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书记,碾子山中学要求我们晚上留两个同志在那里给住校的学生们壮壮胆。出警的同志把情况反映上来了,您看.....”刘建军刚准备下班,就见秘书走了进来对他汇报道。

  “碾子山中学?是学生跳楼的那件案子吧?情况查得怎么样了?”刘建军将脚步停住,接连问着秘书道。他现在身兼二职,基本上都是局里市里两头跑着办公。有人建议他就在市府坐镇,市局里的事情让副局长去操心算了。可是刘建军素来亲力亲为惯了,将市局那摊子交给别人管理,他实在是放心不下。日子一久,有人说他鞠躬尽瘁,也有人说他独揽大权。对于别人的评价,他丝毫不予理会。嘴长在别人身上,要说什么他也管不了。只不过一直以来,小城的治安倒也四平八稳的没有出现什么广为人知的大乱子。所以某些想撬撬他位置的人,也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

  “出警的同志说应该是自己从楼上跳下来的,可以定性为自杀。只不过碾子山中学地处城乡结合部,距离市区较远,住校的学生比较多。13-4的孩子,对于死人这种事情还是挺惧怕的。所以校方请求警方,是不是能在这几天,安排几个民警在学校里留守一下,也好安安学生们的心。”秘书看来刚才已经将情况询问得比较全面了,此时听刘建军问起来,随即有条不紊的在那里回答着道。

  “这个请求是合理的,警察是干什么的,他们所做的事情就是为了能够让老百姓心安。这个请求可以答应,让附近派出所分派几名同志在那里蹲几天。等这件事的影响力不是那么大,再撤回来。还有,让他们的所长亲自带队值班。晚上没事多在学校里巡查几次,要让学生们知道,警察就在他们的身边!”刘建军在那里安排着工作,秘书则是从兜里拿出本子和笔来。他说一句,秘书就在那里快速的记上一句,生怕稍后会把领导安排的工作给疏漏了什么。

  更@新最快B'上JZ酷(匠网p

  “跟基层的同志们说,辛苦两天,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向我汇报。”将工作都安排妥当了,刘建军看了看窗外已经漆黑的天色。这才对秘书点点头,迈步下楼准备回家!

  “学校外头有小炒,跑个腿儿,炒几个菜回来。再带几瓶啤酒吧,白的就算了。万一待会上头有人来检查,闻见咱们身上酒气熏天的不好。”夜里十点来钟,学校的操场篮球架下。碾子山派出所的所长尹罡掏出钱包,从里边拿出一百块钱塞进身边同事的手里说道。

  “尹所,这学校里难道有谁的亲戚?要不然怎么这次这么郑重其事的要让咱们留人值班?”从兜里摸出烟来,递了尹罡一支,他的得力部下轻声问道。

  “别瞎猜,也别瞎说。想好生生把这身警服穿到退休,就要学会管住自己的嘴。我问你啊,要是你的小孩在这里上学,如果出了这种事情。孩子说害怕,要你来陪着壮壮胆,你来不来?”尹罡摸了摸别在腰间的手枪,然后把烟点着了问部下道。

  “那肯定得来啊,不光要来,还得把孩子接回去。说实在的,书缓缓再读也耽误不了什么。可要是孩子被吓出个好歹来,那可就得不偿失了!”部下闻言答道。

  “那不就结了?将心比心吧。要求警方在学校值两天班,是学校方面的意思。毕竟都是半大的孩子,看着一个同学从楼上跳下来,死在自己面前,谁能不怕?尤其在晚上,一熄灯,大家窝寝室里再一胡思乱想......”尹罡抬手轻擂了部下一拳笑道。

  “砰!”话音未落,不远处学生寝室方向就传来了一声闷响。听起来,似乎是什么东西从楼上摔下来了一般!

  “去看看!”尹罡将还没吸两口的香烟扔到脚下,摁亮了手里的电筒,抬手摸在枪套的铜扣上快步跑了过去。

  “尹所...你找啥呢?没啥东西啊!”沿着五层高的寝室大楼找了一圈,除了地上那团已经有些模糊,用粉笔勾勒出的人形轮廓之外,四周围并没有什么异常之处。或许是看见外边有手电光扫过,住在一楼的学生们纷纷掀开窗帘,趴在窗前向外边看着。

  “没事没事,同学们安心休息。我们是警察,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们会24小时在学校里巡逻的。”用手电照了照那些面色有些惴惴的学生们,尹罡用一种轻松的口气对他们说道。

  “谢谢警察叔叔!”也不知道是哪个学生,带头喊了这么一句。

  “都休息吧,不然明天可没精神上课!”尹罡将手电对他们晃了晃然后说道。

  “难道刚才听岔了?不应该啊!”尹罡将手电拿在手里,又一次对着寝室大楼四周照了一遍,再一次确认一切正常之后,他摘下大盖帽挠了挠头自言自语着道。

  “尹所?你找啥呢?”跟在他身后的同事纳闷着问道,刚才聊天聊得好好儿的,就看见尹罡转身往这边跑。同事刚开始还以为所长发现了什么情况,可是跟着过来找了一圈,却啥情况都没有。

  “刚才,你有没有听见嘭一声响?就像...就像是一个装满了东西的麻布袋从楼上摔下来一样。”尹罡将帽子戴回去,迈步往学校门口的门卫室走去。走不两步,他又回头冲身后的寝室大楼看了一眼,然后开口问身后的部下道。

  “刚才?刚才不是咱俩在聊天呢么?我啥也没听到,所长你是不是最近太累,产生幻听了?”碾子山派出所拢共没几个干警,平常处理的都是乡邻之间那些狗屁倒灶的鸡毛蒜皮之事。明知道顶多是拌嘴骂娘的小事,可是人家报了警你不去也不行。尹罡在此之前,已经连续骑着他那辆有十多年历史的125在乡里往返跑了十多天。要说疲劳,也是真的疲劳。同事伸手在尹罡脑门上摸了摸,完了开口问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