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做,是不是对她不公平?”看着醉成一滩烂泥,被肖邦放置在沙发上的田本欣。女人轻轻皱眉问道。她从来没有想过去附着在一个人的身上,更没有想过附着在这个对肖邦极有好感的姑娘身上。她甚至想过,在自己消失之后,或许这个姑娘可以取代自己在肖邦心里的地位。那样的话,肖邦或许能够快一点从悲伤之中脱离出来。

  看s!正-版章M=节Vm上9q酷7匠网

  “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公平。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想要获得利益,就必须有人牺牲。与其看你消失,不如借她的身体让你的生命延续下去。这对她其实也没什么不公平的。她不是一直都想跟我在一起么?起码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她的身体都会跟我在一起。”肖邦嘴里喷着酒气,面色有些狰狞的说道。这个主意,他昨天整整整整想了一宿才最终下定了决心。他不想让女人消失,那么,就让田本欣消失吧。

  “这么做...是会有报应的!”女人还是有些不忍心去占据一个豆蔻女孩儿的身体。

  “有报应,就让我一个人承担吧。况且我从来就不信命。”在酒精的刺激之下,肖邦激昂的在那里说道。这句话,无疑是一个誓言。真有报应,就让他独自承担。

  “好了吗?”女人最终化作一道青芒从田本欣的印堂处钻了进去。良久之后,心急如焚的肖邦终于看见田本欣睁开了双眼?他不知道女人是否已经成功的占据了田本欣的身体,所以他开口问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

  “是我!”田本欣起身走到肖邦身前,轻轻将头靠在了他的胸前说道。熟悉的强调,熟悉的语气。肖邦知道,女人成功了!

  “终于,我们终于能够在一起了!”肖邦使劲拥抱着身前的女人,嘴里呢喃着,然后用自己的唇印上了女人的唇。

  “我们,进去休息吧!”痴缠了良久,肖邦有些情动的对女人说道。十几年了,今天他终于等到了和这个女人水乳交融的机会。

  “不行,我必须要回去。不,我是说必须要回她的家。这个姑娘,从来没用过夜不归宿的时候。为了不引起她家里的怀疑,今天我不能在这里陪你了。不要急,来日方长。等我把她家人都说服了,堂堂正正的嫁给你之后,你怎么样都行了!”女人轻轻推开了肖邦,然后整理了一下衣服,拎起田本欣的挎包说道。

  “也好,那我送你!”肖邦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让女人先回田本欣的家。如果今晚强留她,女人最后一定是会顺了他的意思的。只不过那么一来,等待着他的,就是田汉的怒火。肖邦不认为自己能够抵挡得住来自于一个富豪的惩罚。来日方才,来日方长...肖邦不停在内心对自己说道。

  “不用了,我坐计程车走。你早点休息,我每天白天过来陪你。我们,终于可以在白天见面了!”女人轻轻在肖邦的脸颊上吻了一下,然后拉开琴行的门就走了出去。

  “怎么这么晚?你喝酒了?”田汉还没有休息,他决定再过五分钟女儿还不回家,他就打电话过去。念头起时,就听见门响。随后女儿身上微微有些酒气的开门走了进来。田汉皱着眉头,语气有些不悦的问道。

  “跟几个同学聚餐爸爸,推脱不过,我就喝了一点儿。”女人的灵魂在田本欣的大脑里搜寻了一会儿,然后模仿着田本欣往日对父亲说话的口吻在那里说道。

  “下次有聚会给家里打声招呼,一个女孩子家在外头喝酒,很危险的知不知道?”见女儿安然回家,田汉心里才算是松了一口气。轻叹一声之后,他又在那里嘱咐起了女儿。也不知道从何时起,人们流行起了“捡尸”的游戏。关于这个游戏的内容,田汉自然是知道。他不希望自己的女儿跟那些女人一样,喝得酩酊大醉,然后被人捡去酒店荒唐。田汉曾经不止一次对田本欣说:假若你是个男孩儿,父亲一定不会管你这么严。因为男孩儿,顶多在外头被人揍一顿。而女孩儿不一样,如果太过放任自由,后果会比男孩儿严重得多。

  “知道了爸爸!我去洗澡了,然后休息。爸爸,你也早点休息吧!”女人见自己的表现并没有露出什么破绽,心中松了一口气,放下挂包之后她对田汉说道。

  “嗯?以往我念她,她总是会反驳两句,今天这是怎么了?居然这么乖巧的没还嘴?”自己养的女儿自己最清楚,田汉目送田本欣回房之后,靠在沙发上暗自纳闷着。

  “或许是我平常真的管得太严了吧,这么大的孩子,正是逆反心理作祟,目空一切,以自我我中心的时候。算了,睡吧!”田汉随后摇摇头,在那里做着自我检讨。

  “爸爸,我去琴行了!”第二天一早,田汉还没有起来,就听见女儿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这么早就去琴行?才几点钟?小欣我告诉你啊,不许跟那个肖邦走得太近。如果你不听话,我随时都会把琴行给收回来。”田汉觉得,当初自己鬼使神差起的那股子惜才之心,似乎造成了引狼入室的结果。他从床上起来,披上睡袍之后拉开房门对正准备出门的田本欣警告道。

  “我只是过去帮他收几个学生.....”让田汉再一次意外的是,田本欣居然在肖邦的问题上没有跟他顶嘴!难道一夜之间,姑娘成熟了?等到田本欣出了家门,田汉这才摇摇头道。

  “我觉得,自己跟这具身体融合得还不是很好。刚才我才察觉到,自己似乎说错话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引起她父亲的怀疑!”等到了琴行,跟早就开门相侯的肖邦合奏完一曲,自己的心彻底静下来之后,女人才反应过来,早上按照田本欣的习惯,她是应该跟田汉据理力争几句,而不是那么逆来顺受的!

  “没问题的,就算说错话也没事。田汉最宠爱他这个女儿,他是不会去猜忌自己的女儿的!”肖邦起身点起一支烟,缓声在那里安慰起女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