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要说快,那是过得相当的快。一眨么眼儿工夫,这就到了六一。过完六一,这一年可就算是过了一半了。一大早,顾翩翩和颜品茗两人就闹腾着要去重温一下年幼的时光和节日。当然她们这么说,只是想我陪她们逛逛街,然后给她们买点小礼物罢了。对于美人的要求,我想但凡是个取向没弯的男人,应该都会欣然答应的。

  小城值得一逛的地方不多,说起来除了市区的那座山包,就剩下江滩公园和东浦路了。山包顾翩翩她们自然是不会去逛,因为我们就住在这上头。对于山上的景色,早已经熟视无睹了。带着她俩去江边看了看浑浊的江水,然后又去了一趟东浦路,给她们两人各买了两套衣服,这个儿童节也就算是过完了。

  “还是小孩子好,无忧无虑的。”手挽着我的胳膊,顾翩翩看着那些手里拿着玩具或小零食的孩子们,忽然心生感慨。

  “你现在有啥忧虑?说来听听!”我停下脚步,给她和颜品茗两人各买了一串糖葫芦。看着她们在那里细嚼慢咽的,我随口问了一句。为人不自在,自在莫为人。那些无忧无虑的孩子们,还能无忧无虑个几年呢。很快,他们就会感受到来自于学业,家庭,或者其他各个方面的压力和困惑。

  “也不是啥忧虑,只是觉得天天这么过着,好像有些无所事事的样子。”顾翩翩将一颗果核吐到我的手心,然后轻声说道。

  @,酷-匠网唯一k正版v,其%他2都“m是#盗^版

  “还有,我过两天要回学校一次!”咬了一枚山楂到嘴里,她接着说道。

  “去学校干嘛?”提起学校,貌似顾翩翩已经好久没有去过了。

  “拿毕业证!其实,前半个月就接到通知了,要去拍毕业照什么的。只不过当时你不在家,我放心不下品茗姐一个人,所以就没去!”顾翩翩有些遗憾的说道。小时候长辈们,每年春节给压岁钱的时候,都会说一句:将来读书戴顶子啊!顶子,就是大学毕业时,学生们戴在头上的那顶学士帽。又或许是顶戴花翎,总之这句话,代表了长辈对孩子们的无限期许。顾翩翩却是错过了人生这次戴顶子的机会,其中当然有我的原因。

  提起这个,我才恍然。很遗憾的是,我并没有机会踏入大学的校园,成为一个有资格在里面学习的人。我决定弥补上顾翩翩心里的这一丝遗憾,陪她回江大,并且让她能够美美地照上身穿学士服的毕业照。当然有的遗憾注定是弥补不了了,例如她的同学们,现在应该早就离校各奔前程了。不过那没关系,我决定由我亲自担纲出演她的同学。

  “学校建起来之后,你就有得忙了。校长一职由你担任,我只能偶尔去看看。毕竟我经常出门,不能长久盯着学校。有什么麻烦事解决不了,你找刘建军,或者和品茗商量。实在他们都解决不了,你再对我说!”顾翩翩是个骄傲的人,她有事业心,也有自己的小梦想。长久让她待在家里,或者在茶庄打转儿,她的心里肯定会有失落感。对于这一点其实我心里有数。让她去做生意,跟那些个道貌岸然的商人们打交道,我肯定不放心。相比较而言,让她管理一所学校教书育人,似乎就单纯得多。最起码不用跟生意场的那些个老狐狸打交道。当然学校想要安然的发展下去,一些应酬也少不了。只不过对于这些应酬,我完全可以让她无视。很多时候,对付干部要比对付商人简单得多。

  “我当校长?我不行的...”嘴里这么说,顾翩翩眼神中闪过的那一丝小兴奋却出卖了她。

  “我说你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行也不行。所以,赶紧巴结巴结本官人!”本来是想随口跟顾翩翩开开玩笑,却不曾想一句官人出口,却让我的心情变得有些糟糕了。官人这个词儿,让我想到了顾纤纤。六月了,秋天的时候,我就能让你回到我的身边。我抬头看了看空中炙热的太阳,紧握了一下双拳暗暗说道。

  “你怎么了?”见我的脸色忽然变得有些难看,顾翩翩连忙开口问我。她甚至在心里开始琢磨,是不是她的要求太多,让我有些不高兴了。

  “没事,只是忽然觉得有点热了。”我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笑了笑。

  “也没什么可逛的,要不咱们回去吧!”颜品茗听我说有些热了,连忙开口说道。我身边的女人们,都是如此的善解人意,都是如此的懂得替他人着想。

  “要不,等我们把各自的事情都忙完,抽个时间一起去看大海吧。”心怀愧疚的,我对她们说道。一直以来都在忙,以至于都很少有时间带她们出次远门。我其实也想抛下所有的一切,带着她们,将来还会带上顾纤纤,一起出个远门散散心。

  “你就是想去海边看比基尼少女而已,真想看,我们在家里穿给你看呀。何必跑那么远!再说了,每次跟你出门,半道上你就会被喊走。我们已经不信任你了!”颜品茗低眉浅笑的对我说了一句,说完还偷瞥了顾翩翩一眼。

  “在家里...这个,真的可以么?”闻言我的心情顿时好了许多,冲她们挑了挑眉毛问道。

  “做梦吧你!”顾翩翩依旧还是放不开,拿脚跺了我一下,然后咬牙切齿着道。

  “这个...”见顾翩翩不允,我又偷偷儿拿眼瞥着身侧的颜品茗!

  “噗!”颜品茗见状忍俊不禁的笑出了声。

  一路上就这么有说有笑的,半个小时之后,我们就回到了家。家门口,站着一老太太,看样子似乎在这里等了不短的时间。听见身后传来的说笑声,她立马回头看了过来!

  “咦?你怎么来了?道玄呢?”我一看,这不是张道玄的未婚妻么?怎么看起来好像哭过似的?难道那老道去做大保健,被人家给逮着了,现在找我评理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