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枪!”国字脸先亮明了身份,然后一个箭步上前搀扶住了几近虚脱的宋三枪。

  “一号没事,对方有古怪,看不见他,但是静下心来听,可以听见他的脚步声!他就在附近!”宋三枪的眼角滴出一滴血泪,他很努力地想睁开眼睛,却怎么也睁不开。他侧耳靠在国字脸的肩头,嘴里向我们汇报着情况,耳朵却依然竖着四下里探听着对手的动静。

  “你的任务完成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吧!”国字脸跟宋三枪并肩堵在门口,手里提着枪学着宋三枪的方式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在那里侧耳倾听着楼道里的动静。

  “杀人犯法不?”我站在整个队伍的最前头,将他们都掩护在身后。忽然,我握住剑柄问了国字脸一句!

  “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是合法的!”国字脸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问,不过他还是开口回答了我的问题。

  “那就好,出来!”我微微回头对他们笑了笑,然后一抬手将那道早已经准备好的驱雷咒对着不远处的天花板就打了过去。一道雷弧闪过,一个纸人被雷弧撕扯成碎片从天花板上飘洒而下。

  “不要追!”国字脸没想到我一击之下就找到了对方的隐匿之处,虽然打中的只是一个傀儡纸人。大喜之下他就要带着人追出去,一抬胳膊将他们拦住说道。之前就已经中过一次调虎离山,这一次贫道本着穷寇莫追的原则,决定死守在一号的门前寸步不离!

  “你是怎么发现他的?”我刚才那一下虽然没有直接将对手拿下,不过也给了同仁们莫大的鼓舞。有对手不要紧,面对面的干我们谁都不怕。刘怡向前跨了一步,站到我身边问我道。

  “雕虫小技而已,除非他不来,来了就藏不住!”我极目向走廊四周扫视着,嘴里答着话道。

  “谁方便进去一次?”在门口站了几分钟,也不见那孙子回来。我琢磨了一下,从兜里摸出一张符来问道。门口这边有我们在,应该是万无一失了。可是我在担心,万一那孙子顺着通风管道,又或者窗户什么的溜进了一号的卧室......“我进去吧!”虽然不知道我想干什么,不过国字脸依然开口说道。

  “进去之后找机会把这东西放一号兜里!”我将手里的道符塞进国字脸的手中,压着声儿嘱咐着他道。有了这张符,起码可以替一号至少挡住对方的一击。这么一来,我们也能够安心一些。

  “这个...合适吗?”国字脸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人儿,瞅着手里的道符,他咽了口唾沫问我道。这要是搁在以往,谁往他手里塞张符,完了让他塞一号兜里,他一准把人拖出去给突突了。只不过现在让他干这事儿的人是我,最主要的是刚才他亲眼看见了我一道雷弧打出去,将对方的替身傀儡给打了个粉碎。这前前后后的,才让他那颗一贯不信神神鬼鬼的心有了一丝的动摇。

  “你别说破就行了呗,悄悄塞他兜里,等这件事完了,再找机会把符给拿回来!”我冲国字脸挑了挑眉毛面授机宜道。闻言,包括双眼眼不见的宋三枪,众人皆是举目四望,仿佛没有听见我在说些什么似的!

  “你...”国字脸咬牙犹豫了一下,还是将道符捏在了掌心,转身轻轻敲响了一号的房门!

  q看◎/正版章z节上酷匠网I

  “进来!”以往在电视里,时不时的会听见一号的声音。说实话听真人的,感觉比电视里的要浑厚磁性得多。短短两个字,当时就让我有一些激动了。

  “首长同志..”国字脸进屋之后啪地一个立正张嘴报告道,不等我探头去看,他随手将门给关上了。这个同志不地道...我揉了揉差点被撞着的鼻子,在心里暗自腹诽了一句!

  “想不到在他们之中,居然还有法师的存在!”佐藤春口中吐出一口血,将身形隐藏在暗处喃喃道。刚才要不是自己见机得早,让替身傀儡替自己挡了一击,恐怕现在自己早已经被擒了吧?探头看着呼啸而来的军车,还有那些荷枪实弹的军警,佐藤春从身上摸出一张裁剪成斗篷形状的小纸片往胸前一贴,隐去了身形之后踉跄着就向外走去!这种事情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一击不中就不会有第二次机会。佐藤春虽然刚才利用傀儡挡了我一击,不过他的道行不及我,那一击还是让他受了重伤。现在他决定,先回学校养好伤,然后将这里的事情汇报给他的恩师,浅草寺住持久保龙彦!

  “请通报一下,朴总统即将面见主席阁下!”满头是汗的韩国军方代表,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到门口对我们敬了一个礼说道。他不敢想象,如果让人得逞了的话,接下来的后果是什么。不过似乎也不用去想,因为几十年前的那一仗,已经成为了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摆在了他们面前。他在庆幸事情没有太过恶劣。

  “就在国宾馆会客厅里见面吧!些许小事,又何必劳动贵国总统阁下亲至?”门外的说话声,门内的一号听得很清楚。不等我们敲门将此事汇报给他,就听见他用那种浑厚有力,并且无所畏惧的与其对站在门口的韩方代表说道。

  韩方代表闻言,敬了军礼又客套了两句之后,立马转身下楼去跟总统汇报去了。只不过在走之前,他安排了不少于一个连的卫兵把守在这层楼里。甚至于在国宾馆方圆五里之内,此时也已经是布满了荷枪实弹的士兵。空中的直升机,也是打着探照灯嗡嗡地往返穿梭着。一时间,整个首尔的气氛都紧张了起来!

  “成了?”少时,一号在国字脸的护卫下,从屋里走了出来!出门之后,他对我们笑了笑,然后挨个握了握手,并且嘱咐随从人员将跟韩方协商,妥善安置好伤员之后,这才迈步向国宾馆的会客厅走去。我跟在他的身后,轻声问了国字脸一声!

  “嗯!”国字脸瞪了我一眼,鼻腔轻哼了一声算是作出了回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