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汉人不都喜欢这么形容人走背运么?你也别冲我急眼,我跟你说正经的,你现在已经被对头给压住了。没有外力的帮助,想翻身很难。半价,我替你平了这件事。”熊芈很想试试自己的身手,这对于他来说很重要。以往一直在深山里闭门造车,鲜有跟人动手的机会。如果不弄明白自己的身手处于哪个层面,今后怎么跟老板们开价?

  “半价...”石坚立不知道熊猫嘴里的半价,到底是个什么价。500?5万?还是10万?只不过他觉得熊芈的这番话还是很有道理的,如果自己真被张道玄给压住了,不尽快转运的话,或许接下来会有更倒霉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10万块我替你把事情平了,反正你现在也拿对方没辙,换我试试没准就成了呢?事情办完再给钱,我们是朋友,我不会讹你的!”熊芈见石坚立有些意动,连忙伸出一根手指来继续说道。

  “你准备怎么干?”石坚立问熊芈道。

  “简单,只要你的对头不存在了,事情不就解决了么?别忘了我是干嘛的,杀人对于我们来说,比你们容易得多!”熊芈决定拿张道玄试试蛊虫的威力。

  “放心,这件事会很自然的发生的,绝对不会给你带来麻烦。我说,你以前接生意的时候,就没杀过人?”见石坚立的脸色有些难看,熊芈拍拍他的胳膊问他道。要说杀人,直接下手的石坚立还真没干过。他顶多就是利用开坛,间接的做过那么几次。跟开坛比起来,驱蛊杀人就显得血腥多了。

  “你去办吧,不过要是出了纰漏...”石坚立将供桌抬到墙角摆好,一气儿将上头的火烛全都吹熄了说道。

  “出了纰漏与你无关!”熊芈自认为自己是个很有职业操守的人,闻言一挺胸对石坚立说道。

  “亲爱的,这几天有点事情要办,我下个礼拜再去陪你啊!”张道玄从我家离开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店里买了一部6S。将电话卡插进去之后,他给老太太打了个电话。我的话他听进去了,他决定以最快的速度,将驱雷咒给学熟。有时候他会觉得,自己学的东西越多,好像遇到的危险就越大似的。不过对于道术的追求,让他对这些危险选择了无视。他有个目标,就是有朝一日,他也能正经八百的帮上我一次。不是那种小打小闹的帮,而是轰轰烈烈的帮我一次。

  “一把年纪的老头子了,还那么忙。我可告诉你啊,不许去勾搭小姑娘,下周过来我是要验枪的!”自打跟张道玄有了肌肤之亲,老太太在他面前说话也变得“放肆”了许多。大家都一样,当我们跟另外一半啪啪之后,说话又何曾掩饰过呢!

  “对了,没事含点儿西洋参,肾宝什么的。大把年纪了,身子骨得保养好!”末了,老太太还在电话里叮嘱着张道玄。

  “雷光猛电,欻火流星,付臣诸将,烈面南行......”盘膝坐在家中,张道玄沉下心来默念着驱雷咒,感受着空气中逐渐萦绕起的那一丝电能。

  “啪!”一声,随着张道玄一指点出,墙壁上被一道筷子粗的电弧给拉出了一道漆黑的灼痕。虽然仅仅只是一道灼痕,却也让他感受到了极大的鼓舞。这是他第一次驱使雷电对目标造成了打击,尽管只是一道筷子粗细的电弧,尽管只是在墙上留下一道微末的痕迹。驱雷咒打出之后,张道玄明显觉得自己体内的道力少了几分。他默默地估算了一下,按照这种消耗程度的话,他仅仅只能打出去三五道电弧体内的道力就要一扫而空。这还不算临战时开启六丁护身咒的消耗。微薄的道力,现在成为了张道玄的硬伤。这就跟打游戏一样,空有技能,魔法量却跟不上也白搭!

  “看来师兄说得没错,是得找个清静的地方好生修行才是了!”缓缓散去聚集起来的道力,张道玄从蒲团上站起身来低声说道。

  “你什么时候动手?”石坚立盘坐在沙发上问身边正嗑着开心果的熊芈道。既然是交易,那么他当然希望这笔交易越早达成越好了。至于这两天折损的钱,总会有机会找补回来。

  “马上!”熊芈起身扯了扯自己那身破旧的衣裳,抓了一把开心果放进兜里说道。石坚立希望事情能够早点办妥,他也同样希望。因为事情妥了,钱才能到位。十万块,他决定要现金,然后回家码放在床头,好好让自家的婆娘高兴高兴!貌似,婆娘跟了自己十几年,见过最多的钱也就是几百块吧?熊芈觉得自己有些对不住人家。

  }/更新O最t,快Z上A酷=*匠|`网

  “这么晚还出去啊?”蹲在角落里的熊芈,看着眼前经过的男男女女们在那里嗑着他的开心果。时间还早,小区里还灯火通明着。他决定等人都睡了,再动手。一个穿着米色连衣裙的姑娘打他眼前经过,他觉得自己有钱之后,应该给自己的婆娘也买上这么一身。姑娘遇到了邻居,两人在那里寒暄着!

  “是啊,有客户打电话过来呢!”姑娘轻轻点头回了一句,然后蹬着高跟鞋哒哒哒地走远了。

  “呸,明明就是出去接客。”一直想吃葡萄,却又舍不得买葡萄那钱的邻居看着姑娘妖娆的背影啐了一口道。熊芈蹲在那里笑了笑,将一颗开心果扔进了嘴里。他觉得汉人的世界很有意思,每个人都是那么的心口不一,尔虞我诈。他觉得他可以适应这个世界,因为,他喜欢尔虞我诈的生活!

  “嗯,回去的时候,给娃娃买一些!”将最后一颗开心果吃完,熊芈拍拍手起身说道。他的脚下,堆积了一堆果壳,这个东西他觉得自家的孩子们应该是喜欢的。

  “去吧!”月色当空,熊芈看着只剩下区区几盏灯的小区,在脖子上挠了挠,然后屈指一弹道。一条乌头蜈蚣被弹落地面,身子扭曲了几下之后,急速向前疾驰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