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还是老的辣这句话,也不知道究竟是谁最先开始说的。就如同现如今我们常说的,宝宝心里苦,但是宝宝不说之类的网络用语一样。只知道是尽人皆知,可真要追根溯源起来,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老周给了我一笔酬劳,也将我学校今后的诸般事宜全盘都应承了下来。包括届时的师资问题,生源问题,还有各部门相应的手续。等等一系列问题他都帮我解决。只是,那张空白支票,却被他找借口给收了回去。我知道肯定是周克琰对他说我有心要弄个十亿八亿的花花,把这老货给吓着了。不过转念一想,他给我的这笔酬劳也不少了。起码绝大多数人,这辈子都可能挣不到这么些钱。况且学校教学楼竣工之后的所有问题,都不用我去头疼,这么一盘算我也不算亏本。

  说起教育界的事情,就不得不说说小城。在我生活的这个城市,就有那么一所中学以教育质量上乘著称。这所中学不是什么师资力量雄厚的学校,也不是什么贵族学校,更没有登上市重点中学的宝座。可是就有很多的家长,宁可将孩子送去那里住读。美其名曰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说句实话,那里的老师,甚至连普通话都说得不标准。更多的时候,他们都是用当地的方言在教学。可是他们有一件能提高孩子成绩的法宝,那就是填鸭。每天不停的讲题做题,讲题做题,恨不能将世界上所有的问题,全都让学生们记在脑子里,以便应付将来的考试。

  可是填鸭这件法宝,无疑是一柄双刃剑。有的学生可以适应,成绩也就得到了提高。当然代价是小小年纪,鼻梁上就挂着副几百度的眼镜。或许在今后的某一年,他们可以如愿以偿的迈入屈指可数的那几所惹人羡慕的高等学府中,成为天之骄子里边的一员。而适应不了的学生,或者抗压能力不够的学生。则有着另外两种结果。一是对学习完全没有了兴趣,每况愈下之下,索性破罐子破摔。这还算是好的!第二种结果,就是在学校面对不了老师和同学,在家里,面对不了家长。这类的学生,往往容易走上极端,早早结束掉自己的生命。

  曾经我想过多次,尺有所长,寸有所短。难道就不能让学生们将自己的特长发挥到极致,然后在擅长的领域当中成为一个佼佼者么?当然愿望是好的,现实却不是我所能给改变得了的。其实,对于擅长文科的学生们来说,数学压根就没有高等初级之分。因为到最后,他们应用到这门学科的机会,大多都来自于菜场,超市等需要找零的地方。只要不找错钱,就万事大吉。而对于擅长理科的学生们来说,语文之类的课目对于他们的作用,也仅仅就只有在看小说看报纸时才能得以体现。至于那些历史事件还有名人的生卒年月,关他们鸟事!人无完人,你让一个踢前锋的球员去守门,注定了会被对手给射成筛子。

  对于我们的应试教育制度来说,以上所述完全只是个梦想。或许有一天可以实现,或许到最后仅仅只是黄粱一梦!

  从大凉山回来之后的几天,我每天都按时去白事铺子里守店。这让已经习惯了我三天打渔两天晒网的鲁阿姨,很是觉得诧异。

  “这几天这么乖?”鲁阿姨端着一碗手擀面,上面撒着葱花,里面窝着鸡蛋。知道我喜欢吃点辣的,还刻意在面条里浇上了一勺辣椒油。将面条放到柜台上,她如同在跟自己的儿子说话一般对我说道。当然,在乖这一点上,我无疑是超越他们家兴亮许多的。我端起面条,稀里哗啦的吃了起来暗自想道。

  “五行缺鞋,命里缺包儿,掐指一算还缺个貂儿。鲁阿姨,日子没法儿过了,不做生意我喝西北风去啊!”喝了一口面汤,我抬头跟鲁阿姨调侃着道。

  “这孩子,才夸一句就没个正形了。对了,你听说了么?”鲁阿姨伸手在我脑门上杵了一下,接着神秘兮兮的在那里问道。

  “我听说啥了?”我将碗放下反问她道。这么没头没脑的来一句你听说了么,我哪儿知道我该听说些什么!

  “碾子山中学有学生跳楼了!这两天全城都在说这件事。你这孩子,怎么一点儿实事都不关心呢。连省经视都报道了的事情,你居然不知道?”鲁阿姨显然对于我的不读书不看报很是不满。

  “跳楼?为啥呀?在学校被人欺负了?挨了欺负就报警,报警没用就使阴招,总有扳回场子的那一天。干嘛这么想不开!”最近关于学生在学校,被团伙扒光了拍照,然后被群殴之类的新闻挺多的。听鲁阿姨这么一说,我下意识的以为又是这类的事情。

  .更+新{)最快7f上V》酷匠"‘网

  “不是,说是因为期中考试成绩不理想,孩子心里一时没想开,就那么去了!”鲁阿姨靠在我的店门口,轻叹一声说道。

  “不就是一次考试么?这次没考好下次再来呗。死的勇气都有,将成绩比自己好的同学赶超过去的决心就没有了?傻!话说回来,当年我要是跟人家这么有皮有脸的,估摸着现在也早投胎了!”我揉揉鼻子,端起碗将剩下的面条一扫而光道。

  “你这孩子,也得亏是心大,会自己安慰自己。唉...”想起了往事,鲁阿姨一阵感叹。

  “那是,我别的课文都忘了,唯独记得阿Q正传呢!托他的福,我到现在还好好儿的活着。”我打了个饱嗝,点了支烟笑道。

  “唉,快来看新闻!”在店里一待一天,除了卖出去一个花圈之外,旁的生意是一笔也没做成。傍晚时分,将店门一关,我回到家中。才一进门,就看见顾翩翩坐在沙发上对我连连招手道。

  “我没疯,我不是疯子,我真的看见同学跳下去了。是他,我真的看见他从跳楼的地方又跳了一次!”屏幕里,一个身穿着校服的学生,正努力想摆脱几个白大褂的控制在那里大声吼着。在他的身旁,则是围满了同学和老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