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着女人的身影逐渐淡去,最后化作一缕幽光钻入了眼前的那架钢琴里。肖邦缓缓抬起右臂,对着钢琴轻轻摆了摆手做了一个道别的手势。

  “叮!”琴键发出一声脆响,似乎在回应着肖邦,跟他道着晚安一般。

  “小伙子,看上啥了?都是死当,折价套现了算了!”肖邦回到琴行里的小单间,倒在床上很快就酣然入睡。睡梦之中,他仿佛又回到了10几年前买到这架钢琴的那一天。那个时候,当铺又悄悄在新中国的大地上兴起了。只不过现在他们不叫当铺,而是换了一个名称,典当行!肖邦不是到当铺来淘东西的,他其实是准备过来将身后唯一值钱的东西当掉,看看能不能把这几天的饭钱混出来。所谓值钱的东西,不过是一块手表而已。他的父亲留给他的唯一遗产。除此之外,就是一屁股的债务了。

  而他的母亲,是一个纯粹的家庭妇女,没有工作,没有收入,没有主见。家里要怎么样,她完全听男人们的。以前听肖邦他爸的,现如今则是听肖邦的。俗话说穷人的八字富人的命,肖邦别的不行,唯独对钢琴这块儿甚有天份。10几年前,普通家庭舍得买钢琴的,远没有如今多。所以肖邦在家里的时间,根本没有机会温习在课堂上学习到的知识。弹钢琴,不是连吃饭都成问题的人应该学习的东西。这种东西,其实就跟银欲是一样的。有云,足温饱才能琢磨琢磨。

  “那架钢琴...多少钱!”肖邦一眼就看中了摆放在墙角,上边蒙着一层塑料布的钢琴。尽管它看起来很老旧了,不过肖邦还是想买下它。

  “那个呀,你真识货,这架琴可是民国时期的东西。要不是它的主人要出国,我估摸着他肯定不会拿来贱卖掉的。这么地吧,你看这是当票,我们收进来的时候是5000,你把本钱给我们就行了!怎么样?你可是占大便宜了!”当铺老板找到钢琴的当票,指着上头的金额对肖邦说道。当铺老板虽然不懂琴,但是也找人扫听过。人家说这东西娇气,搁久了不动弹一下就会出毛病。要想保持它的音准,隔三差五的还得请调音师来调调。当铺的老板找人调.情是把好手,可是要他去找人调琴,他可没那个闲工夫。

  5000在当铺老板看来,只是保本套现而已。他不是怕这玩意到最后被白蚁给蛀了,让他连本都回不来,断不会一分钱不赚就出手的。可是5000块对于肖邦来说,无异是一笔巨款,因为现在的他,身上连5000分都没有!

  “身上没带那么钱,老板你给我留两天成不?最多两天,我就过来买琴!”肖邦看了看那架摆放在墙角,显得很孤寂的钢琴一眼,然后心头涌起一股子冲动,拉着老板的手就打起商量来。

  “这样啊,也行,你快去凑钱吧。话说在前头,中途要是有人买,我可就卖了。”当铺老板琢磨了一下说道。反正钢琴已经放在这里几个月了,也不在乎再多放几天。

  “老板,这里是5000块你数数!”第二天下午,肖邦夹着个老式公文包又来到了当铺。从里面拿出一沓人民币来跟老板说道。钱,是把他母亲当年陪嫁的金银首饰卖了换来的。母亲没有主见,对谁都是唯命是从。见儿子回来问她要首饰,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没有拂了儿子的意。20来克的金器,换了近6000块钱。肖邦留了几百块给母亲做生活费,其余的都带在身上,准备过来买琴!

  酷fi匠网◎;永久《免f0费?Y看#r小|说《

  “老弟很喜欢这架琴啊,这么快就把钱筹到了。老弟痛快,我也痛快。这么地,你把地址留下,我马上安排人送你家去怎么样?有句丑话我要说在前头啊老弟,这架琴放这儿不短日子了。回头要是有个什么毛病的话,咱们这儿可是不兴三包售后的!”老板一边点着钱,一边对肖邦说道。

  “我会调音,只要不是琴本身有什么缺陷就没问题。不过老板,要是这琴内部哪儿缺胳膊少腿了,我可是要拿来退的。毕竟我买回去是要弹它,而不是摆在那里做个摆饰的!”肖邦走到已经属于自己的钢琴前头,将塑料布掀开,轻轻抚摸着它对老板说道。

  “这个...行!”老板琢磨了一下,跟肖邦达成了口头的协定。

  “你...要钱就是去买这个?”等到搬运工将钢琴搬进了肖邦的家门,他的母亲看着眼前的这个庞然大物问自己的儿子。肖邦的母亲没有念过书,甚至于活了半辈子,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平常在家,也就是买菜做饭。其余完全就是两耳不闻窗外事。所以她不知道,这个占据了半个客厅的东西,名字叫做钢琴。

  “辛苦了,拿起买瓶水喝吧!”肖邦满心都沉浸在兴奋当中,没有去理会在他看来什么都不懂的母亲。从口袋里摸出十块钱来,塞到为首那个搬运工的手中道。力资费已经由当铺老板支付过了,他这么做,完全有一种给小费的意思。

  当天夜里,这幢老旧的住宅楼里钢琴声响了一夜。完全不顾邻居们法克鱿,靠.你.娘,戳你二,丢雷楼某诸如此类的问候声。肖邦独自沉浸在乐曲的世界里。他甚至感觉到,随着自己感情的投入,自己投入的那份感情,真的得到了回应一般!

  “咳咳!”睡梦中的肖邦,被自己的口水给呛醒了。他胀红着脸,连连咳嗽着从床上坐起来,走到饮水机旁边给自己打了一杯水。将水喝完之后,他的咳嗽才算是止住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一个梦。

  母亲...肖邦将杯子放下,想起了他那个已经去世多年的母亲。母亲身体不好,加上父亲去世的打击,再加上日益贫寒的家境。终于在肖邦的父亲过世之后的第二年,也离开了人世。在母亲去世后的第二个月,肖邦就把自己的家给卖了。那套50多平的旧房子,为他换来了三万块钱。拿着这笔钱,他搬离了这个生活居住了20多年的地方,在外边租了一间小屋。整天沉浸在钢琴...还有钢琴里那个女人的世界之中。

  “自由,爱情!”这是当时肖邦每天都挂在嘴角的两个词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