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凤芳是个除了上班之外,就是在家里料理孩子做家务的家庭妇女。虽说平日里老是唠叨男人不去找活儿干什么的,可家里有个男人她就觉得心里踏实得多。眼下男人倒下了,她的心也就彻底的乱了。医生说她的男人,身体器官的状况衰老得很严重,如果照这样下去的话,或许人就没了。人没了,对于张凤芳来说,这个家就散了。不是每个人都不把家庭和另一半当回事的。

  “医生,那我男人能治好吗?”张凤芳有些怯怯地拉着医生的袖子追问着。对于她来说,警察,医生,甚至于孩子的老师,都是得罪不起的人。跟这些人打交道的时候,她始终觉得自己是处于弱势的一方。

  “怎么说呢,没有哪个医生敢打包票说能让每个患者都康复的。目前要看你丈夫衰竭的情况还会不会继续下去。如果情况稳定了,配合一些治疗的话,或许能够延缓一下他的病情。一切都朝最理想的方向进行的话,我想是可以挽救他的生命的吧!不过,这需要很多钱。”张凤芳身上穿着的是单位的工装,已经被她洗得有些发白了。医生说话间,看了看她的衣着,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头。

  “钱我们有,我们有钱。医生,你们多费心,救救我丈夫吧!”张凤芳这个时候,想起了丈夫藏在柜子里边的那些钱来。她再也顾不得会不会有人找上门来问她索要这些钱了,当即连连点头在那里对医生说道。她只有一个愿望,就是能够用这笔钱,救回自己的丈夫!

  “我们会尽力的!”医生点点头,轻轻将张凤芳拉扯在自己袖子上的手拂开道。有钱就好说,顶多用些好药先维持着。实在维持不下去了,再说吧!

  “妈,你今天忙什么呢?也不去接我放学!”张凤芳在医院陪了丈夫一会儿,这才想起儿子中午放学要回家吃饭。抹干净眼泪,她将丈夫托付给护士帮忙照料一下,自己则是匆忙赶回了家!中午12点多,儿子背着书包回来了。一进门,就有些不悦的问自己的母亲。

  “你爸住院了,上午妈妈去医院照料他去了,实在腾不出时间去接你啊儿子!你都10好几岁的人了,是个男子汉了。在爸爸住院的这段时间,你自己上下学好吗?”张凤芳腰里系着围裙,从厨房走出来替儿子把拖鞋拿过去之后,接过他的书包说道。如今孩子读书是辛苦,可是家长们却更辛苦!不仅要操心孩子的学习,还得攒钱多方打点,巴望着能让孩子今后的路能够走得顺一些,少经受一些波折!

  “我爸咋了?怎么就住院了呢?”一听自己的父亲住院了,儿子也顾不得再去埋怨母亲为什么中午不去接他放学了。换好了拖鞋,他连忙开口问道!

  “医生说没啥大问题,就是要在医院住些日子。儿子你别担心你爸了,好好儿学习就行。待会我还要去医院照顾你爸,咱们午饭就凑合着吃点面条,晚上妈再给你做饭吃。吃完了你睡个午睡,妈给你上好闹钟!”张凤芳不想告诉儿子他的父亲病得很严重,她怕影响到孩子的学习。摸了摸儿子的头,她强笑了一下转身向厨房走去道。儿子的面里,有一个荷包蛋。张凤芳的碗里,则是素面!她经常这么干,因为她觉得,自己少吃一个鸡蛋,儿子就能多吃一个了。

  “妈,我吃不完这么多!”儿子虽然娇惯,可是偶尔也会懂事上那么一下。看了看母亲碗里的面条,他将那个荷包蛋夹了过去。

  “儿子,待会听见闹钟响就赶紧起啊!可别迟到了!路上注意安全,过马路走人行天桥。”最终那个鸡蛋,又被张凤芳夹回了儿子碗里。母子两个埋头吃完饭,张凤芳连碗都顾不上洗。帮儿子调好了闹钟,换上鞋就往外走。走出门外,还不忘提醒着儿子。

  “其实,要是条件允许的话,你可以请一个护工的。”等张凤芳一头汗水的出现在病房里,正在那里给她丈夫查着体温的小护士抬头对她说道。

  “过两天再看吧,我要是能够忙得过来就不请了!”张凤芳觉得,虽然现在自己手里有那么20来万,可是丈夫这边还不知道要花多少钱。一贯节省的她,还是觉得能省一分是一分。

  “病人的体温正常,血压也还行,那你在这儿照顾着,有什么状况就按床头的呼叫铃啊!”小护士将温度计收到托盘里,起身对张凤芳招呼了一声转身就走了出去。

  “大妹子,这是你男人?啥毛病啊?”等护士走后,邻床一个刚因为鼻息肉做了个小手术的大爷侧过身子打听着道。他进手术室之前,这个男人就这么躺着人事不知的,等他做完手术出来,这个男人依然是这样。

  “没啥大毛病,就是在家忽然给晕了!”张凤芳觉得自家的事情,没必要跟一个毫不相干的外人去说。说了又能怎么样呢?丈夫的病就能好了?除了给人家增添一些谈资之外,并没有任何的作用!

  “哦...那没啥大事,输个液没准就好了!”见张凤芳不愿意跟自己谈及这个话题,老头儿躺平了身子说了句。本来还指着唠唠嗑,分散一下注意力缓解一下自己鼻子里的疼痛呢。眼下看来,还是熬着吧!老头儿在心里暗自想道!

  “爷爷,您觉得身体好些了没有?”在小城一个私立医院的VIP病房里,一个浑身名牌,头发抹得油光水滑的年轻人,正俯身问候着床上的病人!

  (/最新@/章N‘节)《上酷lZ匠网/m

  “今天感觉好多了,前几天,我还真怕自己就这么走了呢!看来贵有贵的道理,私立医院的医术就是比公立的强!”躺在床上的老人精气神十足的对自己的孙子说道。

  “没准过几天,爷爷就能康复了。集团还等着爷爷您回去主持大局呢,您可不能倒。”年轻人闻言点点头,脸上露出一丝喜色说道。

  “爷爷倒了,不是还有你吗?你比你爸强,是个做生意的料。”老人闻言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的孙子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