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意思?”尹罡觉得自己的太阳穴一阵突突的跳。他看着面前的两个同事,开口问了一句。他不相信同事们会在人命上头跟他开玩笑,尸体就在眼前,他们也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开这种玩笑。

  “尹所,是不是一个人溜达着觉得无聊,想拉兄弟们来陪你聊天啊?没事没事,咱们找地方坐着慢慢聊。”两个同事冲尹罡笑了笑,完了说道。

  “不是,你们俩别太过了啊。尸体,尸体就躺在那儿呢。玩笑开一句就算了,再弄可就没意思了!”尹罡急了,走到尸体跟前,指着就对同事们怒道。

  “尹所,你没事吧?你肯定是太累产生了幻觉。没有尸体,什么都没有,快回去休息,你再这么下去,非把自己累出毛病来不可。这里交给我们俩,保准没问题。走,我们叫辆的士送你回家!”同事见尹罡一脸子认真的神情,又顺着他的手指看了看地上那个用粉笔勾勒出来的人形。对视了一眼之后一左一右将他夹在中间,生拉硬拽的就要送他回去休息。

  “我真看见他跳下来了,就在我的眼前,尸体就躺在那儿呐,你们都瞎了?”这是尹罡在医院里对前来探望他的同事们,包括领导们吼得最多的一句话。在强制送他回家的途中,尹罡晕倒了。同事们无奈之下,只有将他送进了医院。这一昏迷,就是两天。等他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要打电话对他的顶头上司刘建军反应情况。

  “没收他的电话,瞎胡闹,累了就休息,病了就养病。什么乱七八糟的就要给刘书记打电话?打电话做啥?让他来听你这些子虚乌有的事情?然后连带着把我们大家都训一顿?尹罡同志,你是个党.员,怎么能这么瞎胡闹呢?好好儿休息一段时间,等把身体养好了,再返回岗位为人民群众服务嘛。分局领导对于你,还有广大的基层干警,还是很关心的嘛。”分局的局长见尹罡闹腾起来没完,背着手在那里训斥了他一顿。或许是觉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怕尹罡的面子过不去,顿了顿领导缓和了语气又在那里抚慰了他两句。

  “局长,我没胡闹,我说的都是真的。真有一个学生跳下来了...”不等尹罡说完,病房里的头头脑脑们摇着头,对视了一眼相继从房里退了出去。

  “局长,您看这事儿...尹罡是不是在生活上或者工作上受了什么刺激?我是说,他的精神上好像有些不大对劲啊。”走出门外,够资格坐办公室的几个人凑到一起低声议论了起来。

  “看起来是这样,也怪我们平常对基层的所长们关心得不够啊。唉,先看看情况再说。不行的话,小赵最近的表现一直不错,可以先让他去碾子山那里暂时负责一段时间嘛。”局长背着手轻叹了一声,先是做了自我批评,然后顺势提出了碾子山派出所下一任所长的人选来。

  “是啊,今后看来要多下去走走咯。局长,不如给干警们争取一下福利?每年给他们一些名额,让他们出去疗养一段时间怎么样?”有人在那里提着建议道。

  “疗养?公费?提都别提。上头如今对这种事情抓得很紧,想进去的话你们就弄。”局长闻言瞪了提建议的那人一眼,然后咬着牙说道。

  “尹所,形势不对呀,刚才我偷听了一会儿,他们貌似准备撤了你。你可要赶快好起来,好不容易坐上去的位置,千万不能被人这么给扒了!”秦桧儿还有俩至交好友呢,何况是尹罡。等领导们都走了之后,有跟他贴心的部下赶紧把消息告诉了他。跟着尹罡,起码该他们的福利分毫都不会少。这要换一个人来,谁知道他是什么德行?万一是饿狠了的,弟兄们还不得喝西北风去啊?基层人有基层人的想法。他们最怕的就是喂饱了一只,又换一只饥不择食吃相难看的过来。

  “我的电话呢?我要给刘书记打电话。他说过,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给他打电话的。”尹罡从床上翻身起来,四下里找起自己的手机来。

  “用我的打吧,尹所你可快着点儿打,我去门外给你把风去!”嫡系部下将自己的手机递给尹罡,嘱咐了他一句后转身就往门外走。刚才人家都下令将尹罡的电话给没收了,保不齐怕他捅娄子,待会会让他们的亲信过来看着尹罡。干警走出门外,将病房的门带上之后在心里想道。

  j更新yj最n%快^N上^*酷v匠j网

  “刘书记,我是碾子山派出所的所长尹罡,我有问题要向你反映!”凭着记忆拨通了刘建军办公室的电话,尹罡张嘴就在那里说道。

  “尹罡同志啊,有什么问题慢慢说,不要急!”刘建军记得尹罡这个人,今天一早秘书递来的工作报告上,就有他的名字。这次碾子山中学留守的干警,就是这个尹罡带的队。

  “不管您信不信,先听我把话说完,我的时间不多...”尹罡冲门口看了看,然后急声在那里说道。

  “你说!”刘建军闻言皱了皱眉头!

  “前天夜里12点零5分左右,我正在碾子山中学值班...”尹罡咽了口唾沫,急速的在电话里对刘建军讲述起了当天晚上发生在碾子山中学里的事情来。

  “你确定自己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跟其他人不同,刘建军听完了尹罡的叙述后,没有斥责他胡说八道,而是追问了他一句。

  “我以我15年的党.龄做保证,刚才我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尹罡闻言正色说道。

  “你现在在哪里?”刘建军拿着电话问尹罡。

  “我在第二人民医院4楼南3病房!”尹罡在床单上擦拭了一下手心的汗水,沉声将自己的病房号告诉了刘建军。他不知道自己这是不是越级上报,也不知道之后自己会不会受到分局的处分。

  “走,跟我去一趟二医院!”刘建军把电话一挂,起身对秘书招呼了一声。

  “车队吗?刘书记要用车!”秘书很机灵的给车队打了个电话,然后提着公文包快步跟在刘建军的身后向楼下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