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爸爸为什么会出资给他开琴行呢?难道仅仅只是为了欣赏?”心完全系在了肖邦身上的田本欣,甚至对自己父亲的企图产生了怀疑。

  “如果爸爸说,自己也不知道到底因为什么而投资,你信吗?”田汉拿起茶几上的那盒10块钱的烟,从烟盒里掏出一支烟点上对自己的闺女说道。10块钱的烟,如果按照他的身家来说,他抽100块一包的也不过是毛毛雨。不,甚至于连毛毛雨都算不上。只是他秉承着一句话,创业容易守业难。在他看来,自己抽10块钱的烟跟抽100块钱的烟比起来,等于是今天赚了90!

  “那就是因为他人格的魅力太强大,以至于抠门的爸爸都舍得拿钱为他投资了。怎么样,你女儿的眼光不错吧?我觉得,要是嫁给他,今后一定会幸福的。”田本欣拿起桌上的打火机,为父亲把烟点着了说道。

  “不,除非他能把艺术转化为金钱。要不然你不可能得到幸福!幸福是什么,幸福是建立在一定的经济基础上的傻丫头。当你每天睁开眼睛,要为了今天的生计犯愁,当每个月的月底,要为了怎么撑到发工资犯愁,当请帖摆在你的面前,要为了份子钱的着落而犯愁的时候,你还会感觉到幸福吗!到那个时候,你只会感到辛苦!”田汉摇摇头,抬手摸了摸女儿的脑袋轻声说道。

  “难道你就把他看得这么扁?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对于父亲的话,田本欣油然觉得很愤怒。

  “不是看扁他,而是我在讲述一件事实。他多大了?40多了吧?就算他打现在开始奋斗,留给他的时间又有几年?等再过几年,他的精力跟不上了,他的斗志被磨灭了,那么他还剩下什么?他有才华,但是为人太清高。他这种性格,注定了很难成功。如果他有一定的经济基础作为后盾,那么他可以说自己是个有个性的人。可现实是,在此之前,他还住在一间不足20平的出租屋里。总而言之,作为你的父亲,我并不看好你这段所谓的爱情。我也不支持你跟他来往!”田汉直接了当的对女儿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Q酷匠网唯一X正√》版%q,其g他都Rh是a盗o版

  “你真市侩,什么事情到你眼里,都会和钱扯上关系。爱情是美好的,是永远值得我们去追求的。”对于自己跟父亲之间的代沟,田本欣显得有些无奈。

  “知道为什么会宣传雷锋,宣传焦裕禄,甚至于多少年来,一直推崇包拯么?就是因为这样的人太稀少。同样,爱情之所以让人觉得美好,值得去追求,因为它也同样难得!或许在某一个时间段里,双方都觉得自己能够有情饮水饱。可是过了那段所谓的蜜月期之后呢?爱情,在电视里,在书籍里看看就行了。现实中,它始终是敌不过柴米油盐的!或许我的话,让你觉得有些难以接受。不过你要相信,作为你的父亲,是不会在你面前危言耸听的!”田汉知道无论自己怎么说,女儿都很难接受自己的观点。很多事情,只有等自己亲历过之后才会恍然大悟。只有这么一个女儿,田汉不想自己的女儿去经历那些并不愉快的事情。

  “我累了爸爸!”不想接受父亲的观点,也不想继续争论下去最后大家都不愉快。田本欣看了看表,然后起身打了个哈欠说道。

  “不早了,休息去吧!”父亲自然明白女儿这是不想再将话题进行下去,靠在沙发上轻轻对田本欣摆了摆手说道。

  夜里11点钟,寂静的街道上传来一阵悠扬的琴声。也辛亏这里没有住家,要不然肯定有人会破口大骂扰民。该睡觉的时间,哪怕再优美的曲子,都会让人觉得烦躁。如果此时有人顺着琴声去找,就一定能够发现琴声是从那家名叫肖邦的琴行里传出来的。如果有人能够撬开窗户拨开窗帘去看,那么就一定能够看见这里的主人肖邦,此时正和一个穿着立领旗袍,烫着卷发,看起来很知性的一个女子进行着合奏!

  “你怎么也用起了火柴?”一曲奏罢,女子接过了肖邦递去的香烟,伸手将过滤嘴撕掉,然后轻轻叼在嘴里。肖邦拿出火柴,嗤一声划着了,替女子将烟给点燃了。女子轻吸了一口,然后将烟雾吐了出来问肖邦。

  “一切和你有关的事情,我都会不由自主的去模仿。甚至于,我现在已经不爱看电视了。每天我只听收音机,然后去报亭买报纸看。似乎只有这样,我才觉得自己距离你并不是那么遥远。我很累,我想去陪你了!”肖邦将火柴吹灭,然后缓声对身前的女子说道。

  “傻,你要好好生活下去。再说,你不是每天都陪着我么?只不过咱们,只有晚上能给相见罢了!白天那个丫头,似乎对你很有好感呢!你可以尝试着跟她交往一下。毕竟她能给你的,我通通都给不了你!”女子伸手在肖邦的脸上轻抚了一下说道。她的眼神中充满了歉意,还有爱意!

  “自从我们俩相遇的那一天开始,我就知道,这辈子我都不会爱上别人了。不要怂恿我去和其他的女人交往,我会伤心的!”肖邦轻轻握住女人的手掌,将自己的脸颊贴在上边说道。女人的手掌一如既往的凉,凉到了肖邦的心里。

  “你真傻!”女人缓缓将手收了回去,然后爱怜地看着肖邦说了声。她很想和肖邦有更进一步的亲昵举动,可是她知道不行。那么做的代价,就是肖邦的生命。她和这个男人之间,永远只可能进行着这种柏拉图式的爱情!除非......想到这个除非,女子轻轻摇了摇头。

  “时间到了呢!”不知不觉,时针指向了两点。女人依依不舍的起身对肖邦说道。

  “你现在陪我的时间,越来越短了!我真的很害怕,害怕哪一天,你再也不能来陪我!”肖邦抬头看了看墙上的壁钟,伸手将女子揽入怀中低声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