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回房间,点开了手机信息。里边是一个视频短片,总长度大约是1分多钟。我点了支烟,坐在椅子上按下了播放键。视频的内容,跟刚才电视新闻里播放的相差仿佛。唯一不同的是,在那些遮天蔽日的沙尘暴里,隐约可见阴魂翻涌。张张鬼脸夹杂着具具白骨,间或从沙尘暴里探出头来展露一下它们狰狞的真容。拍摄视频的,应该是电视台的记者。我很清楚的听见他那急促的呼吸声,和嘴里那一连串的卧槽!

  “视频看完了?你有什么看法!”看完了视频,它自动执行了删除程序。我按下了沈从良的电话,电话接通后,他第一句话就是问我有什么看法。

  t看正$3版:章☆z节^1上q酷匠网h

  “恶鬼横行!”视频里的内容已经说明了一切,我还能有什么看法。吸了口烟,我缓缓对沈从良说道。

  “你打算怎么做?”沈从良又问我。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我还没有亲临现场,只是看了一段不过一分多钟的短片。对且末那边具体的情况完全不清楚,这个时候要我拿出个处理意见来,说实话我拿不出来。

  “行,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证明你程小凡不是那种为了上级高兴,就胡乱拍胸脯做保证的愣头青。好自为之,安全第一。实在不行,就撤出来!”没想到沈从良听我这么一说,反倒是显得轻松了一些。

  “我的剑还在帝都...”想想那遮天蔽日的恶鬼,没有一柄趁手的武器可不行。可是我的剑,此时应该还在帝都没有运回来。

  “我已经安排人帮你送往且末了,你过去之后,自然会有人把它送到你的手上!”沈从良在给我打电话之前,已经安排好了一切。

  “出门在外多注意一点身体,按时吃饭,按时睡觉。现在不知道保重身体,过十几二十年你就知道厉害了!还有,你不是救世主,凡事别逞能。天下这么多人呢,有事儿大家一起扛着。”在三清像前静坐了一晚上,次日一早我沐浴焚香,带上道符和行李之后,就准备启程赶往且末。临出门的时候,颜品茗轻轻拉住我的手叮嘱着我。

  “就是,你得按照品茗姐姐说的来。还有,你汗脚,要勤换袜子。不然脱开鞋,一屋子的酸菜味儿。”顾翩翩往我包里塞了几双袜子接着说道。也就是我身边亲近的人,才知道我有脚臭的毛病。

  “知道了,在家好好儿的啊。等我回来,给你们带礼物。”我摸了摸两个女人的脸颊笑道。

  依旧是城铁去江城,然后倒车去机场,搭乘前往乌鲁木齐的班机。

  “程组长吗?我是尼格买提,你现在在哪里?”下了飞机,又转车赶往且末的途中,我接到了一个天组同仁的电话。

  “还有4个小时,应该就能到且末了!”我粗略地估算了一下时间,然后对尼格买提说道。

  “那好,等你到了给我来个电话,我来接你!”尼格买提顿了顿然后对我说道。

  等我到达且末的时候,已经是夜里8点多钟了。且末的空中依然漂浮着浮尘,在路灯的照耀下,我的眼前一片黄雾蒙蒙,整个城市的能见度不到20米。伸手在脸颊上摸了摸,指尖上甚至能够感受到细微的颗粒物在随之滚动着。我从口袋里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口罩戴上,然后拨通了尼格买提的电话!

  “程组长,我是尼格买提!”跟尼格买提取得联系后,不到20分钟他就驾驶着汽车赶到了我所在的位置。一见面,他就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做起了自我介绍。

  “叫我小程就好,现在我们去哪里?这里的情况我一无所知,恐怕还要你来多介绍介绍。还有,我们的人现在都处于什么位置?关于这次事件的准备工作,他们都做好了没有?”尼格买提的年龄看起来大概50岁上下,不过新疆这边的人光看面相,是看不出真实年龄的。我上车之后,将口罩摘下来接连问了他三个问题。

  “你是上头钦点的负责人,该有的规矩一定要有。咱们先去住处,稍后吃完饭洗个澡,我再详细给你说说这边的情况。总而言之,组长,情况暂时没那么糟糕。只不过我在担心,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尼格买提将雾灯打开,沿着马路向目的地驶去。在一个十字路口等候绿灯的时候,他开口对我说道。

  “组长,到了!”因为能见度不高,尼格买提的车速一直不快。足足在路上行驶了半个钟头,他才将车停在一家酒店门口对我说道。酒店的外墙和玻璃上覆盖了一层黄色的粉尘,看起来破相十足。这都是拜沙尘暴所赐,我想此事过后,这家酒店光是清洗外墙和玻璃,恐怕都要好一段时间了。

  “我们预定了会议室,请问人都到齐了吗?”走进了酒店,尼格买提问大堂经理道。大堂经理翻看了一下记事薄,说是已经有20个人在会议室等候了。尼格买提点点头,道了声谢后这才将我向位于二楼的会议室领去!

  “组长好!”推开会议室的大门,里边静坐的人看着我愣了那么两秒钟,随后齐齐起身跟我打了声招呼。我的照片沈从良已经下发到各区负责人的手里了,刚才他们之所以发愣,只是在脑子里把我跟照片进行比对而已。

  “大家都坐,现在这门窗紧闭的,大家坐在这里都闷坏了吧!”我看了看头顶效果并不理想的换气扇,坐到主席台上对他们笑了笑说道。

  “时间紧,任务重,刻不容缓。我们之间也不用客套了,等事情完了,大家再一起喝一杯。下面,哪位同仁对我介绍一下且末这里的情况?毕竟在来之前,我只是通过一段短片进行过粗略的了解。”我拿起主席台上的一瓶矿泉水,拧开了盖子喝了一口直奔主题道。

  “我来吧!”用车载我来的尼格买提闻言举手示意道。

  “这是且末这个月发生的第二次沙尘暴!”尼格买提将面前的手提电脑连接到会议室里的投影仪上,从里面调动着资料对我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