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东西大早上的找不痛快呢是吧?说,是哪个狐狸精勾搭你了?”老太太闻言立马在电话里怒道。张道玄虽然60了,可是架不住人家有股子风度在那里。加上现如今手里头的经济也宽裕了许多,要真有小姑娘去勾搭他,也不奇怪。没见人家霆锋他爹,80了还有19的姑娘跟他谈恋爱么!

  “哪里有小姑娘勾搭我,只是我厌倦了而已。其实想想,一个人也挺好的!”张道玄眼角滴落下两滴泪珠来对老太太违心的说道。自己都得绝症了,还拉着人家结婚干嘛?让人家婚后再当一次寡妇?到时候没人会同情她的,只会在背后说她克夫。一个丈夫挂了,第二个丈夫又挂了,不是克夫是什么?长叹一声,张道玄将电话关了机。

  “忍不住化身一条孤寂的鱼,逆着洋流独自游到底。年少时候虔诚发过的誓,沉默地沉没在深海里。重温几次,结局还是失去你......”楼下,一个小年轻正在那里无病呻吟着。

  “滚!”张道玄转身拿起烟灰缸就砸了下去。烟灰缸啪一声砸落在小年轻的脚边,当时就四分五裂了。

  “老东西你下来,老子保证不打死你!”小年轻正陶醉在自己的歌声里,冷不防被这一砸给吓出了一身冷汗。一抬头,正看见张道玄站在窗边对他怒目而视。从地上捡起一块砖头,对着张道玄就嚷了起来!

  张道玄转身从厨房提了把菜刀,拉开房门就往楼下走!人在逆境中,是很难保持住那种平稳的心态的。那些喜欢强调他人应该如何如何的人,往往都是没有身处在他人那种环境之下。张道玄现在的心态,就已经失衡了。都快死了的人,还怕跟人对刚?甚至于他的脑海中还泛起了一丝恶念,砍死一个保本,砍死俩还能有个垫背的。只不过他终究不再年轻,等他提着刀满脸杀气的出现在楼下,那个年轻人见势不妙拔腿就跑了。他想追,却奈何速度没有人家快。

  “老张你这大早上的干嘛呢?”

  /更新B最快…上)/酷匠O2网

  “失恋了吧?前段不是还带一老太太回家来么?这段时间老太太可没来了。”

  “黄土埋脖子了,还谈啥恋爱,真有需要花钱不就是了...”

  “说,你背着老娘花过多少次钱了?”

  “我这不是随口一说么?每个月工资都如数交给你了,我就算有那心,也没那钱不是?”

  见张道玄提着刀站在门洞那里,有邻居在那里议论起来。只不过议论到最后,却又演变成了家庭矛盾。

  “噗!”张道玄就觉得眼前一阵发黑,张嘴呕出了一口猩红的血。

  “哟喂,老张吐血了,老张你咋了?”毕竟在一起做了许久的邻居,一见张道玄吐血了,还是有几个人从屋里赶出来一把搀扶着他连声关心着。当然,在问话的同时有人趁机抢过了他手里的菜刀。

  “没什么大毛病人家会吐血?医生你们检查清楚没有?可别误诊了啊!”张道玄是被邻居们送去医院的,经过了一番检查之后,医生给出了没有异常的结论。对于这个结论,邻居们纷纷表示不相信。

  “就是,要不你们再查查?医院虽然是权威机构,可是也不能保证不出错不是?前段我大舅他二表姐的三儿子做个阑尾炎手术,医生还把止血钳忘人肚子里了呢!”有人在一旁附和着。

  “再查也是这个结果,或者是病人心里有什么郁结没解开,怄气怄的也有可能呕血。总之病人本身并不存在什么器质性的病变,大家完全可以相信我们的诊断。”医生闻言皱皱眉,强忍住心里的怒气强笑着对众人解释道。做医生的说白了也是给人干活,拿工资吃饭的,没必要为了一两句不中听的话就跟人刚起来。

  “老张啊,你到底咋地了?跟老太太掰了?不就是一老太太么?我二姨还单着呢,要不我给你介绍介绍?”等医生走后,几个邻居又围到苏醒过来的张道玄身前对他表示着关心。

  “可拉倒吧,你都跟老张差不多大了。你二姨...你是想给你二姨找个端骨灰盒儿的人还是咋地?”有邻居当时就在一旁出言讽刺着。

  “谢谢老几位了,我这没多大毛病,大家垫的钱我回头给你们送去。”张道玄看着眼前的这些个邻居,头一次从他们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丝温暖。他一拱手对着众人缓缓说道。

  “先在医院观察几天,别急着出院。垫的那俩钱儿啥时候方便啥时候给我们,不着急!”有邻居拉着张道玄的手说道。医生说没事,他们是坚决不信。吃了豆子屁多,喝了啤酒尿多。张道玄这都吐血了,怎么可能没事呢?人都是有同情心的,一时间邻居们对张道玄是充满了怜悯。多好一老头儿,怎么就快没了呢?一念至此,甚至有两个女性邻居还在那里抹了两下眼角。

  “老张啊,不急,等回去了再把钱还我们也行啊!”这话是那位邻居的媳妇说的。都是靠着死工资过日子的人,今天能够把张道玄送医院来,并且替他垫付了入院的费用,已经是相当的够意思了。邻居媳妇琢磨着,要是张道玄多拖些日子,自己家的家用可就接不上卯了。再说个万一,万一他挂了,无儿无女的自己问谁要这钱去?

  “劳驾打听个人!”等邻居们回了小区,就瞅见之前跟张道玄到家来过的那老太太站在楼梯道门口徘徊着。一见走过来几个人,老太太连忙上前拦住他们问道。

  “你是找老张的吧?”张道玄一辈子没往家领过女人,对于这个第一个被他领回家的女人,邻居们可是相当的有印象。

  “他家里没人,劳驾问问,你们知道他去哪儿了么?”老太太穿着一旗袍,头发盘得高高的,胳膊上还挎了一包儿,小意的对大家打听起张道玄的下落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