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小凡,你粗来!”当天,试过了我身手的国字脸没有给我安排任何的训练项目。只是扔了一本条例,让我把它背下来。我翻看着条例,无非是那些事情可以做,那些事情不可以做之类的条条框框。次日一早,我吸取了头天的教训,早上4点半就起床去占坑。正当我蹲在坑上拉得正爽,猛然就听见刘怡的声音从男厕所外头传了进来!

  “你惨了兄弟,要不你今天让她揍一顿算了,不然她能天天缠着你!”蹲在我左手边的一个板寸闻声对我笑道。

  “兄弟,你别是看上那虎妞了,故意整这一出的吧?”蹲在我右手边的板寸对我的目的深深表示着怀疑!

  “嗯...呼!别开玩笑了,我是有家室的人!”我气沉丹田,将秽物逼出体外之后,这才畅意的对左右板寸说道。

  “程小凡,你滚粗来!”刘怡站在男厕所门外大声喊着,引来了一群男兵和几个女兵的围观。他们纷纷在那里猜测着,这是准备要唱哪一出。

  “来了来了,拉个屎都不安生。”完事之后,提上裤子,我轻轻跳动了两下。感觉到自己的体重似乎轻了那么两斤之后,这才洗手出门!

  “走,操场上比试去。我昨天晚上琢磨了一宿,终于让我想出破解你招数的办法了!”刘怡抬手对我亮了亮手上的绝缘手套,有些得意的对我说道。昨天交手她被我电得不轻,以至于在随后的比试过程中始终都有些畏手畏脚。回去琢磨了一下,她决定戴上绝缘手套再来找我打。

  “程小凡,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正在我琢磨着该怎么摆脱这妞的时候,就听见国字脸在远处冲我喊了一嗓子。刘怡天不亮就堵在男厕所门口对我叫阵的事情,早有战士对他汇报了。国字脸一想,男男女女的这么纠缠下去,怕是会出事。为了自己的队伍里不出现什么男女作风问题,他决定将我叫到办公室。一来暂避刘怡的锋芒,二来不给我们继续接触和了解的机会!

  “队长叫我来有啥事?”趁着这个机会,我摆脱了刘怡的纠缠,跟着国字脸来到了他的办公室。办公室里的桌上,摆放着两个大大的搪瓷碗,碗里装着的是稀饭。另有几个拳头大的肉包子和一碟子咸菜放在那里。国字脸指了指桌前的椅子,对我说了声坐。

  “来这里已经有两天了,还习惯吧?一起吃!”国字脸递了双筷子到我手中说道。

  “待会就在这里看看电视!”等我开吃之后,国字脸接着又道。

  “看电视?不是说要训练么队长?”我嘴里嚼着早餐,有些含糊不清的问他。

  “首先,咱们来熟悉一下执行任务的时候,该怎么走位。然后遇到具体的情况,该采取什么行动。因为你之前并没有执行过类似的任务,对这些问题并不了解。所以我决定让你看看我们的同志在以往执行任务的时候,都是怎么做的!时间紧,任务重,目前我也只有用这种办法来对你进行培训了!”国字脸坐在我对面缓声说道。

  “你的身手不差,所以其他的训练科目你就不用参加了。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你要尽快地了解任务时的各种走位,还有遇到情况时处置的办法。当然你也不要紧张,任务时我会通过无线电对你们进行临场调度和指挥的。”国字脸看了看墙上的日历对我说道。

  接下来的几天,我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国字脸的办公室里度过的。从影视资料里我学到了很多东西,也对他们这行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在任务倒计时的前两天,国字脸对我进行了一次简单的考校。考试的结果还算不错,对于他提出来的问题我虽然完成得不算出彩,但也是中规中矩。在短短几天时间里,能够取得这样的成果,国字脸对我也表示了肯定!

  最后的两天,是我跟同行们彼此熟悉的时间。在这两天时间里,我们吃住都在一起。期间我问过徐英剑和都占瑞,为什么在我初来乍到的时候,只有他们俩对我表示出了善意?他们俩回答说:对我表示善意是想我对这里产生一种归属感,有了归属感,我才不会轻易就打退堂鼓。这里长年没有个新人进来,在我来之前,他俩算是最新的新人。所以刘怡以往总是拿他们俩练手。我这个新人一来,他们就解脱了!只要我不走,以后他们俩就不会挨刘怡的揍!对他们的这个回答,我很想抡起砖头跟他们来一次互相伤害!

  “宋三枪,敢不敢消停会儿?明天就要执行任务了,大晚上的你折腾什么呢?”很快就到了即将出发的时刻。在前去中南海报到的头天晚上,宿舍外的枪声响了半宿。这几天,我唯一不算了解的,就只剩下这个每打三枪就会把枪械拆开重新组装的宋三枪了。他喜欢独来独往,更喜欢窝在一个地方,不停地开枪,拆枪,开枪,拆枪!徐英剑躺在我隔壁的床上,被时断时续的枪声吵得不得安宁。起身推开窗户,他冲外头大吼了一声。

  “宋三枪真名儿叫啥啊?不会真叫宋三枪吧?”等徐英剑回来,我勾起身子问他道。

  7酷匠网首…发

  “宋什么来着?都管他叫宋三枪,这特么一时间我居然不记得他真名儿叫啥了!”徐英剑被我这一问给难住了。挠挠头,他开口问都占瑞。

  “宋子鹰!”正半靠在床头看着三国演义的国字脸开口将宋三枪的真名告诉了我。

  晚上我很想给远在小城的顾翩翩和颜品茗打个电话。可是我知道这是不被允许的。夜深人静的时候我躺在床上,愣愣地看着天花板出着神。对于明天即将保护一号出访的任务,我心里有些期待,又有些紧张。

  “嘟嘟...嘟嘟!”半梦半醒之间,一阵悠长的小号声在操场上响起。我睁开眼睛,以最快的速度穿上了昨天分发下来的行头,迈步就往营房外跑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