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个素来有些任性的人,忽然之间跟之前比起来变得通情达理了许多。除了他自己之外,旁人其实是能很敏锐的察觉到他的变化的,例如现在的田本欣就是这样。她并不觉得自己跟以前有多大差别,但是在田汉心里,自己的女儿最近变得成熟了许多。不管是在说话,还是在处事方面,起码现在的田本欣让他觉得懂得替他人着想了。毕竟现在的田本欣已经换了一个灵魂,就算女人再怎么去模仿她的行为举止,也还是会不知不觉的带上自己以前为人处事的行为方式和思维方式!

  “小欣,这些事情让保姆做就行了!”一大早起来准备去工厂,田汉就看见自己的女儿居然早早的起床在那里抹擦着家具。田汉诧异的看了女儿一眼,然后开口说道。这些事情,以前田本欣素来是不会插手的。

  “保姆阿姨买菜去了,反正在家里也没什么事情可做,就算是运动运动吧。而且这些事情,都是女孩子必须要习惯去做的事情。爸爸,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随着在田本欣体内日久,女人已经有些分不清自己是以前的自己,还是自己就是田本欣了。她现在很享受在田家的生活,因为田家,就跟她在30年代的家差不多。家有资产,不会为生计犯愁。能够让她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例如追求一下艺术。

  “嗯?什么事情?”田汉闻言问道。同时心里在想,女儿这是怎么了?商量?好像她长这么大,遇事从来没有说跟自己商量过吧。女儿的改变,居然让田汉心里有了些微的不安。

  “我想买架钢琴!”田本欣,暂且还管她叫田本欣吧。她走到田汉的身后,伸手为他拿捏着肩头轻声说道。

  “钢琴?你都没有系统的学过那东西,买它干嘛?是不是肖邦那小子怂恿你买的?”女儿要钢琴,本来在田汉来说根本就算不上个事儿。只是自己的女儿从来都没有正规的学习过这个东西,现在突然问他要钢琴,他第一个反应就是女儿受了肖邦那个弹琴的影响。

  “只是忽然想尝试着学学!”田本欣在那里回答着父亲的问题。

  “学,那我托人帮你买一架。”对于女儿这个听起来很合理的要求,田汉最终还是没有拒绝。不管怎么样,女儿能在家弹琴,远比跟别人出去谈情更让他觉得放心。

  “我跟父亲说,让他给我买一架钢琴!”等父亲出门之后,田本欣如约来到了肖邦琴行。

  “买一架也好,毕竟你在家里不会那么无聊。”对于田本欣想购置一架钢琴的决定,肖邦很支持。他始终认为自己是个怀才不遇的艺术家,艺术家只有跟艺术待在一起才是最合适的。钢琴和女人,在他眼里都是艺术。

  “老田,那个啥张道玄你还记得不?”田汉来到工厂,先是去流水线上检查了一下工人们的工作。等他回到办公室,就接到了商场上的朋友打来的电话。张道玄他有过两面之缘,对他不算太了解,彼此之间也称不上太熟悉。他只是知道,这个人是个神棍,而且跟商界的人还都关系不错。

  “张道玄?是不是那个整天自称贫道的?怎么了?”田汉不知道朋友怎么大早上的就跟自己提起那个人来,貌似,自己跟他之间并没有什么交情吧?

  “他要订婚了,晚上在山庄摆酒。我接到了请帖,顺道约了几个朋友一起去给他捧场,顺便咱们之间也交流交流。埋头做生意可不行,信息和资源大家共享才能共赢不是?怎么样?晚上来不来?”朋友在电话里对田汉发出了邀请。对于张道玄订婚不订婚的,田汉不是很感兴趣。可是对于商界朋友发出的邀请,他不得不慎重考虑。商场如战场,在这里混,不是敌人就是朋友。想要生意顺风顺水做下去,多几个朋友总归好得多。而且人家邀请你是给你面子,要是不去,拂了人家的面子。二回自己要是有事,还怎么找人开口?

  “订婚宴几点开始?我这边好安排时间。老朋友们有日子没见了,今天就是再忙,我也要去陪大家喝两杯。”生意场上说话,一分真九分假。反正怎么说得让人家舒坦就怎么说那就没错。说几句好话,也亏不了一分钱。

  “晚上6点59分在山庄指点江山厅,那可说好了啊,咱们晚上不见不散!”见田汉很给面子的答应了自己的邀约,朋友显得很高兴。将时间和地点详细说了一遍后,互道了再见,这才将电话挂断。

  “下午你早些回家,晚上陪我去参加一个朋友的订婚宴。”对于这种能干交结各方关系的机会,田汉决定带上自己的女儿一起去。一来让她多跟那些老狐狸打打交道,以后就算将厂子交到她手里,这些老狐狸想必也不会在生意场上太过为难自己的女儿。二来,他想让大家看看自己的闺女,这么俊秀的女孩儿,本应该被无数青年才俊们追求才是。没错,他是想托付朋友,为自己的女儿介绍一个门当户对的男朋友。那个肖邦...还是算了吧,找个机会跟他谈谈,让他知难而退也就是了。至于琴行,如果他识趣送给他也没什么。田汉心里如此琢磨着。

  *X酷匠F网正5:版}-首B发。^

  “好的爸爸!”田本欣此时正在跟肖邦在琴行里合奏,正当两人你侬我侬的时候,就接到了父亲打来的电话。她冲肖邦竖起一根手指轻轻嘘了一声,然后拿着手机就走到了角落。等田汉说完,田本欣这才轻柔的回答了一句。

  “吃完午饭我就要回去了,晚上要陪父亲去参加一个聚会!你中午午睡一会儿,下午有学生来学琴。晚上自己吃好一点,我明天再来陪你!”田本欣和父亲通完电话,转身走到静坐在那里的肖邦身前对他说道。

  “父亲...”对于田本欣现在越来越自然的称呼田汉为父亲,肖邦心里觉得很怪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