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这种事情,在以前曾经发生过!怎么县志里没有记载呢?”从老爷子家里出来,尼格买提轻声说道。

  “这种事情,现在的县志肯定是不会加以记载的。真要想知道究竟,你得去看建国以前遗留下来的县志。”我点了支烟,回头看了看空中聚集不散的那团鬼脸说道。

  “那我们马上去博物馆查资料,事情总要有个源头,说不定从资料里能够找到这个源头。说实话组长,且末县虽然人口不多,可是地方太大了。全国地理面积排名第二的县城,靠咱们这双脚,得走到啥时候去!”尼格买提跟在我身后提议着。

  “那行,今天咱们就到这里,回去之后分头行事。希望能够从以前的记载里找到点蛛丝马迹,如果实在不行,就只有等事情发生再硬扛了。”一连三天,除了今天从人嘴里得知以前也曾经发生过类似的事情之外,别的情况我们是一无所知。头顶那张鬼脸的嘴较之昨天又张大了一些。按照这个形势,要不了几天它的嘴就能够包住整座且末县城了。

  几十公里的距离,我们坐车足足走了两个多小时。其中大半的时间,都浪费在进入且末县城之后的路程上。尽管且末各行业都放了假,街上也没多少行人和车辆。可是能见度实在太低了,司机始终只敢将车速放在2-30码这个样子慢悠悠向我们下榻的酒店开着。

  “老李呀,在干嘛呢?”匆匆吃罢饭,我回到房间好生洗了个澡,然后给远在江城的李青山打了个电话。尼格买提带人去且末县博物馆打听情况去了,与其在这里坐等,不如我也动用一下手里的资源看看能不能打听到一些什么。

  “你不会来江城了吧?话说,你小子隐藏得够深啊,居然都混到一号身边去了。正好我还没吃晚饭,东来顺你请!”李青山接通电话,张嘴就在那里说道。

  “等我回来了再说吧,不就是一顿饭么。话说,今儿找你是有事要你帮忙。”我点了支烟吸了一口,然后将烟摁灭了说道。窗外沙尘雾霾一片,我再将屋里弄得乌烟瘴气,那真没法儿活了。

  “你还没回来?怎么?准备在帝都安家了?”李青山闻言追问道。

  “不是,我在且末呢!”我急忙打断了他的话道。

  “且末?那地方正闹沙尘暴呢,你去那干嘛。人家都往空气好的地方走。你丫倒好,这个时候去且末。”且末闹沙尘暴的事情看来已经是全国皆知了,一提这个地方,人们第一个印象就是沙尘暴。

  “就是为了沙尘暴的事情过来的,想要你帮忙查查资料,看看且末以前发没发生类似的事情。又或者,发没发生过一些类似的,骇人听闻的事情。”我不好对李青山说且末的天上正浮着一张鬼脸,只有这么旁敲侧击的问他。

  “这...你要问本省的事情我立马就能回答你。且末,那地方不是属于新疆么,我哪儿知道啊!”李青山将夹在腋下的包放回办公桌,然后坐回椅子上对我说道。

  “你帮忙查查呗,急用。”电话都打了,我也就不跟他客气,直接就让他帮忙查查。

  “你特么就是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急用,多急?”李青山将刚刚关掉的电脑重新打开,嘴里跟我搭着话,然后连上考古协会内部的局域网搜索起来。

  “迫在眉睫!”我沉声对他说道。

  “等着,有消息我马上给你打电话。话说,东来顺...”李青山翻看着目录页,然后在搜索栏输入了且末两个关键词道。

  “我请,不就一顿饭么,等你消息啊!”我拍着胸脯承诺着。

  “且末县,马蹄庄,在一九二几年的时候,曾经发生过一件惨案。全庄在一夜之间人畜不留,周遭十数里范围内甚至连鸟都死绝了。当时的新疆督军曾经下令彻查此时以安民心,可是到最后却不了了知。要说且末县发生过什么骇人听闻的事情,也就这么一件了。”过了半个小时,李青山将电话打了过来。

  !酷¤3匠网X永=久免*(费看、L小》说

  “前因是什么?能查出来么?”我不知道马蹄庄在哪里,但是李青山说的这件事,让我想起了白天遇到的那个大爷说的话。建国前,全庄人人畜不留,这两个关键词是对上号了。

  “当时有个迷信的说法,有人说在位于且末县城150公里远的山里,曾经出现过塌陷。而塌陷下去的地方,看起来就跟一张鬼脸一样。”李青山在电话里接着说道。

  “这跟那个马蹄庄有什么关系?”我问他道。

  “我看了看以前的老地图,那个马蹄庄,就在那座山的山脚。或许,站在迷信的角度来看,那座山里发生的事情才是导致马蹄庄惨案的根源?能查到的就这么多了,不管能不能帮上你,反正你欠我一顿饭!”李青山青青敲打着桌面对我说道。

  “150公里,那座山叫什么名字?”我紧接着问李青山。

  “阿尔金山,那里现在应该被当地旅游局开发成了一个天然的猎场。”李青山将山的名字告诉了我!

  “谢了老李,等我回来咱俩喝一杯!”能从李青山那里打听到的事情就这么多了,阿尔金山,我决定明天到那里去看一看。

  “好嘞,没别的事情我就下班回家了。为了你的事情,我可是义务在单位加了一个小时班了!”李青山在电话里笑答道。

  “组长,县博物馆保存的资料也不完整。多方打听,才知道那个发生惨案的村庄名叫马蹄庄...”挂了电话,我跑到一楼的大堂里坐着好生抽了两根烟。才将烟蒂掐灭在烟灰缸里,就看见尼格买提满头是灰的带着几个同仁从外边跑了进去。一见我坐大堂里呢,连忙走过来坐我身边轻声汇报起了情况。

  “马蹄庄,位于距离且末县城150公里远的阿尔金山山脚...”我示意服务员拿几瓶水过来,然后给风尘仆仆的几个同仁一人递了一瓶说道。

  “组长你都知道了?”尼格买提瞪着眼问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