罪责都推到了张道玄的头上。他浑然不觉,似乎是他先对人家动的手。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说的就是熊芈这种人。

  “杀谁?”石坚立有些后悔收留这个朋友了。这才来几天?怎么他动辄就要杀人呢?照他这么下去,迟早有一天自己会受他的牵连。不行,等张道玄这件事完了,自己得将他打发走才行。这家伙就是个不稳定的炸弹,没准哪天自己都会被他给炸了。起身怔怔地看着熊芈的背影,石坚立在心中盘算起来。

  “张道玄!”熊芈扔下这句话之后,快步离开了石坚立的家。

  “张道玄?他不是信誓旦旦的说没问题了么?难道...他失手了?”石坚立闻言琢磨了一下,转身拿起外套追在熊芈身后也随之出了门。打蛇不死随棍上,他隐隐有些担心熊芈不是张道玄的对手。并不是在意熊芈的生死,他死了倒好,万一被人家抓了活口把自己给供出去。能够料理掉熊芈的人,石坚立相信人家也一定能够料理掉自己。他一而再的对张道玄动手,设身处地想想,换做自己会轻易放过对方吗?答案是不能。石坚立决定暂且抛开自己对熊芈逐渐产生的不满,帮他先把张道玄料理掉再说。

  “等!”熊芈走到张道玄的楼下,看着阳台上晾晒出去的两件外套对身后的石坚立说了一个字。外套还往下滴着水,这证明衣服才洗不久。一个将死的人,还会去浆洗自己的外套?肯定不会!那么答案已经很明显了,就是张道玄并没有如同他预测的那样即将死去。张道玄没事,自己本命蜈蚣身上的问题就肯定是来自于他了。熊芈恨不得现在就放出身上所有的毒虫将张道玄啃个尸骨无存。可是脑海中残余的那一丝理智告诉他,大白天,不能这么做。而且对方既然能够解了蛊毒,要么是自身道行高深,要么是身边有高人相助。熊芈决定在楼下守着,看看会有什么人从张道玄家中进出。他是狠,可是他不傻。真要发现高人的踪迹,他会第一时间扭头就走,远离这个地方将蛊虫调养好之后再做打算。

  “师兄,家里也没个菜,我出去买点儿,咱们待会喝一杯!”张道玄拉开冰箱看了看,里边除了几瓶调味料之外,就只有几颗土豆了。

  “也好,你出去露露脸,随便买点什么就回来!”我闻言起身走到张道玄屋内的供桌前,挑了些许朱砂放进碟里,用毛笔沾了在符纸上勾描了起来。少时,我将画好的道符折叠起来塞进他的衣兜里说道。既然决定要引蛇出洞,那么在蛇出现之前,必须要有个诱饵。张道玄,就是那个诱饵。

  “这是...”张道玄摸了摸衣兜问我。

  “一贴净身咒,可保你不被外邪所侵!”我走回沙发前坐下说道。

  “看来果然是他在捣鬼!”远远看着从门洞里走出来的张道玄,熊芈咬着牙说道。

  “你果然是失手了!”石坚立看着步履稳健的张道玄,嘴里轻声对熊芈说道。

  “今晚就是他的死期!”熊芈说罢将自己的舌尖咬破,将掌中那条昏迷的蜈蚣放进了自己的嘴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