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将这里建设成为且末县的一颗明珠和支柱性产业!”这番话,在90年的时候一度成为了且末人的口头禅。在那个人傻钱多的年代,基本上是干嘛都会挣钱。不管是卖卡带,还是卖手表家电,甚至于卖从国外走私进来的死人衣服。总之一句话,只要你干,就能挣钱。内地如此,沿海特区更是不得了。这股改革的春风,多少也吹拂到了且末这个县城里。

  “阿力木江,今天你还出工吗?”艾孜买提从阿力木江的门前经过,随口问了一句。开发猎场需要人手,每天开发方会付给前去劳动的人五块钱。当然这个优惠政策也仅仅只针对家住在阿尔金山范围以内的人们。

  “当然要去,你等等我,我们一起去!”阿力木江匆匆洗漱着,嘴里招呼着艾孜买提道。

  “也不知道,这个地方几十年后会变成什么样!”坐上停在村口的拖拉机,一路颠簸了两个小时,阿力木江他们才到了工地。看着一片荒芜,腐蚀严重,怪石林立的工地,阿力木江摇摇头从拖拉机上跳了下去说道。他不明白,为什么雄伟的阿尔金山里,会有这么一块不毛之地。

  “几十年后...你想得真元阿力木江。我只想着,今天的工钱到手,放工的时候该给家里带点什么回去!”艾孜买提从拖拉机里拿出一把镐头和一把铲子扛在肩头对阿力木江说道。

  “大家在注意安全的前提下,尽量加快进度啊。不需要太平整,只需要把那些凸起的部分铲平就行了!”今天阿力木江他们被分到了平整土地的小组里,负责人戴着安全帽,拿着个铁喇叭在那里大声喊着。头顶也没东西掉下来,戴个什么帽子...阿力木江心里说了一句,然后挥动着镐头就向脚下那块土疙瘩挖去!

  “嘿,阿力木江,你的运气真不错。难道你挖到真神的墓穴了么?”几镐头下去,阿力木江的脚下陡然就向下坍塌了下去。要不是他退得快,恐怕刚才就跟着那些泥土一起掉进了这个深不见底的洞穴里了。旁边有人围了过来,向下边张望了一下然后跟脸色被吓得煞白的阿力木江打趣道。

  “不要拿真神开玩笑,工头你过来一下!”艾孜买提将自己的水壶递给阿力木江,示意他喝上两口定定神,然后开口在那里高喊了起来!听见喊声,又见艾孜买提这边围拢了不少人,工头马上小跑着赶了过来。

  “怎么了怎么了?”工头嘴里连声问道。

  “阿力木江刚才挖出了一个大坑,人也差点掉下去。”有人在那里回答着工头的问话。

  “大家都小心点儿,别掉下去了。还有那边的人,多注意脚下。”工头看着身前那个黑黝黝一眼看不到底的洞穴,然后拿着铁喇叭开始提醒着工人们。

  “嘿,工头,这边也塌方了!”接二连三的,工头不停接到塌方的消息。不过万幸的是,还没有人掉下去造成什么事故。

  “今天算了,收工吧!”眼看着这块地四处在塌方,为了安全考虑,工头决定提前收工。他想晚上跟老板汇报一下,看看是不是找个懂地质的人来看看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工钱怎么算?”大家到这里来,就是为了干活拿钱,一听工头让他们回去,当时就有人问起工钱来。不管活儿干不干,来回四个小时的路程,大家不能白耽误这么久的时间。

  “工钱照发,大家领完钱就回去吧!”工头站在高处,看着眼前那些坍塌出来的洞穴,怎么看怎么觉得有股子阴森森的感觉。打了个冷颤之后,工头慌忙对那些工人们说道。说完,将手里的铁喇叭交给身边的跟班,自己则是头也不回的率先离开了工地。

  “阿力木江,怎么好几天都没有接到开工的通知了?难道工程停止了么?”接连几天,艾孜买提都没有看见那辆在村口接工人的拖拉机出现过。他踱着步子走到阿力木江的门前问他道。

  “谁知道呢,等吧,总会开工的!”阿力木江这几天老觉得自己很累,不管睡多长时间,起床之后要不了多一会儿,他就又想睡觉。打了个哈欠,阿力木江显得有气无力的答着艾孜买提的问话。

  “阿力木江呢?”又过了几天,艾孜买提依旧没有看见那辆接人的拖拉机出现。不单是拖拉机没有出现,就连往常天天会在门口洒扫的阿力木江,今天也没有出现!他走到门口,推开虚掩的门冲里边招呼了一句!

  “睡着呢,艾孜买提,你是阿力木江的好朋友,你该劝劝他不能这么懒下去了。”阿力木江的老婆从里边走了出来抱怨着道。

  “他是不是不舒服?阿力木江可不是一个懒惰的人!”艾孜买提太了解自己的朋友了,那是一个有十分力绝对不会只使九分的人。

  “每天在屋里要睡上十几个小时,家里的活儿什么都不干,我没觉得他有什么不舒服的。”女人将门打开,转身提出一桶水来开始洒扫庭院道。

  “好吧,明天我来说说他,今天就让他接着睡吧!”艾孜买提嘴里答着话,背着手转身就向家里走去。

  “噢,艾孜买提,我该怎么办?”没有等到第二天,当天晚上阿力木江的老婆就嚎啕着跑到了艾孜买提的家。

  “怎么了?是不是和阿力木江吵架了?”正在吃晚饭的艾孜买提连忙起身问道。自从工地上不再来招人干活,艾孜买提的收入少了不少。为这事,他也跟自己的老婆吵过几架。

  “阿力木江他...你快去看看吧!”女人抹着眼泪,伸手拉着艾孜买提说道。

  “我去看看!”艾孜买提放下碗,跟自己的老婆打了声招呼后,趿上鞋就出了门。等到了阿力木江的家里,他就看见阿力木江还躺在床上。

  (看正版#Z章qd节上2酷‘…匠网x

  “喂,阿力木江,为什么弄哭女人?这可不是维族男人该做的事情!”艾孜买提走过去,轻轻推了推床上的阿力木江说道。

  “他...他好像是死了!”阿力木江的女人站在门外,有些胆颤心惊的对艾孜买提说道。

  “死了?”艾孜买提看着阿力木江那并无异样的脸,伸手摸了摸他的脉搏,然后吓得倒退几步。床上的阿力木江果真跟女人说的那样,已经死了。没有脉搏,连身体都凉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