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应不答应的,其实没多大关系。因为不等那货第三次喊我的名字,一根锁魂链已经将他给捆住,然后拖拉着就往缉查令里扯去。缉查令,想当初可是连十八都害怕的。对付这种不成气候的小鬼,当然是手到擒来!

  “饶命,饶命!”那货眼看自己就要被拽进那个幽蓝的令牌里,鼓着那对金鱼眼就连声向我讨饶起来。

  “说,为什么要来害人?”我心头念起,暂时让缉查令停止了动作,然后问眼前这鬼道。

  “仙师明鉴,并不是小的存心害人,只是他们这房,都快将小的家给压塌了。本想着吓唬吓唬他们,让他们把房拆了也就罢了,哪里晓得会吓死人呢......”这鬼对我连连作揖着解释道。听他这话的意思,合着这库房底下有一座坟!想想也是,哪厢红尘无春意,何处黄土不埋人呢?

  “可是毕竟人家是因你而死,这个干系你躲不掉。”鬼有他的理由,可是这个理由远不能和一条人命相提并论。我会这么想,或许是因为所处的立场不同。可是谁让我现在还是个人,所站的是人的立场呢?说完这句,我没有让令牌继续锁他。而是召来两个鬼差,将此鬼压入了阴司,等候判官的依律处置。

  “等等,你们将此事办完,过来仔细查找一番,看看这附近还有没有坟茔。对了,我的家你们知道吧?也去看看!查清楚了来报!”在两个鬼差临去之时,我一抬手拦住他们吩咐道。经由此事,我决定但凡今后有关于我的产业。在立足之前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先查查底下有没有压着坟茔。

  “是大人!若无他事,我等这便告辞了!”两个鬼差闻言齐齐对我躬身答道。

  “去吧!”我挥手对他们示意道。等两个鬼差押着那鬼离开,我将库房的大门一锁,转身就向家里走去。事情已经料理完了,我才不在这里睡呢。

  学校的事情,也算是告了一段落。在我再三的安抚和威逼利诱之下,工程经理终于是张罗着工人继续开工了。可喜的是,在此之后,学校是风平浪静,再无波澜!

  若果说,这世界上有便宜给大家占,大家是占还是不占?依就本心来说,我想九成九的人会当机立断的选择占。只不过这个世道上,没人是傻子,不会让别人轻易占到自己的便宜。唾手可得的便宜的下面,九成九都掩盖了一个大坑在等着人往里跳!例如什么炒油三个月买车,玩游戏打了把武器卖了多少之类的。真有那么好赚钱的机会,是没人会对别人说的。

  张凤芳,土生土长的小城人。在一家单位干着月薪2000的活儿,今年40岁。用她的话说,就是再熬上十年,差不多就能办个内退,回家养老了!月薪2000,在十年前来说。只要不生病住院,或者随太多份子钱的话,小日子倒也过得去。说起来,张凤芳的单位,已经十年没有加薪了。2000块钱拿到现在,想要维持家里的生活开支,颇有些捉襟见肘。要不是年龄不小,加上单位有个内退的优惠政策在向她招手,她或许也就另谋生路去了。

  “整天就知道抽,一大老爷们,敢不敢出息点儿出去找点儿活儿干?”一大早,张凤芳就将儿子料理妥当送去了学校。没办法,现在的孩子都娇惯得不行。十二三岁的孩子,上学还得让她这个当妈的送。气喘吁吁的赶回家,张凤芳准备给自己那个男人煮上碗面条。在家里吃,总归要比在外边吃便宜一些。儿子上学开销不小,能省的她尽量都省。

  可是一进门,就看见男人坐在沙发上抽着烟看着早间新闻,也没说自己去做点早餐吃。当时这个女人的脾气就上来了!嫁汉嫁汉,穿衣吃饭。没指望男人养自己,也没指望自己的命够好,可以在家里当太太,啥也不操心。可是这个不成器的,不说养老婆儿子,反而偌大的爷们,到如今还得她这个当老婆的来养。

  “哎呀,大早上的吵吵啥?我这不是在看新闻么?想要干大事,就必须掌握政策的走向,必须懂点儿政治。真是头发长见识短,整天吵吵,能吵吵出个啥来?”男人嘴角叼着烟,靠在沙发上漫不经心的说道。

  √U酷*C匠u,网{☆永2久免B费;8看n小说&

  “就你还干大事?还掌握政策的走向,还懂政治?您呐,先把党入了再说吧。我也没指望你能挣多大钱儿,你敢不敢好歹多少挣点儿回来,帮衬一下这个家?眼看这学期就完了啊,孩子的几个主课老师那儿可又要...你看着办吧,反正我是没钱了!”张凤芳伸手在丈夫眼前比划着说道。

  “不就是钱么?拿去!别吵吵了,你男人注定不是一般人儿。要钱还不简单?”丈夫将烟灰磕了磕,然后起身从挂在衣架上的外套里拿出了一沓钱来扔在茶几上,很是趾高气扬的对自己媳妇儿说道。

  “你哪来这么多钱?”本来抱怨着丈夫不干活不挣钱的张凤芳看着茶几上的那沓钱,心里头当时就有些打鼓了。自己的男人自己清楚,他是那种高不成低不就的主。这钱约莫着能有好几千吧?他哪儿来这么多的钱?

  “呐你看,我不挣钱吧,你天天唠叨个没完。眼下给你钱,你又在那里前怕狼后怕虎起来。放心吧,不偷不抢的,你放心用就是了!”男人坐回沙发上,继续看着他的新闻说道。

  “不行,今天你必须对我说清楚,这些钱是从哪儿来的!”没有挣钱的门路,却有这么多钱,这让张凤芳心里七上八下的。

  “上班要迟到了,赶紧走吧,中午给我带两瓶啤酒回来啊!”男人挥挥手对自己的老婆说道。

  “你不说清楚,今儿这班我不上了!”张凤芳的倔脾气上来了,索性一屁股坐到丈夫身边赌气道。

  “怕了你了,我捡的行了吧?”丈夫摇摇头,将烟蒂摁灭了对她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