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说气运这种东西,对人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我们都不缺乏努力和坚持,为什么有的人能成功,而有的人却难以品尝成功的滋味呢?这就关乎于气运。有财运的人,用买个菜剩下的两块钱零钱买张彩票,都能为他带来500万的收益。有桃花运的人,出门溜达几步,没准就能勾搭一个异性,又或者是一个同性回来。所以努力跟坚持是组成成功的一部分,但是其中气运才是你能不能成功的关键。要么说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呢。

  熊芈既然决定要暂时在家里小住,那么身为东道主的石坚立必然要好生招待人家一番。看着熊芈身上那套完全不合时宜的旧褂子,石坚立决定大方一回,带他去东浦路买两套衣裳。东浦路是小城这边的服装鞋帽一条街了,或许还能加上餐饮两个字。人们闲暇时,总喜欢来这里溜达一趟,在挑选商品的同时,也能够饱一饱眼福。当然现在电商的崛起,对实体店冲击还是蛮大的。东浦路这里很多服装店,都选择了门面转让。

  5月下旬,小城这边的气温已经高达32度了。而被称之为火炉的江城,也仅仅才28度。很多时候小城人都在说,火炉这个称号,应该给小城才对。走在街上,少女少妇们已经是穿着得很是清凉。小短裙里的各色丝袜,是吸引回头率的大杀器。再配上她们有意或者无意在那里扭动着的腰肢,让人们觉得气温远远不止32度。

  小城这里有句土话,叫做人背时吊毛生虱。带着熊芈去买衣服的石坚立现在就是这样。本想着在朋友面前露把脸,结果脸没露成,反而出了事!石坚立看着倒在车头的太婆和孩子,觉得自己今天怎么就这么倒霉?人家把车停人行道上没事,怎么轮到自己就撞了人呢?

  “特么的,如今小城的交警都特么无为而治了。你看看,这些车就这么碾过隔离带直接往人行道上停,也没见个人管。挂上头的球形探头是摆设啊?”见撞了人,很多老百姓围了过来。其中有那么一两个敢说真话的,在那里大声斥责着。说起这事儿,其实很多人心里都有气,不过那又怎么样呢?报纸也反应过,甚至于小城交警的微博都有人去私信,八年过去了,该乱停依然乱停!

  “堵住这孙子,别让他给跑咯!”众人团团将石坚立和他的车围在那里,有几个年轻人还拿出手机拨打起了110。不多会儿,接警的警察就来到了现场。同行的还有两辆事故勘察车和一辆救护车。

  “碎吧,不早了!”在家里的我,陪着顾翩翩她们看着电视。电视节目也都大同小异,没什么可看的。想看点儿电视台不让播的,还得自己架锅子。眼看时间不早,我打了个哈欠准备上楼。

  “等等,马上要开奖了!”颜品茗挥舞着手里的彩票,一把拉住我说道。

  “别等了,你没那好命!”早巴先儿我也曾经买过几期,可是眼瞅着这钱只出不进之后,就彻底断了这念想。有人说就当为慈善献爱心了,我说拉倒吧,买彩票的人有几个不是奔那500万去的。再说了,就算献爱心,谁敢保证这爱心不会献到这美那丽之类的人兜里去?真要献爱心,我还不如直接把钱给确实需要的人手里呢。起码人家还能救救急!

  最新%章y(节上P酷JM匠网

  “那可说不准,反正就要开始了,也不差这几分钟的瞌睡,你就陪我...们看看呗!”颜品茗拉扯着我的裤腿儿在那里撒娇卖萌着。御姐儿卖萌,这调调直让贫道心头一阵乱跳。冲她挑了挑眉毛,我又坐回两女中间去了。

  “下面,我们开始摇出第一个号!第一个号会是什么呢?”电视里,穿着旗袍的女主播拿着根黄瓜似的麦克风在那里牵强的制造着气氛。

  “中,中,中...”顾翩翩和颜品茗两女将脑袋凑到彩票跟前儿,不停地挥拳呐喊着。

  “哦呵呵呵!”半晌,七个球全都摇出来之后,就看见颜品茗面露潮红的从沙发上起身,仰天长笑起来!

  “她咋了?没中受刺激了?”我端起面前的残茶喝了一口问身边呈呆萌状的顾翩翩道。

  “不是...她好像是中了!”顾翩翩看了看在那里手舞足蹈着的颜品茗咽了口唾沫说道。

  “额,中了?5注?2500万?特么那不是还要交500万的税?”跟她们不同,我第一时间就在那里开始心疼起税钱来!这都走多大狗屎运才能中一次,想想转眼就要被划走500万,贫道的这颗心呐,当时就拔凉拔凉的!

  “你怎么不想想剩下的2000万呢?我也是有钱人了!哦呵呵呵!”颜品茗挥舞着彩票,跑到我的跟前有些歇斯底里的说道。

  “那个姚碧松,咱们把财运转到这个女人身上,合适么?”暗处,五鬼眼瞅着屋里正手舞足蹈的颜品茗,其中一鬼拉扯了一下同伴问道。

  “有什么不合适的,总归是大人的眷属,她的财就等于是大人的。此事已了,咱们这就回吧。对了,以后遇上那厮再开坛,大家都装作不在家,可千万别再跟大人对上了!”姚碧松双手拢在袖子里对同伴们嘱咐着。

  “碧松此言甚是,今后再遇上那厮开坛,我等就装作不在家!”余者纷纷点头附和着。当年虎力大仙开坛作法,风雨雷电不也装作不在家么。他们做得,自己也做得。众鬼在心头如此想道。

  “明天,明天咱们一起去江城领奖去!咱们要不要蒙面?或者戴个猴子面具什么的?接不接受记者采访?哎呀我好紧张...不行,我要去打扮打扮!”绕是颜品茗,面对着这突如其来的2000万,也保持不住镇定了。还好,总归是没有和范进那般。

  “这个,你今晚能睡不能了?”我打了个哈欠,看着亢奋不已的颜品茗问了一声,然后故作镇定的起身往楼上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