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菜,都是你喜欢吃的,多吃点!”晚上6点半,打发保姆回家之后,田家的宴席正式开始。张道玄被安排在了首席上,田汉则是和田本欣陪坐在一旁。让田本欣觉得有些意外的是,父亲请客首先招待的不是客人,反而是不停往自己的碗里的夹着菜。而身为客人的张道玄,反而只是干坐在那里,低头垂目的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父亲,您这是怎么了?哪里有请客吃饭,把客人晾在一边的道理。我敬您一杯吧,也不知道您贵姓,有怠慢的地方还请勿怪!”田本欣抬手轻捋了一下耳际的散发,放下筷子起身给自己倒了杯酒,然后对张道玄致意道。

  “跟之前比较的话,如何?”张道玄端起酒杯,轻呡了一口然后开口问身边的田汉道。

  “要懂事得多,不过,即使再不懂事,女儿也还是自己的好!”田汉深深看了田本欣一眼,然后一昂脖将杯中之酒喝干说道。说实话,现在的田本欣确实要比之前的田本欣更懂得为人处事。不过就跟田汉刚才说的那样,孩子总归还是自己的好。眼前的这个田本欣就算再懂事,也不是他的女儿。

  “爸爸您说什么呢?”田本欣隐约觉得今天的气氛有些不对,她拿起纸巾擦了擦嘴角问道。

  “没事,多吃点儿!”田汉伸手替田本欣夹了一块藕夹放进她的碗里,嘴角扯动了两下算是对她笑了笑道。

  “酒足饭饱该干活了,老田你是留在家里,还是出去转转再回来?”一顿饭,就在这种有些沉闷,又有些怪异的气氛当中结束了!饭后张道玄起身点了支烟,在屋子里转悠了一圈然后问田汉道。

  “我...出去一下吧!”虽然知道眼前的这个田本欣的灵魂并非自己真正的女儿,可是那具身体还是她的。田汉终究还是有些不忍亲眼看着这个跟自己相处得还算融洽的灵魂被张道玄镇压,虽然这个想法有些妇人之仁。

  “爸爸这么晚了还要出去?那客人怎么办?”田本欣腰里系着围裙,正在厨房收拾着碗筷,闻言走出来诧异的看着田汉问道。在她看来,今天田汉实在是太失礼了。先是在餐桌上只顾着照顾她,而把客人晾在一边。现在又要抛下客人独自出门。以前父亲可是最讲究礼仪的,今天这是怎么了?她心里的那种忐忑越来越强烈了!

  “出去一下,马上就回来,客人是不会介意的,你帮我招呼一下!”田汉回头走到田本欣的身前,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说道。说实话,除掉抽烟喝酒那些在他看起来不是很顺眼的毛病之外。眼前这个田本欣在很多事情上其实要比他的女儿更让他舒心。将手从田本欣的脸上拿开,田汉冲张道玄点点头,然后开门走了出去。

  “真是不好意思,我父亲今天不知道怎么了。您先坐一会儿,我给您泡茶去!”目送田汉离开之后,田本欣跟独自在客厅里溜达着的张道玄致歉着。

  “我想,除掉鸠占鹊巢之外,你应该是个很不错的灵魂。起码,能够让苦主都心生不忍。证明在很多事情上,你甚得他的欢心!”张道玄停下脚步,转身看着田本欣开口说道。

  “我不明白您在说什么!”田本欣面色变了变,然后强笑着对张道玄说道。鸠占鹊巢?他为什么这么说?难道...他察觉到了什么?田本欣心头的不安,此时达到了顶峰!说话间,她的眼神不由自主的向门口瞥去。

  “我来了,你就走不掉!是你自己出来,还是稍后要贫道打你出来?”张道玄右手轻拂青须,左手背在身后暗扣着一张早已准备好的道符问道。

  “你们早就发现了?今天是专门为我而来是吗?难怪今天的菜都是我喜欢的,原来是在为我送行?真是谢谢你们了!”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田本欣就算再迟钝,也明白了过来。她抬手掠了掠秀发,然后颓然的坐到沙发上问道。她一直在担心有一天自己会被人所察觉,想不到这一天却来得这么快。这段时间以来,她已经把田家当成了自己的家,甚至把田汉当成了自己真正的父亲。不管做什么事情,她都会替这个家替田汉着想。

  “不是自己的,终究会失去,或许当初这么做,真的是一个错误!”田本欣看了看张道玄,嘴里轻声说完这句,身子一歪就倒在了沙发上。随后,一个透明的身影从田本欣的体内钻了出来。

  “不得不说,你是一个很有韵味的女子。若是师兄在,想必会欣赏你这种女人的。”张道玄看着眼前几近透明,看起来似乎即将会消散掉的灵魂说道。

  “说这些又有什么用?既然事已至此,我也不会束手就擒。”女人回头看了看倒在沙发上的田本欣,然后一咬牙厉声道。话音未落,她一个纵身便向张道玄扑了过去。手中的指甲,兀地长长了寸许,径直抓向了张道玄的咽喉。

  “仁高护我,丁丑保我...”张道玄见女鬼扑了过来,心头微微有些紧张。脚下后退了一步,口中急速念起了我教给他的正版的六丁护身咒。他想趁此机会,看看自己能不能挡住女鬼的攻击。

  “嘭嘭!”一道肉眼很难辨认的淡蓝色光晕笼罩在张道玄体外,女鬼先后两爪皆被这道光晕给阻挡了下来。察觉到光晕只是泛起两道涟漪,并没有被女鬼攻破,张道玄一时间信心百倍起来。

  “雷光猛电,欻火流星...”信心十足的张道玄一掐指诀,在那里不急不缓地念起了驱雷咒。少时,一道雷弧在客厅里闪过。再看那女鬼,已经被雷弧打倒在地,整个身子变得若有若无起来。

  “你是个法师...父亲请你来对付我的?”女鬼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半跪在那里轻声问张道玄。父亲,她已经习惯称呼田汉为父亲了。

  -√酷…7匠网w唯一正版Q☆,其◎他都是}盗版&

  “罪过...贫道...罢了,你好自为之,入籍投胎去吧!”张道玄本想再放一道天雷将这女鬼打个魂飞魄散,只是看着眼前的女鬼犹自不忘称呼田汉一句父亲,想了想撤去了指诀轻声道。

  “就算你有心放过我,也晚了!自打死后寄身在琴里,至今已经几十载。就算你不杀我,我也存在不了多久。家人都死在日军刀下,苟活至今我也是腻了。”女鬼嘴里说着话,整个身影变得越来越淡,直至消散无踪!

  “为什么我的心这么慌?”独自坐在钢琴前吸着烟的肖邦,忽然觉得自己的心里似乎空了一块。然后一阵急促的心悸让他差点昏厥过去。手扶着钢琴,他面色苍白的起身看向窗外喃喃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