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若是诸位有一天发现身边熟悉的人跟之前判若两人的话,可就要当心了。要么,他是打你的主意,动你的歪心思。要么...呵呵呵,那就是被鬼上了身,体内换了个灵魂!”张道玄一个故事讲完,自然赢得了一片掌声。只是故事结尾的这番话,让在坐的两个人变了变脸色。一个是那个骂我凑流氓的姑娘,另外一个则是她爹。说者无心是听者有意,田汉心里在不停琢磨着张道玄的那句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而田本欣则是在那里听得一阵心里发虚。

  “老张,想找你喝喝茶还真不容易,今天有空么?”如此过了一周,等张道玄带着未婚妻旅游完回来。才一到家,便接到了一个从来都没有联系过的电话。田汉?张道玄看着来电显示上的名字,心里头有些纳闷。这人只是有过几面之缘,谈不上什么交情。怎么今天会忽然想起邀自己喝茶来了?无事献殷勤......张道玄心里如是想道。

  最u{新章F节s1上ke酷S‘匠w网

  “这不是才从外地旅游回来么,喝茶?别喝茶了,晚上一起吃饭吧!”虽然对人家来找自己的企图有所怀疑,可是本着多个朋友多条路的思想,张道玄还是在电话里很客气的对人说道。反正他拿定了主意,不管对方说什么。他自己只要咬定了不见兔子不撒鹰这一条,就上不了当!

  “那行,说定了,晚上知味轩我请!”见张道玄答应了邀约,电话那头的田汉好像是松了一口气般的说道。

  “如今这世道,干啥都不敢有一丝的懈怠。一直以来,也没有跟老张你联络一下感情。今天陡然约你,确实显得唐突了一些。”送未婚妻回了家,张道玄才打道回府沐浴更衣补了一觉。等他一觉醒来,天色已然不早。起身为供奉在屋里的老君像上了三炷香,恭敬地叩首施礼之后,张道玄这才出门前去赴会。等他到时,田汉已经等候在酒楼门口了。一见张道玄,便连声在那里说道。

  “大家都是朋友,这么说就见外了。”张道玄客套了两句,然后跟在田汉身后进了酒楼。

  “就咱们两个人?”来到位于三楼的包间,张道玄这才发现敢情田汉今天仅仅只约了自己一个人前来。入座之后,张道玄有些诧异的问了田汉一句。

  “咱们先吃饭,不瞒你说老张,今天约你来,其实是有一件事想要请教你的。”吩咐服务员上菜,又开了一瓶价值近千的白酒之后,田汉轻叹一声对张道玄说道。

  “先说事儿,看看我能帮不能帮!”张道玄坐在那里,坚持要田汉先说事情。一顿饭而已,哪里都能吃。吃了人这一顿他张道玄也富不了。不吃人这一顿,他张道玄也穷不了。吃人的嘴短,万一待会吃完了,人家挖一坑要你跳,你跳还是不跳?

  “那好,咱们边吃边说如何?”田汉替张道玄把酒杯斟满,然后往他碟子里布着菜道。

  “是这么回事,上次你不是说过一个故事么?就是关于那个鬼上身的。我觉得,我有个朋友跟你故事里的主角有些像。可是我又拿不准,所以今天想来问问老张。毕竟你是干这个的,问你总归是要靠谱一些!”见张道玄只是微笑着坐在那里,并不动筷子。田汉也随之放下筷子在那里说道。

  “说来听听,或者有机会将你那个朋友带给我看看。其实那天所说的,并不算是故事,而是先前我自己亲身经历过的事情。”张道玄这才明白,原来田汉是因为这事才来找自己的。心里有了数,这才他拿起筷子夹了口菜放进嘴里说道。

  “老张,有没有一种人,完全没有接触过某种事物。忽然有一天,你发现这个人对于那种事物的熟悉程度,不亚于一些专业的人士。你认为,这个人会不会被鬼上身了?”举杯对张道玄示意了一下,田汉昂首将酒喝下去,然后沉声问他道。他会这么问,没有别的原因。是因为最近几天,他忽然发现自己的闺女弹钢琴居然弹得那么好。尽管他不懂得什么才是真正的好。可是那些曲子听到他的耳朵里,他甚至产生了比之前他在酒吧听肖邦弹奏更甚一筹的感觉。自己的女儿自己了解,她什么时候学的钢琴?什么时候又将钢琴弹奏得这么出色了?

  不仅仅是如此,田本欣最近的衣着打扮也跟以往有了天壤之别。以前的田本欣,更喜欢的是那种体现青春自然,穿起来比较洒脱的服饰。而现在,他的女儿忽然更喜欢一些看起来比较有韵味,能体现出女人妖娆的体态的那些个衣服来。以前的田本欣并不喜欢化妆和做头发,而现在的田本欣,每天化妆不说,隔三差五必定会去发型屋打理自己的头发。并且她尤其喜欢将头发打理成披肩的波浪卷儿。每次看到穿着立领旗袍,披着一脑袋波浪卷儿的女儿。说实话田汉心里更觉得她像一个民国时期,混迹在上海滩的交际花!如果她的手中,再夹着一支烟卷儿,端着一杯红酒的话!田汉不知道的是,其实每次他不在家时,或者田本欣出去之后,她都是如同他想象中那么去干的!

  “你是不是最近,忽然觉得自己的朋友改变了许多?例如说话,为人处事,甚至是衣着方面,都跟以往有了不同?”等田汉说完,张道玄沉思了一下然后反问他道。

  “就跟你说的一模一样,说句实话吧,现在的她就跟换了个人似的。”田汉闻言一拍巴掌,然后手指连连点着说道。

  “老田,你没说实话!”张道玄对田汉笑了笑说道。

  “如果只是朋友,你不会这么心急的来找我问这些。因为朋友的事情,远不会让你这么心焦。我猜,是你的家人对不对?只有家人,你才会这么了解,并且这么关注。也只有家人出现了异常,你才能这么焦虑。”张道玄呡了一口酒,然后缓声问道。

  “如果是你的朋友呢,我建议你离他远点,至于其他的事情,能不管就不管。如果是你的家人,那就另当别论了!”见田汉良久都不回答自己的问题,张道玄放下手里的筷子,点了一支烟靠在椅子上说道。

  “是...是我的女儿...”田汉被逼无奈,搓了搓自己的脸颊对张道玄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