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中植,佐藤春说得有道理,难道我们就这么算了?脸面,大韩民国男人的脸面往哪里放?”等佐藤春背着手从寝室里走出去,同样挨了刘怡揍的室友们纷纷围到沉默不语的金中植身前跟他说道。跆拳道可以说是韩国的国术,它可以输给拳击,却不能输给中国的武术。

  “脸面?一个学校内部的小比赛而已,又不是什么国际性的大赛。要说脸面,也仅仅只是我们几个的脸面不好看。行了,大家长点脑子,日本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要中了人家的计!”金中植挨了顿揍后,头脑反而变得清醒了许多。佐藤春是什么人他清楚得很,他的那些手段,他也见识过。金中植觉得自己如果跟佐藤春干起来,绝对不会是他的对手。他比自己厉害得多,而且比自己更敌视中国人。那么他为什么不亲自去找中国人的麻烦,而是在这里怂恿韩国人出面?韩国人的脾气是刚硬,可不代表没脑子。在中国的一号人物来访之际去找麻烦,事后就算总统放过自己,那些财团的大佬也不会放过自己。因为他们还指望着在中国赚钱,钱可比气节重要得多。金中植缓缓躺在床上,双手枕在脑后看着天花板愣愣地出着神。

  “我们的金中植看来已经被中国小妞给揍怕了,算了,这个场子我们去找。发动我们的同学,一定要把那个来历不明的女人给找出来。一个人不是她的对手,一群人总可以了吧?”见金中植不想再参与到这件事情里头来,同寝室的几个同学愤愤然说道。

  “瞎胡闹,回去再给你处分。让你们去执行任务,你们倒好。一个亲自上台过足了揍人的瘾,另外一个就那么唯恐天下不乱的看着。你们现在的身份是什么?拜托用用脑子好不好?你们的一举一动都代表着中国。呐呐呐,你揍人爽了,心里的气也顺畅了,这事要是被有心人传扬出去,人家肯定会以为你们是被刻意派遣过去让韩国人难堪的!”国字脸用手指使劲在刘怡的脑门上杵了几下,然后咬牙切齿的在那里说道。

  “怎么不说话?说话呀?给我个值得你亲自动手的理由先?”见我们沉默不语,国字脸又咬着牙在刘怡脑门上杵了两下道。

  “为了我们的尊严!”刘怡猛然抬头看向国字脸吼道。

  “没错!”我点点头在一旁附和着!

  、、更9新I最快V上}酷Ey匠#?网Yj

  “只有拳头比别人硬,别人才不敢挑衅你!”刘怡接着又道!

  “没错!”我继续点头附和着!

  “尊严不是用嘴说出来的!”刘怡像只雌豹似的继续怒吼着。

  “没错!”我颇为赞同的继续附和着!

  “一百次抗议,不如痛快地动一次手!”刘怡冲我点点头,谢过了我的支持之后接着说道!

  “没错!”我托着下巴继续附和着。

  “滚,都滚出去,我特么脑仁儿疼!”国字脸见我俩在那里一唱一和的,丝毫没有半点悔过的觉悟,一挥手将我们从房间里赶了出来!

  “看来,是我拖累你了!”当晚,带着一丝惩罚的味道,国字脸将我和刘怡排了个通宵班。打着哈欠,走在寂静的过道里,刘怡轻轻用胳膊肘撞了我一下说道。国宾馆过道里的地毯很厚实,人走在上边压根半点声音都没有。在楼梯口处,还有着韩方的安全人员在那里值守。

  “谈不上拖累,大不了明天白天在房间里补一觉就是了!”我抬起腕子看了看表,时间已经到了凌晨3点。坐在楼梯口的两个韩国安全人员,此时已经如同鸡啄米似的不停甩着头。3点钟,正是人们睡意正浓的时候。我从兜里掏出一支烟,点燃之后狠狠吸了一口。从走廊这一端走到另外一端,一共要213步。在150步左右的地方,有一部应急电梯。里边同样有两个韩国安全人员在值守。相比较而言,我跟刘怡起码还能在走廊里来回溜达着活动一下。而他们,则是整晚都要在电梯里待着。

  “叮!”寂静的走廊里传来了一声轻响。

  “电梯!过去看看!”刘怡闻声一蹲身从挂在脚踝处的枪套里拔出了手枪,咔哒一声将子弹上了膛说道。这部电梯,除非是有特殊情况发生,要不然是不允许运作的。

  “叮!”我跟在刘怡身后向电梯方向跑去,跑动中,左手的大拇指轻轻顶在了符文剑的剑镡部位,以便随时能顶剑出鞘。电梯的门开了,我跟刘怡两人迅速贴在墙面,各自戒备着。几秒钟之后,电梯门自动合拢。我们对视了一眼,准备抢过去查看一下究竟的时候,电梯发出一声铃响,门再度被打开!

  “嘭!”一个身穿黑西装,和我们一样耳朵里塞着耳麦的韩国安全人员从电梯里扑了出来。就那么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发出一身闷响。

  “队长,电梯有情况!”刘怡双手持枪,猫腰向电梯摸了过去,嘴里则是轻声向国字脸汇报了起来。

  “队长?队长听到请回答!”出乎预料的,耳机里并没有传来国字脸的回应。刘怡面露一丝紧张冲我看了一眼,然后急声说道。这种情况是以往执行任务的时候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不管什么时间,只要无线电一响,马上就能得到国字脸的回应和应对安排。刘怡将耳麦摘了下来,调试了一番之后再度呼叫了两句,却依然没有得到上面的回应。

  “信号被切断了!”按理说,我们都在同一个频道。刘怡说话,我的耳机里应该有她的声音才对。可是我并没有从耳机里听到任何一点动静。我将耳机摘了下来,右手轻轻扶上剑柄对她说道。

  “怎么办?”刘怡侧身举枪看着前面扑倒在地的韩国特工,还有电梯依旧开着的门,深呼吸了两下问我道。

  “你回去报告,我留在这里!”我给自己上了一道护身咒,缓缓拔剑出鞘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