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事,你是怎么知道的?”将杯子里的残酒偷摸着泼到了脚下,我点了支烟问人家。

  “阿力木江是我叔叔!”打了个酒嗝,人家苦笑了一声说道。

  “叔叔的死,只是整件事情的开始...”抬手将面前的残酒一饮而尽,人伸手在尚有余温的炭火上烤着道。5月份的阿尔金山,在海拔3000多米高的地方。气温虽然只有10多度,可是也远不到需要烤火取暖的程度。我看了看他,起身将半开的窗户给关上了。

  “因为接下来,很多人都跟叔叔一样莫名其妙的死去了。无一例外的是,他们都是去山上参加过劳动的人。”从炭火上将手收回去,在脸颊上使劲搓动了几下人家说道。

  “上山劳动的人,都死了?”我开口问他,要是那样,那到底死了多少人?阿尔金山四周的村庄虽不多,可是也有那么十几个。就算一个村庄有那么几十个劳力去参加过劳动,这可就是几百口子人了。

  “不,出事的都是那天发现陷坑的人,大概有十几个吧。本来生老病死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不正常的是,他们全都是正当壮年。并且死前的症状,几乎都是一模一样的。隔了段时间,开发方派人来对死者家里进行过一次慰问。人不是在工地上死的,也没有在工地上受伤,所以家属们也找不到理由对他们进行索赔。只不过从前来慰问的人嘴里,倒是打听到了一件事,就是曾经负责施工的那个工头,在前不久也死了!症状和叔叔他们一样,最开始也是嗜睡。然后睡的时间越来越长,最后睡死在床上!”人靠在椅背上,抬手抹去了眼角的眼屎接着说道。好吧眼屎,喝多了的人差不多都有这毛病。

  “据说,后来开发方背地里请了萨满上山,折腾了好些日子,这才继续动工。只不过打那之后,猎场里就有了个不成文的规矩。方圆百里的猎场,对外开放的,永远只能是靠南的这半边。因为靠北的那半边,就是当年叔叔他们发现塌陷的地方!这是我上班之后,当时的老大亲口交代过的。所以,你们也怪我们的员工。”酒劲上头,人摆着手对我们说完这些,嘭一声就趴倒在桌上昏睡了过去!

  “北边...”我跟身边几个同仁对视了一眼,决定等天亮就偷摸着去今天人家不让去的那个地方看看。人是我们灌醉的,当然不能把人家就这么扔在小饭庄里。还好毗邻小饭庄就有几家带着民俗特色的旅馆。我们搀扶着人家,挑了一家相对顺眼的住了进去。

  “真是不好意思,昨天给你们添麻烦了!”次日一早,人家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给我们道着谢。

  “没什么,我们是朋友嘛!你喝醉了,我们肯定不能把你扔下不管的。同样,我们要是有事,你肯定也会鼎力相助!”旅馆提供免费的早餐,当然所谓免费,只是人家早已经把饭钱算进了住宿费里而已。我盛了一碗滚烫的羊肉汤,又掰了半个馕送到人手里笑道。宿醉之后,喝碗羊肉汤暖暖胃,会觉得舒服很多。

  “其实,今天我们还有件事情想要麻烦你。”等人家把早餐吃完,我递了支烟过去开口道。

  “我们今天还是想去北边看看,你放心,我们不深入。只是昨天听了你的故事,我们心里头有些好奇而已!路比较远,靠脚走的话不知道走到猴年马月去了。我们想问你租几匹马,你看能不能通融一下?”我轻咳了一声接着说道。

  “你们...那地方真的去不得。”人家闻言耐着性子劝着我。

  “就看一眼,今天去,顶多明天就回了!租马的费用,我们会多给一些,不会让你难做的。”我握着人家的手死缠烂打着。

  “不是我不帮你们这个忙,你们要是想在南边玩,别说马了,就连枪支我都能免费借给你们。可是那边...你们不要命了么!”人家出于一片好心劝我打消去北边的念头!

  “就看一眼,也不深入,也算是了了个念想。你想啊,我老远从华中过来,下次再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了。你也不能看着我,就这么带着遗憾回去不是?”我也在那里对人晓之以情着。

  “走吧,牵马去!不过你们可千万别太深入啊,随便看上一眼赶紧回来!”人家终究是熬不住我的死缠烂打,点头答应了我的请求。给了我们几匹马,又在马鞍上装了半袋黄豆和一皮囊清水之后,人家又再三叮嘱了一番,这才目送着我们打马离去!

  “由这里往北走,如果不耽搁的话,两个小时之后咱们应该就能到地方了!”策马前行了一段,尼格买提勒住马缰辨认了一下方向之后,抬手指着远方对我们说道。两个小时是他乐观的估计,因为马不是机器,保持不了每小时2-30里的移动速度。每跑上几分钟,我们就必须让它放慢速度恢复一下体力。几十里的路程,我们足足用了三个多小时才赶到。不用人说,看着眼前的景物我们就知道到了目的地。和我们身后的景色不同,我们眼前的这片土地,似乎是被硫酸泼过了一般。不单是寸草不生,而且地面和岩石上尽皆都是坑坑洼洼的。我们的身前,竖立着一根木桩。木桩上雕刻着一些看不懂的文字和图腾,就那么插在地里任由这里的风沙侵蚀着。

  酷A!匠%网《o首◇发q&

  “这个,可能就是当年请来的萨满留下的吧!”我放松了马缰,轻夹了一下马腹策马过去看了看,然后对紧跟身后的尼格买提他们说道。我能感觉到木桩上传来的一丝残余的力量,正努力地阻挡着什么。

  “或许是,不过上边的法力已经所剩无几了。”尼格买提伸手按住自己的额头,稍后对我说道。

  “你们看,这块地方像个什么?”我一提马缰,纵马跑上了一处山包,然后指着土包下边的那片土地问尼格买提道!

  “像个骷髅头!”尼格买提看着土地上凸显着的几处大坑对我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