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道玄也不是初出茅庐之辈,虽然以往道术有限,与魍魉之辈交手之际输少赢多。可是今时不同往日,人有多大能力,自己心里最清楚。张道玄觉得,自己遇上那百年恶鬼或许还略逊一筹。可是对上这个年龄跟自己相差无几的石坚立,他是人自己也是人,自己怕他何来?眼看石坚立抬手拍来,张道玄脚下一错步挥舞着手里的镇纸就向对方的脑门上砸去。怕什么,非请自入即为贼。我特么正当防卫还有错了?张道玄心里如此想着,手中的力道又加了几分。

  “兹啪!”

  “砰!”

  前者是石坚立的手掌拍在张道玄身上发出的声音,后者则是张道玄一镇纸砸在石坚立脑袋上的声音。张道玄身上缭绕过一道雷弧,不过随即就被他身上的六丁护身咒给抵消了。而石坚立的脑袋上,当时就被镇纸砸起了一个乌青的包。

  “有贼!”见自己占了上风,而且石坚立的手段似乎对自己并不起什么作用。张道玄心头大振,冲人家挑了挑眉毛。手中镇纸一通猛砸,然后张嘴高喊了起来。这叫先私后公,把这货揍完再报警,让他两头吃亏。

  做贼的毕竟心虚,原以为自己带上俩人能镇住张道玄。没想到居然不是这老货的对手。现在一听他在那里嚷嚷开了,石坚立当机立断就准备先逃了再说。明面上是打不过这老货了,他琢磨着回头再想辙来点儿阴的,总要把这个场子找回来才行。拼着脑袋上又挨了几下,石坚立扭头就往门外窜去。

  “张道玄,你给我等着!”跑出去老远,石坚立手捂着满头的包,跳着脚在那里嚎了一句!大多没搞过人家的人,跑的时候都会撂下这么一句场面话。有的人事后也就算了,有的人则真的是去找人来撑场子。而石坚立既不算了,也不打算去找人来撑什么场子,他决定回去开坛做法!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不是?总会逮着机会扳回场子来的。一念至此,石坚立似乎又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鼠辈!”张道玄手拿着镇纸走出门外,冲石坚立逃逸的方向吼了一句。

  “老张啊,我已经帮你报警了,家里没受什么损失吧?”

  “是啊,我刚才都打电话给儿子,让他带几个人过来帮忙了!街里街坊的老邻居,你有事儿必须帮忙!”

  “咋地了咋地了?老张你家遭贼了?唉你咋不喊呢?我们这么多邻居,一人一口唾沫也淹死他了!”

  石坚立逃了,张道玄的那些个邻居们也纷纷打开早先紧闭的房门走了出来,颇讲义气的在那里说道。一时之间,左邻右舍的关系显得十分的融洽,并且得到了升华。

  “妈妈的,嘶,张道玄你给我等着!”掩面跑进了医院,挂了一个急诊之后。石坚立如同释迦摩尼一般顶着一头包,坐在那里任由值班医生给他脑袋上敷着药膏。心里则是在那里恨恨地骂道。

  “这么大年纪,就别学年轻人在外头惹事了。还好人家没下死力,要不然你这脑袋早开瓢了。去交钱吧,后天记得来换药!”值班医生看着眼前这半老头子,张嘴教训了他两句。这么大年纪了,还跟人动手,这不是老不退火么?医生在心里暗自想道。等石坚立头上包得和印度阿三似的走出去交钱之后,医生看着他的背影摇摇头,这才返回了值班室。

  “嘶...张道玄,你可怪不得我下死手了!”回到家中,石坚立走到镜子跟前一看自己的惨状,抬手摸了摸头上的绷带倒吸一口凉气怒道。将门窗关上,窗帘尽皆挡了个严实,石坚立又忍着头上的剧痛跑去卫生间洗了个澡。等自己的心情彻底平静下来之后,这才将摆放一隅的供桌给抬到了客厅的正中央位置。

  摆好了桌子,他又进屋换上一身青底子镶金丝的道袍,手里拿着幡儿,铃儿,铙钹儿,线香等物走了出来。将香炉摆正,贡碗放稳,点起三支线香四方拜了拜,然后将香插上。

  酷、c匠网\s唯V¤一正版,.D其他k都0W是vr盗版\}

  “打听个事儿,张道玄几时生人?”一切弄得妥当,石坚立拿起手机给朋友打了个电话。

  “好像是...”朋友托朋友的辗转打听到了张道玄的生日,然后又将消息告诉了石坚立!

  “妥了!”石坚立用毛笔沾着朱砂,在一张符纸上写下了张道玄的生辰,随后挂断了电话。

  “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张道玄,就让我来掂量掂量你有几斤几两!”石坚立将家里的灯都关了,只留下客厅里那盏血红的灯泡儿,然后站到供桌前头阴恻恻说道。

  “天清地灵,兵随印转,将逐令行。弟子石坚立奉祖师敕命,拜请中方五鬼姚碧松,北方五鬼林敬忠。西方五鬼蔡子良,南方五鬼张子贵,东方五鬼陈贵先。急调阴兵阴将,火速前往此地捉拿张氏道玄,速速领令,火速奉行,祖师敕令!”手持印绶,脚踏七星,东西南北中逐一拜请之后,石坚立拿起手中印绶啪啪啪在写着张道玄生辰的那张符纸上盖了三下。供桌上的烛火一阵无风自动,几道阴风在屋内打了个旋儿随即消散无踪。

  “哼哼哼,张道玄,看你如何破了我的法!”石坚立待到阴风散去,这才冷笑几声背手站在桌前说道。少时如果符纸燃尽,就证明张道玄气数已尽了。

  “哈嚏!”张道玄从派出所走出来,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喷嚏。没办法,邻居报警了,警察来之后看见屋里还昏死着两个。非要张道玄跟着去一次派出所说明情况,并且录了一份笔录。走时人家还撂下一句话,这俩人要是有个好歹,张道玄还得负责。对此张道玄表示了遗憾和愤慨!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哈嚏!”走不几步,张道玄浑身打了个冷颤,紧接着又是一个喷嚏打了出来!

  “嗯?”似觉一阵阴风袭来,张道玄心中顿起警觉。五月份的天,哪里来如此刺骨的寒风?难道有刁民想害朕?他摸出方才随手揣进兜里的道符,口中默念起了六丁护身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