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让你有空的时候才过来么?你应该多帮帮你的父亲!”醒来之后的肖邦很难入睡,他索性早早的便将店门给打开,然后坐在钢琴前弹奏了起来。悠扬的钢琴声吸引了不少晨练的人关注的目光。很多人其实不知道肖邦弹奏的是什么,只是他们一致的认为,这个琴行的琴师弹的曲子很好听。一连弹奏了几首曲子,肖邦才缓缓睁开那双一直闭着的眼睛。天色已经大亮,田本欣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此时正安静的站在他身边,静静地看着他在那里弹奏。钢琴旁边的小圆桌上,摆放着豆皮和米酒这些肖邦爱吃的东西。

  “今天就有空啊,父亲今天厂子里开会,我去干嘛?看一群假正经在那里嗯呐啊的废话连篇?你发现没有?你的琴声吸引了很多人呢!说不定,这其中就蕴含着商机。你先吃早餐,我出去拉拉客人,看看有没有人会把孩子送到这里来学琴!”到底是在商人的家庭长大的姑娘,田本欣很快就发现了那些在门口围观的人当中蕴含的商机。

  “刚才弹琴的那位,是琴行的老师?”见田本欣从店里出来,马上就有人开口问道。其实很多家长送孩子学这学那的,他们自己也弄不明白到底是为了什么。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说起来好像是这么个理。其实想一想,到底是为了孩子,还是为了自己的面子呢?没啥可攀比的情况下,人们太喜欢攀比孩子了。仿佛自家孩子能弹一曲致爱丽丝,能哈喽两句,就是莫大的成就一般。家长们忽略了一点,孩子的人生,你安排不了。能安排孩子人生的家长,从来都不会这么辛苦。

  “是啊,是资深的钢琴演奏家肖邦先生!”田本欣见人问起,连忙微笑着在那里答道。

  “肖邦,这名儿好耳熟的样子。”有人在那里琢磨了起来。

  “搁你这儿学琴,一节课多少钱呐?”有急性子直接问起了价钱。至于老师有名没名他不管,他首先得考虑学费是不是自己所能承受的。

  “一节课100,一个月四节课。这么棒的老师,这么低廉的价格,您要是将孩子送来学习的话,多划算呀!”田本欣此时已经完全成为了肖邦琴行的公关部经理。

  “一个月400块钱...也不贵哈!”几个家长在那里交头接耳起来。等他们合计完,当场就先交了一个月的学费。然后问明白了上课时间,这才匆匆离开,准备回去将孩子们的作息时间调整一番。于是,世界上又多了几个苦B的孩子。

  q5酷f匠《网唯#一q正n版&N,r其他M都o是}盗版(

  “其实,我很不喜欢将艺术和金钱扯到一起去!”等到门外的人都散了,肖邦这才走到田本欣身边说道。

  “好了好了,知道你是个清高的人。清高没错,可是不能饿着肚子清高不是?先这么教着,要是实在教不下去,就再说啊!”田本欣轻轻扯了扯肖邦的衣袖对他说道。一晃时间就到了中午,田本欣叫了外卖陪肖邦吃完之后,这才起身回家。她知道肖邦有午睡的习惯,下午这段时间,她决定留给他休息。

  “你...今天的时间,比昨天短了半个小时。”夜里1点多钟,肖邦看着又要离开自己的女人轻声说道。女人现在陪他的时间越来越短了,记得最开始的时候,她都是10点多就来到自己身边,然后一直到凌晨才离开的。可是这么多年过去,现在女人11点才来,不到2点就要离开了。肖邦觉得,女人彻底离开自己的日子,似乎并不遥远。

  “我...我只是个灵魂。总有一天,是会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的。”女人伸手在肖邦的脸颊上轻抚了一下说道。说起来,她和肖邦,也算是相濡以沫了十多年了吧。斗转星移,女人觉得自己的灵魂,有一种快要溃散掉的感觉。

  “我们要想个办法才行,我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你离开我。知道吗?我都不敢想象没有你的日子里,我该怎么过!”肖邦一把搂住了面前的女人,在她耳边低声说道。

  “有什么办法呢...我要回去了,我现在都不敢离开钢琴太久。只有在琴里,才能让我的灵溃散的时间延缓一些。”女人匆匆说完,化作一道光影没入了钢琴里边。

  “总会有办法的!”肖邦拿出一支烟,撕掉了过滤嘴之后点燃了说道。

  “小欣,晚上一起吃饭吧!”第二天早上,田本欣接到了一个让她很开心的邀请。邀请来自于肖邦,这是田本欣万万都没有想到的。共进晚餐?他这是在跟我约会么?田本欣心里有些窃喜着。

  “好呀!”田本欣踮着脚尖,在原地轻轻转动了一下身子,有些小雀跃的接受了肖邦的邀请。一个白天,田本欣都是在焦急的等待中度过的。今天她干得最多的事情,就是频频抬手看表。她第一次觉得,太阳是那么的让人讨厌,时针走得是那样的慢。她恨不得马上就天黑,然后她就可以跟自己的心上人,一起度过一个开心的夜晚了!

  “我们去吃西餐吧,烛光晚餐怎么样?”好不容易熬到了下午6点,田本欣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期待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对靠在窗台边愣愣出神的肖邦说道。

  “随你的意,你喜欢去哪里都行!”肖邦嘴角扯了扯,算是给了田本欣一个笑脸,然后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道。

  “喝一点酒吧,这里的气氛很好!”驱车到了小城唯一的一家西餐厅,肖邦选择了一处比较避人耳目的座位坐了下来。点过菜后,他又对田本欣建议道。

  “嗯,好吧!”田本欣从未喝过酒,本来有心拒绝,可是今天对于她来说是第一次约会。犹豫了一下,她终究还是没有勇气拒绝肖邦的提议!

  “他应该是个正人君子吧?他应该不会对我怎么样的吧?”跟肖邦轻撞了一下杯,田本欣皱着眉将杯中的红酒喝下去一小口暗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