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万...我妈可是有退休金的。”这是在交警队里,人家家属提出的赔偿金额。

  “你真有钱,我决定,你要是找我帮忙,我就要你10万!”这是处理完车祸事故,从交警队出来之后熊芈对阴沉着脸的石坚立说的一句话。

  “十万,你知道我今天一天赔出去多少个十万么?”一天之内赔出去200万,让石坚立觉得很是肉疼。当然也不仅仅只是肉疼,他甚至要开始琢磨,要多接几单生意来维持往日那种奢华的生活了。他这样的人,钱来得容易,花得也容易。说起来这两百万,已经是他身家的一半。想一想一天时间里,自己卡里的金额就缩水了一半,石坚立一时间就觉得怒气上涌。

  “你居然有这么多钱?那你以后要是有事要我帮忙,我得收你20万!”熊芈觉得自己似乎不用四处找活儿了,只要跟着石坚立,就有发财的机会。因为他似乎察觉到,自己的这个朋友正在走背运。走背运的人,可是喝口凉水都会塞牙的。婆娘,我很快就能有钱了。到时候带着你们娘儿几个,吃香的喝辣的!熊芈双手环抱胸前,轻轻触摸着攀爬在身体里的那些个蜈蚣和虫子暗暗说道。

  “你比那家属开价还狠,转眼就涨了一倍。”石坚立看了看熊芈冷笑一声说道。

  “提醒你一句,你似乎在走背运。要是不转转运的话,恐怕接下来你还得赔钱。”熊芈摸着蜷缩在腋下的那条乌头蜈蚣,轻声对石坚立说道。

  “走背运?你怎么知道的?”经熊芈这么一说,石坚立连忙反问他道。

  “因为我身上的这些蛊虫,都在对你敬而远之。”熊芈摊开手掌,将掌心里的那些个蜈蚣和虫子展露在石坚立眼前说道。这些虫子,就是熊芈最好的预警器。不管他身边出现了什么样的人,它们都能用自己的表现来提醒熊芈。例如现在,它们就全部蜷缩起来,提醒着熊芈要远离身边这个人,免得被他的坏运气给传染了。

  “可惜,我不懂运蛊,不然倒是可以替你转转运。”眼看石坚立眼中闪露出一丝厌恶,熊芈连忙将那些虫子放回身上对他说道。除了蛊师,世界上恐怕没人会对这些虫子面露欣赏。

  “张道玄...”人的运气不可能忽然间变坏,也不可能忽然间就变好。在变好或者变坏之间,总会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人说十年大运转,五年小运分。也就是说好坏之间的这个过程,或许需要5到10年的时间才得以完成。自己的运气一向不错,怎么可能一夜之间就走背运了?唯一的可能,就只有张道玄在背后捣鬼。琢磨到这一层,石坚立不由得在那里咬牙切齿起来。

  “张道玄?你的对头?”熊芈闻言侧过头来问道。

  “一个鼠辈而已,想成为我的对头,他还不够格!”虽然被张道玄揍了个满头包,可是在熊芈面前,石坚立始终还是要维护一下自己的颜面的。

  “需要我帮忙就说话,最近住你的,吃你的,我只收你半价,算是付过住宿和饭钱了!”熊芈闻言也不揭穿石坚立,点点头对他说道。熊芈嘴里的半价,当然是20万的一半。因为他已经拿定了吃大户的主意,石坚立能眼皮都不眨的拿出100万来赔偿给人家,想必也不在乎这1-20万块钱吧?熊芈觉得,自己家的生活要想有个大的改善,就全指望在石坚立身上了。

  T酷$匠}网g=首!,发

  “待会我会开坛,祭出五鬼转运之法替自己转运。你没事就待屋里,别冲撞了人家!”一出门就赔了100万,石坚立也没心思带熊芈去买什么衣服了。就在街边上买了写卤菜,又在小区门口的小卖铺里提了几瓶啤酒,石坚立将熊芈带回家中对他嘱咐道。

  “我不看,你去忙!”手里提着啤酒喝卤菜径直走进了石坚立为自己安排的那间房间里,熊芈坐到椅子上对他说道。各人作法都有一定的忌讳和讲究,例如自己放蛊的时候,不也不喜欢有人在旁边么?对于这个,熊芈表示能够理解。

  “天清地灵,兵随印转,将逐令行。弟子石坚立奉祖师敕令,拜请中鬼姚碧松...”安顿好了熊芈,石坚立又去卫生间好生沐浴了一番。之后换上道袍,拿了铙钹印信等物。将供桌摆到客厅正中,脚踏七星的在那里念念有词起来!一番词儿念罢,石坚立静立在那里等候着五鬼显灵。半晌,除了从熊芈房间传来一声酒嗝之外,整个屋子居然没有半点异样之处。

  “这个...”石坚立觉得自己的脑仁儿有些发昏,掐起指诀摇着铃儿,绕着屋子又走了一圈,将那词儿又念了一遍。好半晌,依旧是没有任何动静!

  “你弄好了没有?我要撒尿!”独自干完了几瓶啤酒的熊芈揉了揉有些发胀的肚子,起身走到门前隔着门问了一声。按道理,连吃带喝的这都快一个小时了,石坚立的法也该做完了吧?

  “再等等,他们好像都不在家!”石坚立看着眼前的烛火,犹豫了片刻对熊芈说道。

  “我说,你的对头实力比你强太多了。开坛作法,哪里有不在家的道理?这摆明了就是人家预先作法,阻挡了你要请的灵嘛!怎么样?要我帮忙么?半价!早点转运,你也少遭受点损失不是?你看你印堂都黑了,没准明天还会出什么事呢!”又等了半晌,熊芈实在是憋不住了。轻轻将门打开一道缝往外一看,就看见石坚立正顶着个阿三头在那里发愣。将门打开之后,三两步冲进厕所一通嘘嘘,然后出来对石坚立说道。

  “你特么一个玩蛊的,知道个毛线印堂发黑。”石坚立觉得自己似乎不能带这个熊芈出道,因为他觉得这小子似乎比自己更有做神棍的潜质。要是把他带出来了,那今后自己不是多了个抢饭吃的对手了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