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在中国,你们不能在第三方这么对待我...我要...唔唔...”佐藤春闻言大骇,奋力挣扎着就要呼救。关于拷问这块儿,俺们可是继承了不少祖上传下来的招儿。刘怡伸手掰开了佐藤的嘴,塞了一团破布进去之后,回手从兜里摸出一小盒儿来。里边装着一溜儿十来跟寒光闪闪的钢针,刘怡冲惊骇莫名的佐藤嫣然一笑,拿出一根钢针欻一声刺进了他的指尖。

  “看来这事儿,还真是这孙子自己干的。”折腾了半拉小时,直到佐藤春第三次昏死过去之后,刘怡这才拿出纸巾抹着手对我们说道。

  “现在怎么办?”问不出个所以然来,这事儿就没法再继续进行下去了。要说这件事完全是佐藤的个人行为,现场没人会相信。我点了支烟,靠在墙上问道。

  “回国之后发布一条新闻,就说此次出访得到了韩国各界人士的欢迎,期间一号还亲切接见了以佐藤春为代表的日本民间友好人士...”国字脸摸着下巴上的胡渣子接过话茬道。

  “然后派人盯着佐藤春,看看有没有人跟他进行接触!”国字脸走到佐藤春身前,抬手托起了他的下巴缓声说道。

  “高,实在是高!”我不由得对国字脸竖起了大拇指。借刀杀人,引蛇出洞,顺藤摸瓜,守株待兔......好吧,反正他是瞬间就使出了几计。

  “中央电视台......”终于回国了,一下飞机,我跟随在一号身后向静候在不远处的那溜红旗走过去。途中我再度看见了在韩国报道新闻的那队人马,主持人依旧是用那种激情澎湃的强调站在镜头前对全国人民作着新闻报道。

  “此次出访是成功的,我们不仅跟韩国在某些问题上达成了一致,期间甚至还和以佐藤春先生为首的日本民间人士进行了友好的座谈。佐藤春提出,日本如果在历史问题上继续含糊其辞,甚至颠倒黑白是没有出路的。对此我们表示热烈的欢迎和赞同......下面是国际新闻......因受台风甘丽娘的影响,菲律宾香蕉种植业即将迎来销售的严冬......菲律宾总统二基巴二世近日表示,他将带头三餐食蕉,希望全国人民能够响应他的号召,帮助蕉农度过眼前的难关!”这篇新闻,是我到家的当天晚上从电视上看到的。果然如同国字脸安排的那样,新闻里着重点了佐藤春的大名,也不知道这孙子要是看见了这篇新闻,心里会怎么想。他会怎么想,已经与我无关了。为了早点回来陪着家里的俩美人儿,我是连沈从良的接风宴都给推了。

  “说吧!”顾翩翩和颜品茗一左一右将我夹在沙发上开始了逼供!

  “说啥!”我端起眼前的茶盏,轻轻吹了吹,然后呷了一口说道。

  “你啥时候都混到能跟一号出国的份上了?你还有啥事在瞒着我们?”顾翩翩伸手在我胳膊上拧了一把恶狠狠的道。

  “这个,能不说么?反正吧,你们只要知道我在外头都是在干正事就行了。以往我不是老出门么......”我心里盘算着,是不是应该把我加入天组的事情告诉她俩。

  “下面播报本台刚刚收到的消息。今日,我国新疆南部地区且末县出现强沙尘暴天气。这是今年五月份以来该县遭遇的第二次强沙尘暴。沙尘暴来袭,整座县城变得浑浊,白天瞬间变成黑夜......截止刚才记者发稿,且末县还处于浮沉天气!”电视里的新闻打断了我的叙述。就看见铺天盖地的沙尘,风卷尘扬地从那个小县城上空席卷而过。

  看$正#L版w章WN节gi上%酷匠8;网

  “那个,我刚才说到哪儿了?”我将目光从电视屏幕上收回来,侧过身问顾翩翩她们道!

  “说到你以前出门,都是在办正事。我问你啊,这正事跟上头有关系?”顾翩翩白了我一眼,然后抬手朝天指了指问我。

  “叮铃铃!”正当我琢磨着,该怎么回答她,既能让她明白我话里的意思,又不违反保密条例的时候,我的电话响了!

  “去一趟新疆,跟那边的同志回合。”沈从良很严肃的在电话里对我说道。

  “且末?”提起新疆,我当时就想到了刚刚看的那则新闻来。

  “对,你刚才也看了新闻对吧?新闻片段是经过剪辑的,稍后我将资料传给你,你研究研究!这一次,事情或许有些大。程小凡,我现在正式任命你为新疆地区临时负责人。此次事件全权由你负责,所有新疆境内的天组人员全部听从你的调遣和安排。一定,一定要尽最大的努力,将此次的事件平息下去。”沈从良的两个一定,让我意识到了刚才那则新闻背后,肯定掩藏了什么为人所不知的事情。不,是事件!

  “什么时候出发!那边都安排好了么?”我轻握了握拳,回头看了关注着我的顾翩翩她们。然后轻叹了一口气问沈从良道。

  “刚才我已经将你的任命都下发到新疆地区各组组长那里去了,你到了之后,他们会跟你联系。至于出发的时间,越快越好。还有,资料我已经给你传过去了,你仔细看看!有什么不明白的,随时跟我联系。还有在处置这件事情的同时,如果跟当地部门有什么冲突,一切以任务为主,其余的事情交给我去办。如果需要支援,天组全体同仁随时待命。”沈从良的鼻息有些粗重的对我嘱咐着。

  “怎么了?”见我挂了电话后半晌无语,顾翩翩起身走到我身边关切的问道。

  “恐怕,我明天又要出门了!”我看了看她和颜品茗,轻轻抱了抱她说道。

  “又出门?你这才到家...”顾翩翩这次没有埋怨我,而是言语中有些心疼的说了一句。自打从电视里看见我保护着一号出国,她就知道我没有瞒着她在外边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铁打的人也得休息两天吧?”颜品茗皱着眉在一旁说道。

  “没办法,事出突然,非我不可!”我低头看了看手机,上边显示着我有一则未读的信息。匆匆对两女说完,我转身向二楼走去。这是沈从良传给我的,里边有着关于这次任务的详细资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