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邦,最近琴行的生意怎么样啊?”第二天,除了开业来过一次之外的田汉再度出现在琴行里。与他同来的,还有一个看起来很有风度,很是道貌岸然的大爷。好吧,这个大爷就是张道玄!和田汉一席长谈之后,他决定随同田汉到琴行来看看。看看他的女儿到底是不是被鬼上了身。一进琴行的门,田汉就看见自己的女儿正斜靠在钢琴上,手里轻夹着支烟卷儿,钢琴上还放了杯红酒。皱了皱眉,田汉开口跟肖邦打了声招呼!这还是他田汉的女儿?抽烟,喝酒,烫头!怎么眨么眼工夫,这些事儿她全都学会了?

  “老板!”肖邦闻声慌忙从凳子上起身,随后将钢琴上的那杯红酒收捡了一下,又冲背对着门口的田本欣使了个眼色,这才迎了上来打着招呼。他没有想到田汉怎么会突然到琴行来,同时也在庆幸着自己跟田本欣刚才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来。肖邦很满意现在的生活,有琴行支撑他的生活,有女人每天来陪着他风花雪月。在田汉挂掉之前,他不能让他对自己产生任何的不满。

  “生意还不错,多亏了小欣每天去拉拢那些家长。现在已经有8个固定的学生了。虽然离回本还早,不过我相信按照这么做下去,要不了几年老板的投资应该就能够收回来。”肖邦将手忙脚乱的正准备把烟头扔角落去的田本欣掩在身后,在那里微微躬了躬身对回答着田汉刚才的问题。

  “爸爸您先坐,我给你们泡茶去!”将烟头扔了,然后整理了一下身上的旗袍。田本欣这才从肖邦的身后闪身出来对田汉低眉顺目的说了句。

  “看出什么了么老张?我闺女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你看看,如今烟酒都学会了,还穿得跟个交际花儿似的。”等肖邦将自己和张道玄引到沙发边坐下,然后转身去帮田本欣沏茶的时候,田汉压着声问了张道玄一句。

  “道法如同医术一般,也讲究个望闻问切。少时令千金上茶,我会借故搭一搭她的脉,用本门秘法查探一下究竟!”张道玄远远看着田本欣正在沏茶的背影,抬手捋了捋须说道。光看,他目前还看不出田本欣有什么异样之处来。

  “拜托拜托!”田汉闻言连忙说道。

  “爸爸喝茶,客人喝茶!”不多会儿,田本欣就端着两盏清茶走了过来。先将一盏茶放到自己父亲的面前,继而低眉浅笑着将剩下那盏向张道玄递来。

  “多谢多谢,哎呀,抱歉抱歉!”张道玄伸手去接,一个没拿稳将茶水撒了田本欣一脚。手忙脚乱的将茶盏放在茶几上,张道玄伸手就要去帮田本欣擦拭皮鞋上的水渍。田本欣将脚缩了缩,嘴里一边说着没事,一边弯腰自己擦拭起水渍来。张道玄收手之际,仿似无意间探手从田本欣腕子上一拂而过。

  酷_匠6网D‘正0版首P◇发

  “嗯!”正在擦拭水渍的田本欣忽然觉得自己的体内涌入了一道让自己不适的感觉,鼻腔里低吟了一声,面色随即变得煞白起来。而反观张道玄,则是眼中闪过一丝厉芒,随即侧身看了看身边的田汉不露声色的点了点头。两道灵魂,一道主导着眼前这具躯体的行为。而另外一道,则是被压制在体内动弹不得。虽然仓促,可是张道玄依然感受得到那道被压制着的灵魂有即将消散的迹象。

  “真的是那个原因?”坐了几分钟,连茶都没有喝完,田汉就按捺不住心里的焦急借故拉着张道玄离开了琴行。上车行驶到另外一条街上,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将车一停,他急忙追问着张道玄。

  “差不离,而且说实话,令嫒的灵魂怕是被压制得即将消散了。若是那样的话,恐怕这具身体以后的主人,会真正被那个鸠占鹊巢者所把持。”张道玄靠在座椅上缓声对田汉说道。得益于师兄赐予的道德经,现如今贫道的道力较之以往真是强太多了。这事搁在以往,恐怕我是断断察觉不出的。张道玄心头一阵激荡。

  “那该怎么办?老张,咱俩以往虽然没有太大的交情。可是这次只要你帮了我,今后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只要你开口,我绝对不会推辞。”田汉闻言急了,一把握住张道玄的腕子急声道。

  “你暂时不要露出破绽,今晚我去你家吃饭,顺便帮你把事情办一办。”感觉到自己的道力有了大幅的长进,张道玄决定这次的事情由自己独立完成。在不需要的情况下,尽量不去麻烦我。他也想趁此次的机会,检验一下自己的实力到底长进了多少。人,毕竟不可能什么事情都去靠别人的。

  “今晚去我家吃饭?哦,好好好!有劳老张你了!”乍闻言田汉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转念一想他当时就大喜着道。看来张道玄是愿意帮自己的这个忙了。虽然不知道他手底下到底有没有点真东西,不过就凭他在外的名声,想必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吧!田汉心头想着,巴不得天色马上就黑掉。

  “下午早点回来,晚上爸爸要请客来家里吃饭。”心里头压着事情,田汉也没有心思再去工厂了。将张道玄送回家之后,他给尚在琴行的田本欣打了个电话。

  “嗯,好的爸爸!”田本欣在电话里乖巧的回答着田汉。刚才抽烟喝酒被父亲撞上了,这让她心里有一些惴惴不安。不过目前看起来,父亲似乎并没有把那件事放在心上。晚上家里有客人,自己一定要表现得好一些才行。哄着父亲高兴了,没准这件事他也就不再计较了。田本欣接完电话,靠在窗台边看着外边来往的人群心头想道。

  “下午不能在这里陪我了么?”肖邦走到田本欣身后,环臂将她搂进怀中轻声问道。

  “明天吧,今天晚上家里有客人!”田本欣反手轻抚着肖邦的脸颊,将身体轻偎在肖邦的胸前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