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苦,同志们辛苦!”集合完毕,经过了国字脸一番训话,又以最快的速度解决掉个人问题之后,我们一行20余人分乘两辆车前往中南海!进入到这个神秘的地方之后,我们被安排在了一处院落里。稍后,就有一位身穿军装的将军走了进来。20余人齐刷刷对着他敬了一个军礼,当然我也跟在中间混了过去。礼毕之后,将军逐一跟我们握着手轻声道着问候。

  “验枪,对表,试麦!”将军没待多一会儿就离开了。国字脸将我们领进了院落里的一间屋子里,指着码放在长桌上的装备对我们说道。在桌上,我看见了我熟悉的符文剑。走过去拔剑出鞘,伸手在剑锋上轻轻抚摸了一遍,我很敏锐的感觉到这柄剑被人精心打磨过。很显然,这柄剑是沈从良刻意为我送来的。

  “原来你是个玩剑的!”刘怡见我手提着符文剑,一边往脚脖子上扣着枪套,一边对我说道。只是这个剑字,听到我的耳朵里,怎么就那么像那个贱字?

  H酷匠◎。网:w首}发

  “喂喂,听见请回答!”将无线通讯收发器扣在后腰上,将耳麦塞进耳朵眼儿里,就听见国字脸的声音从里边传来。我瞅着他点点头,示意自己这边没问题。然后很是艳慕的看着他们在那里校验检查着各种枪械。

  “三枪,这个你带着!”桌上有一个黑色的手提箱,国字脸走过去提起它交给了寡言少语的宋三枪。

  “出发!”等我们都准备好之后,国字脸看了看表,这才一挥手说道。依旧坐着刚才的那两辆黑色中巴,我们来到了一处机场。机场跑道上只有一架飞机,它就是我们的空军一号。尾翼上的国旗那么的鲜艳,整架飞机的机身在朝阳的照耀下,反射着耀眼的银光。我们鱼贯而上,在国字脸的带领下坐到了舱尾的位置上。没有人说话,甚至彼此之间眼神的交流都很少。大家的呼吸显得有些急促,尽管他们都已经执行过多次类似的任务。可是每一次新的任务,依旧会让他们感觉到有一股子压力的存在!

  “这里是中国空军,首长好!我们即将对空军一号进行护航,请指示!”等了约莫半个小时,飞机终于平稳地起飞了。至始至终,我都没有见到那张只在电视里见过的脸。无线电内传来了一阵嘈杂,然后一个沉稳的声音从里边传了过来。

  “同意护航!”无线电内,早上慰问过我们的那个将军颇具威严的回了一句!透过舷窗向外看去,六架歼-20左三右三的跟空军一号比肩而行!

  “这里是大韩民国领空,我们即将对阁下进行护航,请指示!”飞了许久,六架挂着四卦旗的F-16迎面而来。无线电里,传来了经过翻译器翻译的对话声。

  “接受护航!”将军拿起无线电对讲机,沉声说了一句。

  “欢迎阁下来访韩国!”好吧,为了应景,加句思密达!六架F-16在空中盘旋了半圈,接替了我们的歼-20担负起了空军一号的护航任务!

  “这里是中国中央电视台,现在我们在韩国首都首尔对大家进行报道。今日我国领导人受韩国政府邀请,对韩国进行为期三天的国事访问。韩国总统朴井慧,总理黄觉安亲自前往机场迎接。我国驻韩国大使馆,以及留学生代表一同前往机场迎接......”戴着墨镜,穿着白衬衣黑西装,脚上蹬着锃光瓦亮的皮鞋。我手里提着符文剑跟随在一号的身后缓慢前行。经过一台摄像机的跟前,我很清晰的听见了这段以往耳熟能详的新闻报道词。

  “看看看,那家伙让我们看电视,原来是去干这个去了!”同时在家里,顾翩翩盘着腿坐在沙发上,正一边往嘴里塞着水果,一边很是兴奋的招呼着身边的颜品茗道。也不造是不是贫道颜值太高,央视导播居然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特写。

  “哼哼,他隐藏得还挺深的,等回来咱俩得好好儿审审他!看看他还瞒了我们些什么!”颜品茗看着电视里的我,嘴里发出几声冷笑怂恿起顾翩翩来。

  与此同时,很多网络媒体纷纷刊登了一则新闻。标题是席大大贴身保镖换人了?真相原来是这样!很多人就这么被骗进去给人家增加了浏览量。

  “哇,帅哥,帅哥留个电话呗!”跟随在一号身后,我很警惕地看着警戒线外晃动着两国国旗的人们,还有那些架着“长枪短炮”的各路媒体人。这些人,在现阶段必须特别注意的。因为谁也不知道,他们当中会不会隐藏着一个或者几个居心不良的祸水!几个看起来是留学生样子的妹子,晃动着手里的国旗,纷纷举起手机对着我一顿猛拍,嘴里还狂热的喊着。好吧,我分明看见一号的嘴角轻轻扯动了两下。

  “现在交替位置,小凡你突前,三枪接替小凡的位置。英剑你们俩殿后。刘怡,你们跟着李媛女士!”耳机里传来了国字脸的调度声。我闻言快步向前走去,伸出胳膊将要围上来的人群使劲分开,好让一号能够从容不迫的从这里经过。

  “嘭嘭!”两声炮响传来,我下意识就要转身扑倒一号!

  “特么别紧张,这是人家在鸣放礼炮!”或许是预判到我将要做什么,国字脸很及时的制止了我的行动。

  “妈蛋,差点出丑。”我轻声嘀咕了一声。

  “噗...菜鸟你刚才想干嘛?”刘怡丝毫不浪费鄙视我的机会,跟在一号夫人身后,抽空耻笑了我一句!

  “以后央视再放新闻,敢不敢把鸣放礼炮这出添进去?好让我也积攒点经验!”我嘴里抱怨了一句道。

  “可以考虑!”将军的对话从耳机里传来,瞬间,耳机里一片寂静!

  短短几十米的路程,走得我汗流浃背。好不容易走过了欢迎的通道,就看见淡妆浅笑的韩国总统站在红毯上静候着一号的到来!军乐团和仪仗队俱都肃穆地站在那里,直等一号走上红毯就奏响两国国歌然后对他们进行检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