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程老板生意怎么样啊?”刘建军打了个电话给他的嫡系,不多时,许海蓉就带着几个便衣到了我的店里。一进门,这个熟.女便开口调侃起我来。嗯,熟.女。熟悉的女性的简称!

  “今儿没开张,要不老几位照顾照顾我的生意。一人买一纸人儿拿回家玩儿去?”我从兜里拿出烟来撒了一圈,完了对挤在店里的众警察们说道。都是熟人,开开玩笑还是可以的。换做别人,想贫道跟他开玩笑贫道还不开嘞!不过也得亏是刘建军提前把那两个跟班给打发走了,要是他们在,我估计许海蓉也不得这么火辣。

  “你这又不是充气.娃娃,老娘买回去是能用还是能干嘛?”熟悉的女性就是这么火辣辣,说出来的话让众男人侧目不已。

  “好吧,下二回我看看能搞得到硅胶不的。”我和众人对视了一眼,然后摸了摸下巴说道。

  “你要硅胶干嘛?丰胸?”许海蓉冲我胸前瞥了一眼道。

  “不,买硅胶回来帮你做能用的娃娃。顾客就是上帝,上帝想要啥,我都要尽力满足她不是?”我冲许海蓉挑了挑眉毛说道。

  “作死呢你...”许海蓉飞起一脚就向我踢来。

  “那个,你们头儿说待会带咱们去路边摊吃炒面。”我一侧身让开了许海蓉这一脚,完了把刘建军推出来充当挡箭牌道。

  “刘局,你咋变小气了呢?以前你可不这样儿啊!”果然,许海蓉的思维很快从娃娃那里跳跃到了炒面上头。

  “这还差不多,想想以前你还是队长的时候,可经常带咱们来这儿吃。可后来吧,你高升了,弟兄们想跟你一个桌儿喝两杯也没以前那么容易了。”最终,刘建军还是带我们一行去了以前常吃的那家酒楼。拢共花费了400来块钱,才算把许海蓉和那些老部下们的嘴给堵上。吃饱喝足,从酒楼里一出来,许海蓉就借着酒劲在那里抱怨了两句。她没喝多,也就一瓶啤酒。只不过这些心里话,她是早就想跟刘建军说说了。

  “早跟大家说别把我当什么干部,还跟以前那样。什么时候得空了想聚聚,打电话给我也行,直接去我家也行!”上了警车,刘建军对老部下们说道。

  “这话你说说行,他们铁定不会当真!”我靠在车窗边上看着路上的风景接过话道。

  一路上闲扯着,约莫40来分钟之后,我们抵达了碾子山区。跟城区比起来,这里更多的是三层高的民宅。偶然在街道两旁,会出现那么一两家小宾馆。整个碾子山区就这么一条街道,再往前,就到了乡下了。在街上缓行了刻把钟,我们终于到了碾子山中学的校门口。听见汽车喇叭声,打门房里走出一60左右的老门卫来。

  酷匠qX网d永久G免=v费l:看小Mk说4w

  “大晚上的干啥呢?给孩子送东西明天白天来!”老门卫抬手半遮在眼前,站在栅栏门里冲我们说道。

  “把大灯灭了!”刘建军对司机吩咐了一句,然后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大爷,我们是市局的警察,这是我们的证件。前段儿咱们学校不是出了那档子事么?上级有安排,让咱们再来查证一下。白天人多,怕影响孩子们的学习,所以就大晚上的赶过来了。您把门打开吧?”刘建军走到栅栏门前,从中间的缝隙把自己的证件递了过去让老门卫看了看,完了对人说道。

  “这么晚了,你们能调查出个啥来!”虽然心中有疑问,不过老门卫还是把校门给打开了。放我们一行进去之后,他将校门重新锁好,这才转身往屋里走。

  “上头这么安排,我们也没办法不是?大爷您先歇着,我们办完事再来麻烦你开门啊!”刘建军递了支烟给人家,说着话就带着我们向学校的操场走去。据尹罡说,他当时就是在操场这里,看见有人从宿舍楼上往下跳的。

  “9点半,咱们是不是来早了?”坐在操场的塑胶跑道上,刘建军抬起腕子看了看表说道。

  “早晚都是那么档子事!”我打了个哈欠,仰面躺在跑道上说道。

  “只能等了,咱们来聊聊天吧,大家都说说,最近工作上的烦心事。你们既然非要把我当领导,那我今天就听听群众的呼声。”刘建军抬头四下里看了看,完了拍拍手对老部下们说道。

  “胆子都大一些,今天可是他让咱们诉苦的...”耳朵里听着警察们在那里对刘建军提出着意见或者建议,我的眼皮渐渐沉了起来。不多会儿工夫,我就躺在那里进入了梦乡。五月份的气温,晚上还是需要盖床薄被的。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被一股子寒意给惊醒了。睁开眼看了看表,时间已经是晚上的11点半。刘建军他们,则是背靠着背坐在那里,各自看顾着一个方向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我的身上,盖着一件外套,是刘建军的!

  “醒了?你最近都干啥了?怎么躺下去就睡着了!”刘建军见我起身坐起来,扔了支烟过来问道。

  “成功人士背后的心酸,是不足以与外人道的!”我点着了香烟,从地上爬起来活动着有些冷的身体在那里装着B!

  “我想,正主来了!”一支烟吸完,我心头似有感应般冲笼罩在月光下的学生宿舍楼看了一眼。然后屈指将烟蒂弹出去对刘建军他们说道。话音未落,我就已经迈步向宿舍楼走了过去。楼顶边缘,此时正站着一个人,一个将手臂张开,身体呈一个大字形的人!

  “你说啥呢?不是...你是说...出来了?”刘建军极目远眺了一番,然后追上我的脚步在我耳边轻声问道。

  “人家站在楼顶上对你笑呢!”我挑了挑下巴,看着楼顶上那个人影对刘建军说道。

  “我...”刘建军咬了咬牙,忍住了想一脚将我踢翻在地的冲动。

  “呜呜呜...”一阵抽泣声传到了我的耳朵里。他哭得很伤心,很绝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