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蛋,特么想说我有病就明说。整这些个花花肠子干啥呢?快点儿,菜估计炒回来了。吃点喝点,咱们仨轮班值夜。”尹罡最近是真的累了,虽然每次出警都有干警跟着他一起受累。可是干警累了,还能轮个休什么的。他这个所长累了,只有咬牙坚持着。实在坚持不住了,才能提心吊胆的在家休息那么一天。在家的那一天时间也不好过,人虽然在家里,可是心里却老是在祈祷,辖区里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情才好。干了20年,爬到所长这个位置不容易。尹罡心里清楚,像他这种没有关系和后台的草根,在工作上千万不能出什么纰漏。只要一出纰漏,不知道有多少等着他这个位置的人在背地里偷笑呢。

  酷u,匠W'网首{S发

  “哟,你小子贴了钱吧?这小龙虾可不便宜。”等尹罡带着同事走到校门口的值班室门前,就看见先前出去炒菜的同事已经回来了。此时正往值班室的长条桌上摆放着麻辣小龙虾,滑藕片什么的。尹罡捻起一只红通通的小龙虾,掐头去尾一番后,将那沾满了红油的虾肉扔进嘴里嚼着问道。

  “虾是你的钱,这些个小菜和啤酒是我的钱。不能每次都让尹所你掏腰包,你那俩钱儿,还得养嫂子呢。”同事嘭嘭两声起开两瓶啤酒,递给尹罡他们说道。

  “那谁,一起吃点儿。晚上还得借你的地方歇脚呢!不碍事吧?”尹罡笑了笑,拿着酒瓶对瓶吹了一半下去,然后打了个酒嗝冲借故走出门外的老门卫招呼道。六十来岁的年纪,要不是想找点儿活儿补贴一下家里,是该闲下来享福的时候了。

  “这,你们吃你们吃,我去学校里转转!”老门卫面子薄,桌上的小龙虾虽然让他有些垂涎欲滴,不过也不能人家一招呼就巴巴儿跑过去蹭吃喝不是?

  “别客气了,转啥呀,我们刚转完。来来,喝一瓶!”尹罡转身从桌上拎了一瓶啤酒,走到门口将老门卫拉进屋来把酒往他手里一塞说道。

  “床单是昨天才换的,你们年轻瞌睡大,就睡床。我年龄大,眯瞪两个小时就没啥瞌睡了,我就在桌上躺躺就行!”谈不上酒足饭饱,大家一人喝了一瓶啤酒,将桌上的菜分吃干净之后。老门卫将残羹拎出门扔到学校的垃圾桶里,然后拿着抹布将桌子抹了一遍对尹罡他们说道。吃了人家的东西,这床就让给人家睡了吧!老门卫心里如此想道。

  “这哪成...”五月份的晚上,还是有几分寒意的。尹罡看了看那张长条桌,连忙开口婉拒着。

  “柜子里还有军大衣呢,垫着就行。别客气了,你们也够辛苦。还得在学校里值好几天班吧?”老门卫打开柜子,从里面拿出一件军大衣来。往桌上一铺,踮着脚坐了上去说道。

  “咱们仨轮班,这段时间累够呛。我占占你们的便宜,我值第一班,大家没意见吧?”值夜班这种事情,第一班说起来多少会舒服一点。因为只要熬过了自己值班的那段时间,接下来就能踏踏实实的睡一会儿了。最无奈的是第二班,刚睡着,就要起来换班。然后再换班,天都快亮了。

  “尹所说啥呢,就这么办。你第一班,我第二班,他第三班!”出去炒菜的那个同事闻言,把最难熬的第二班给揽了下来道。

  “成,等这事儿完了,你们俩轮班在家休两天!”尹罡张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检查了一下身上的警械之后,摸出烟来撒了一圈说道。

  “12点,还有1个小时就换班了!”在学校里转悠了一圈,尹罡独自坐在操场的石凳上。使劲搓了搓脸颊,点起一支烟看了看表说道。天上的月光今晚格外的亮,尹罡甚坐在凳子上,甚至能低头看见自己的影子。

  “明天白天等换班的人来了,我得回家好好补一觉。对了,孩子说学校图画课要买水彩颜料什么的。明天顺道给他买了带回去。”尹罡叼着烟,从兜里摸出手机,打开了里面的一款游戏混起了时间。

  “妈.的,66关死活过不去。”看着还差两步就能把所有的冰块都消除掉,尹罡低声骂了一句退出了游戏。将手机揣回兜里,他起身伸了个懒腰。

  “嗯?谁?”一个懒腰伸完,借着月光尹罡似乎看见了对面宿舍楼顶上站着一个人。他以为是自己刚才盯着手机屏幕太久的原因产生了错觉,可是等他揉揉眼再看,确实是有一个人影站在楼顶的边缘处。似乎是察觉到了尹罡在注视他一般,那道人影甚至缓缓张开了双臂,整个人呈现出一个大字形站在那里。

  “喂,别做傻事!”感觉到那个人影似乎准备往下跳,尹罡心头一紧,睡意顿时全无。嘴里大声喊了一句,他快步就向宿舍楼跑了过去,试图争取将这个想要寻短见的人给救下来。

  “你别...”等尹罡跑到楼下,正准备顺着楼梯道往楼顶跑。就看见那个人影兀地往前倾倒下来,随后一个逐渐变大的大字形从天而降。

  “砰!”一声,脑浆四溅。那个人正摔在尹罡面前不足两米的地方。尹罡甚至能感觉到,温热的脑浆溅射到了自己的脸上。

  “快,快来,出事了!”死者的脸已经摔了个稀巴烂。尹罡从他身上穿着的校服,判断出他应该是这所学校里的学生。手脚有些发麻的尹罡掏出电话,赶紧给正在值班室睡觉的同事们打了过去。

  “尹所?怎么了?”不到3分钟,两个同事就穿戴齐整的出现在了尹罡的面前。看着尹罡煞白的脸色,他们开口问道。

  “又...又死了一个!刚才跳下来的,我紧赶慢赶,紧赶慢赶还是没能救下他!”尹罡指着不远处的那具尸体对同事们沮丧的道。

  “啥?啥又死了一个?尹所?哪儿呢?”同事们顺着尹罡抬起的胳膊看了过去,地上除了那个早先用粉笔勾勒出的人形之外,什么都没有!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咽了口唾沫走过去轻轻晃了晃尹罡的身体问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