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嚯!”见我被一拳捶倒在地,所有人都以为我已经被刘怡秒杀了。没曾想,我拍拍身上的尘土居然没事人似的站了起来。一群板寸嘴里讶异着,脚下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两步,将场地空出一大圈来留给我和刘怡对刚!

  “嘿嘿,兄弟,你这身子骨比咱俩还硬实!”徐英剑和都占瑞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摸了摸头上的板寸对我憨笑着道。论起防御值来,这两人或许能够称得上这块地界上最牛的了。

  “有点门道!”国字脸脸上闪露出一丝意外来,看着场中的我轻轻点了点头。一直以来,天组都是帝都内最为神秘的一个组织。虽然他知道这个组织的存在,也跟沈从良在正式场合有过几次交集。不过对于这个神秘的组织,他并不认为它有太大的战斗力。尽管之前沈从良告诉他我是天组最有战斗力的人,没有之一。可是他依旧没有把我放在眼里。直到刚才我硬扛下刘怡那一拳,他对我的看法才有了一些改变。

  “看你扛不扛得住接下来这一招!”周围战友们的起哄,让刘怡脸上有些挂不住。但见她揉身上步,一个进步栽捶再度向我胸前捣来。

  “嘭!”一声,我脚下连退三步。刘怡见我还不倒,一个转身绕到我的身后,挥肘蹲身对着我的后腰又接了一记肘底捶。说实话,把太极拳打出八极拳味道的人,她算是第一个。先后挨了她两捶,我脚下一错步向一旁让了开去。

  “三招已了,再打我可要还手了!”一回身,见刘怡还要来打。一抬手掌对她伸出三根手指来说道。

  “兄弟小心,这娘么要发飙了!”还是徐英剑和都占瑞,见到刘怡脚下一跺,飞快向我袭来,慌忙开口提醒了我一句!

  “有本事就使出来,靠能挨打想混这口饭吃,是行不通的!”刘怡一个箭步上前,双臂左右云手缠向我的胳膊,双膝先后顶向我的肚腹丹田喝道。特么我跟这娘么有多大仇,上来就要废掉我男性的武功?男人的丹田要是受到重创,重则丧命,轻则啪啪空流泪。

  “将太极拳打出八极拳和泰拳味道的人,你是第一个!”论招式我远不及刘怡那么精湛,毕竟我从来都没有学习过任何和人对敌的技击之法。不过我也有我的优势,那就是抗揍。伟人说过,两军对垒,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只有这样,才不会被对方牵着鼻子走。任由她缠住我的双臂,双膝先后顶上了我的腹部。我默念一道驱雷咒,一道雷弧迅速从她身上缭绕而过。

  “兹兹!”一声,刘怡被电得不轻。就见她力道一轻,撒手就往后退去。然后浑身不由自主地打了几个摆子,眼中闪过一丝狐疑的看向我!

  “你打累了,该我打了!”有实力的人才会受到别人的尊重。我决定不再藏拙,好好露一手给众人看看。左右看了看,我捡了一根掉落在地上的细树棍儿。轻轻在手中掂量了两下之后对刘怡说道。

  “他这是要干嘛?”见我从地上捡起一根手指粗的树棍儿在那里轻舞着,很多人都在心里纳闷着。

  “破剑式!”我一抖树棍儿,脚下一错步运起道力就使出了八剑。好吧,只不过我临阵把名儿给改了改,这全都得益于看的某部电影。呜嗡!小小的树棍儿荡起一股子劲风,直接就抽打向了刘怡。

  “来得好!”刘怡待到劲风袭身,这才一摆腰胯一个如封似闭迎了上来。

  “啪啪!”两声,树棍儿抽打在她的左右双臂上,在她的袖子上各留下了一道印记。

  “落剑式!”我一个转身刷刷接着两下继续抽打了过去。既然要撞B,那么就装彻底一些吧!老徐版笑傲江湖的招式,暂且借来一用!

  “平剑式!”如此这般,一时间我是占尽了上风。虽然在我刻意的压制道力下,树棍儿并没有对刘怡造成什么伤害,仅仅只是在她身上留下了许多道印痕。可是在刘怡看来,这无疑是对她的一种羞辱!

  “给我过来!”恼羞成怒之下,刘怡左右手各自划了个半圆,然后双手猛地收拢于丹田处怒吼一声!随即我就觉得一股子莫大的吸引力从她身上传了过来,再随后,我就被她给吸了过去。

  “荡剑式!”好死不死,此时我又使出了一招。树棍儿顺势点出,然后我就觉得一股子酥酥软软的触觉顺着树棍儿传导到了我的掌心。定睛一看,树棍儿正戳在刘怡的胸前。

  “你去死!”刘怡感觉到树棍儿戳在了自己的胸前,接着似乎还有意无意的来回杵动了两下。一咬牙,双臂往外一震。我就觉得吸力变推力,整个人就那么倒飞了出去。紧接着,就看见这妞一个跺脚欺身,拧腰摆胯间,双腿接连向我抽打而来!

  “嘶...惨了!”徐英剑和都占瑞两人见势连忙抬手捂脸,不忍再看!

  “我打...打打打!”场中就听见刘怡含羞带恨的怒吼声在那里此起彼伏。

  R:酷z匠i!网永久@免E费◎U看`小说

  “啪啪啪啪!”也不知道挨了多少脚,我只知道这妞的一身功夫,果真都在这两条腿上。眼前一片腿光脚影,我的身上已不知道留下了多少个脚印!

  “你去死!”刘怡的一声怒喝传来,接着一招撩阴脚。蕴含着她无尽的幽怨,飞踢向我的双腿之间!

  “划擦?你想贫道断子绝孙?”见势我运足了道力双膝一夹,将刘怡踢来的腿夹在裆下,随后抬手在她额头上弹了一记脑瓜崩道。

  “好了,刘怡你输了!”国字脸见状连忙开口说道。这要是敌我交手,就凭刚才我那几树棍儿,刘怡怕是早就躺了。而且比试至今,国字脸也看出来我是处处留手,并没有全力以赴。

  “明天咱们再比!”刘怡咬牙将腿从我裆下抽了回去,胀红着脸对我丢下这么句话,然后转身扬长而去!

  “看来老沈没说假话,你的战斗力确实不俗!”目送着恼羞成怒的刘怡远去,国字脸轻轻拍了拍我的肩头说道!

  “余,纵横江湖数十载。杀尽仇寇,败尽英雄。天下更无抗手......唉?唉?你们走干什么?我还没说完呢!”闻言我抬手做捻须状轻叹起来,没等我把B装完,一眨么眼儿工夫,先前围在四周的那些板寸便在国字脸的带领下四下散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