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回去,你们之间的交易就马上结束。不还回去,就代表你们接受了这笔交易。不想你男人这么早死的话,最好是把钱还给人家。钱,总还能赚。命,可就这么一条!女居士,你可要三思啊!”以为张凤芳的迟疑是因为那笔钱的缘故,张道玄抬手捻须轻声劝起她来。

  “可是,你让我往哪儿还呐?”张凤芳琢磨的是这个问题,钱虽然好,可是跟它比起来,自己男人的命更重要。虽然他有这这样那样的毛病,可是家里有个男人,才算是一个完整的家不是么。问题是,她也不知道这钱是谁的,难道要她依然把钱扔到楼梯道里?那万一被别人捡走了怎么办?

  “你把钱给我,我替你还回去就是了!”要说那个石坚立的朋友多,张道玄的朋友也不少。贺志强家的地址,他已经旁敲侧击的问出来了。只等把钱拿到手,然后送去他家就行。至于他接不接这笔钱,在张道玄看来对整件事影响不大。钱是他的,命是别人的,别人不要你的钱,你还能硬塞到人兜里不成!?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想明天你男人就应该有好转了!”张凤芳咬咬牙,决定带张道玄去她家里拿钱。要不是这些钱,自己的丈夫也不至于成现在这样了!将抽屉拉开,把钱一股脑的都拿出来放到桌上,张凤芳心里暗叹了一声。张道玄将桌上的钱悉数装进随身的挎包里,对愣愣出神的张凤芳一个稽首说道。

  “爷爷,医生说您恢复得很好,再观察一两天,就能回家了!”傍晚时分,贺志强提着保温瓶走进了爷爷的病房。病房里,正依偎在老头怀里的小护士俏脸通红的从他身上挣脱开,低头跑了出去。贺志强对这种事情已经是见怪不怪了,有人愿意用钱买身体,就必定有人愿意用身体去换钱。至于心,既然得到了身体,还要你的心干嘛!老爷子有钱,整个集团都是他的,花点儿零碎儿开开心也无可厚非!等小护士小跑着离开之后,他才视若无睹的将保温瓶放到床头轻声对老头说道。

  “这回我算是看清楚了,我一倒,跑前跑后的人只有我的乖孙。其他人,都特么是白眼儿狼!爷爷也活不了几年了,等我百年之后啊,集团就是你的了!”老头将手伸进被子里,轻轻将刚才褪下半截的裤衩儿提了上来说道。

  “瞧您说的,你且还能活好几十年呢。集团还得您撑着不是,我这个做孙子的,就跟在您后头吃现成的就行了!怕您粥吃腻味了,我特意让人煲的汤,您尝尝!”将保温瓶的盖子打开,拿起里边的小碗盛了一碗汤水端到老头跟前,贺志强轻轻搅动着汤匙对爷爷笑道。

  “您还得委屈两天,啥时候医生让您回去,您才能回去。明天早上我给您送吃的过来!”伺候老头将汤喝完,贺志强提着保温瓶起身对有些意犹未尽的老头说道。

  =、看¤K正版章R节$y上E酷◇5匠网!

  “这里不比家里差,什么委屈不委屈的。当年咱家还没发家之前,我可是连牛棚都睡过。快回去忙你的事情去吧,明天早上也别送了,跑来跑去的麻烦。明天我让护士给我买点儿吃就行了!”老头儿精气神十足的对自己孙子挥手说道。明早让护士买点儿吃,今晚先把护士吃了...他心里暗暗琢磨着。

  “嗯?老蔡,刚才谁来过?”走到自家别墅门口,贺志强发现门前整齐码放着厚厚一摞人民币。他按响门铃,等管家老蔡把门打开之后问道。

  “没有啊少爷!”老蔡低头看了看门口的那摞钱,也是纳闷的摇头道。

  “把钱先拿进来再说,然后去看看监控!”集团最近准备开了几个部门经理,贺志强估摸着是不是他们当中的谁,想来走走后门。可是私营企业不比国企,整个企业都是他贺家的。走后门?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吧!留下这些尸位素餐的人,只会让自己的企业慢慢走向没落!他决定看看监控,看这笔钱到底是谁送来的。然后明天去公司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送钱这人给开了!

  “不认识,以前从来没见过!”老蔡走到电脑前头调出了文件查看了一番说道。

  “少爷,这些钱,我怎么觉得是之前你让我取回家的那些啊?”闻言,贺志强走到电脑跟前看着画面沉思不语。而一旁正在清点那些钞票的老蔡,却是忽然抬头对他说道。

  “什么?”贺志强脑子里压根对画面里出现的这个人没有丝毫的印象,正当他在那里纳闷着的时候,就听见老蔡说了这么一句。

  “没错,这些钱就是上次少爷让我取回来的。少爷你看这两沓,都是暂新的土豪金并且是连号的。当时我还跟银行的出纳开了句玩笑,我说这些连号的钞票要是收藏到几十年后,价值会不会翻上几番!”老蔡将两沓连号的土豪金放到贺志强的面前对他说道。

  “没错,是那笔钱!”贺志强不露声色的将那两沓钱翻看了一遍,然后随手扔到茶几上说道。这两沓钱里,夹杂着他爷爷的头发和指甲。因为当时那个石道长说过,想要买命,就要在钱里放上买命人的发肤指甲之类的东西。眼下,那一根斑白的发丝和一丝剪下来的脚指甲,依然夹在钞票里纹丝未动!

  “把钱放好,这里没你的事了!”将老蔡打发走之后,贺志强埋头坐在沙发上良久,决定给石坚立打个电话!

  “把钱送回来了?贺老板,这怕是人家请了高人啊!且放宽心,我这就过来,看看是何方神圣敢多我石坚立的事!”石坚立接到了贺志强的电话,心里暗暗一惊。然后将那已然萎了的物事从趴在身前的女子嘴里退了出来说道。

  “好你个张道玄,你我二人素来井水不犯河水,就凭你那两下子也想坏我好事?”赶到了贺志强的家里,将那段监控视频一看,石坚立当即就认出了画面里的那个人就是张道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