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末狩猎场,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位于距离且末县城约150公里远的阿尔金山北麓的塔特勒克苏和江尕勒萨依之间的地区。狩猎场方圆约莫有百余平方公里,平均海拔在3000米以上。山体陡峭,腐蚀严重。不过自打90年代之初在这里大力发扬植树造林活动之后,这里的植被倒是逐渐繁茂了起来。现在的狩猎场,已经不再像以往那样,看起来一片荒芜。走进去,直看见眼前是一片绿树红花,煞是赏心悦目。说起来,这里其实跟我一个熟人的家距离并不太远。甚至可以说,已经到了人家的家门口。没错,阿尔金山是昆仑山的组成部分。我这是到了西王母杨回的家门口了!

  “也不造,她的手机还在用不。”我摸着下巴,骑在马背上遥看着天上的蓝天白云想道。

  “组长,组长?”尼格买提打马跟在我身后,良久不见我的动静,随即轻声喊着我道。

  “昂...走吧!”回过神来,我一夹马腹打马前行着道。

  “砰!”打马走在猎场里,偶尔能听见一两声枪声。这是有人在猎场里打猎消遣。

  “几位就在这附近玩玩吧!”猎场的工作人员勒住马缰止住脚步对我们说道。跟内地一样,他们也大多数是附近的居民。这里开发猎场,或多或少都会占用他们一点土地。作为补偿,猎场会优先招收他们进来工作。

  “前边不能去?”尼格买提用方言问他。

  “前边,还是不要去了。这里的风景比前边更好,而且猎物也不少。几位就算是猎不到什么,下山的时候猎场也不会让几位空手回去的。”工作人员丝毫没有因为尼格买提说方言就对我们另眼相待。勒住了马缰,死活就是不肯再带我们往前走。

  “难道前边需要付更多的钱才让进?又或者是前边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尼格买提有些不悦的问道。我们到这里来,就是想找到那个传说中塌陷之后露出鬼脸来的地方。如果这个工作人员不配合的话,他不介意向当地部门表明身份强制要求他们配合我们的工作。

  “如果几位坚持要去的话,自然可以去。只不过我不会陪同几位一起去就是了。”工作人员一策马调头,然后对我们说道。

  “当然你们可以去投诉我,不过我相信这里没有人会带你们继续往前走。”说完这句,人家就准备打马而去!

  “等等,能说说为什么么?难道方圆百里的猎场,就仅仅只开放了这么一小片区域?”我抢在前头将策马横在了他的身前问道。

  “为什么...你们去问别人吧!”人家抬头看了看天,然后从我身前绕开,一夹马腹扬长而去道。

  “其实,猎场的忌讳这里的人几乎都知道。你们也别怪他,他说得没错,这里没人会带你们继续往前走。”无奈之下我们只有跟在工作人员身后出了猎场。在交还马匹和枪支的时候,尼格买提对接待处的负责人抱怨了两句。闻言,人家走出来挨个给我们撒了一圈烟说道。

  “忌讳?打个猎有什么可忌讳的!”尼格买提接着问人家道。

  l最新章`!节I√上k酷匠5网&C

  “你们是外地人,可能对于这里的事情不了解。”人家闻言也不急,只是在那里慢条斯理的说着。

  “之所以有忌讳,恐怕是之前发生过什么事情对吧?不如,我们去喝一杯,然后你给我们好好说说这里边的故事?反正天色不早,现在我们也下不了山,今晚就住在这里了。听听故事,也不枉我们老远来一趟!”我将人家递来的烟点上,然后指了指旁边那家背靠猎场的小饭庄对人发出了邀请。

  “是啊,不说他们这些汉人了,就连我这个维吾尔人都不知道这里还有什么忌讳可言。走,一起喝一杯,然后给我们说一说。”尼格买提知道我是想套人家的话,闻言一伸手拉住对方的胳膊说道。

  “这有什么好说的...”人家在那里推辞着。

  “就当交个朋友好吧?一起喝一杯。咦,你不是真正的维吾尔人,太不爽快了!”尼格买提拉着人家的胳膊,说话间生拉硬拽的就把人家给拉进了小饭庄里!

  小饭庄里的菜式不多,大多都是些烤肉类的。点了半只烤羊,又要了一壶5斤装的自酿酒之后,我们围坐在那里开始用餐。最开始,谁也没有刻意把话题往猎场忌讳那事儿上头引。一直到那壶酒见了底,尼格买提这才打着酒嗝开始套起了话!

  “我说大哥,你看我这朋友可是大老远从华中过来的。华中,新疆...中间隔了多远。本来想带他到这里来玩玩枪,打打猎,可是被你们的同事给搅和了。你说这事儿搁你身上,你心里能舒服不?人家来一次不容易,要是没有个说得过去的理由,人家回去会说,去哪里都别去新疆了,尽坑人!猎场靠什么挣钱?靠外地的游客。人家要是回去这么一说,起码他的朋友和亲戚是不会再来了吧。他的朋友和亲戚,还有朋友和亲戚,到时候人家这么一传扬......你说说是不是这么个道理?”尼格买提酒量很好,五斤白酒他一个人就干掉了三斤。剩下的两斤,一多半被他灌进了那个接待处负责人的肚子里去了。眼看火候差不多了,他打着酒嗝拉着人说道。

  “那我就说说?”酒劲一上头,任谁也管不住自己那张嘴。打着酒嗝,人家甩了甩头用刀割下一块羊肉扔嘴里说道。

  “这种事情,如果传出去,恐怕猎场今后的生意就不好做了。”话到嘴边,人家又犹豫了!

  “我们都是朋友,朋友不会坑朋友。说完就完了,天知地知,你知我们知,不会有别人知道的!”尼格买提紧接着怂恿人道。

  “那还是90年代初期,猎场刚刚进行开发的时候!”抹了抹嘴,人家用手撑着脸颊,歪靠在桌上开始讲起了往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