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凉山又逗留了两天,我们一行各自达成了自己此行的目的。阿措得到了十万块钱,准备下山起一幢两层的木屋。五鬼也各自获得了一块新的玉石栖身镇鬼。周李茜妍身上的毛病彻底康复了,康复之后的小丫头,显得灵动了许多。而我,背包里则是塞着一块拳头大,形似琥珀状的黄玉。虽然它没有那些经过打磨的玉石好看,不过它体内蕴含着的灵气,却半分也不亚于我所拥有的其它几块玉石。周克琰在下山之前,给房东的遗孀留下了两万块钱。用他的话说,权当是做了善事。这两万对他来说九牛一毛,可是这个家有了这两万的话,相信日子就能过下去了。

  “问你个问题!”下了山,周克琰首先找了一家酒店让我们各自好生洗漱了一番。然后又去餐厅点了几道当地有名的菜肴。吃饱喝足之后,他靠在椅子上剔着牙花子道。

  “什么问题?”我半靠在椅子上,叼着烟卷儿惬意的问道。事情都解决了,我的心里也算是少了一桩心事。接下来的路程,可以当作是旅游观光来对待了。

  “你真的能调集十万阴兵,以孟获为先锋,孔明为军师跟人对刚?”周克琰显得很是鬼鬼祟祟的把头凑过来问我道。

  “额...这种事儿吧,你信则能,不信则不能!要不,赶明儿我让孟获带着祝融,孔明带着黄月英去你家做客?”我拿起一张餐巾纸,搓成了一根条儿状在鼻孔里掏了掏对他说道。

  “噗...还是算了,我就是随口问问,您千万别当真!”周克琰差点被我这句话给呛着,将那口没来得及咽下去的唾沫喷出嘴外连连摆手说道。经过了一路同行,又在大凉山巅见识到了我的手段,现在的周克琰对我明显显得熟络和亲热了许多。豪门嘛,想跟他做朋友,起码得有一种镇得住场子的手段才行。

  “这次是我周家欠了你的人情,今后旁的不敢说。省内你遇到什么麻烦,尽管跟我联系。只要不是叛.国罪,我多少都能帮得上忙!”说笑了一阵,周克琰将面色一整,将他的名片递了一张给我承诺道。

  “你这张片子值钱,我得留着。不过我一土鳖,身上可没有什么名片。手机号你知道,今后再撞了鬼。尽管打电话给我,我给你打八折优惠!”面对周克琰抛来的橄榄枝,我没有理由拒人于千里之外。将名片接过来,随手塞进钱包里对他笑道。

  “你三句话离不开个钱字,你很缺钱?”周克琰对我白了一眼问道。在土豪的眼中,钱这东西只是一种印刷品。整天将印刷品挂在嘴边,在他们看来其实挺俗。

  “不瞒你说,曾经不缺,但是现在缺!”我耸耸肩说道。如果不是脑门一热闹腾着买地建学校,其实贫道也是个有钱人。只不过目前看来,似乎我是掉进了一坑里。我身家的绝大多数,已经砸了进去。这才仅仅是开始,学校建好了要老师吧?招来了老师得给人工资吧?还有相关部门得打交道吧?手上的流动资金不足,接下来的这些事情会很难办。

  “缺多少?说说看?”周克琰认为我是在跟他开玩笑,闻言也面带笑意的问我道。

  “起码也得缺个十亿八亿的吧...”我托着下巴,眼神跟随着餐厅领班那婀娜的身姿移动着说道。

  “你特么身上穿的满打满算不超过1000块钱,就腕子上那块表值几个钱。你跟我说缺十亿八亿?冥币啊?”一句话让周克琰瞪圆了眼睛在那里说道。十亿八亿,都相当于他们公司一个季度的总产值了,也难怪他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差个人字,人民币!当然,你要有心赞助,欧元,美刀我也是收的。支持支负宝,网银,支票转账。当然,如果可能的话,扣扣威信也是可以的!”我将眼神从女领班身上收回来,伸了伸懒腰对周克琰说道。

  “给个值得我投资的理由先?”周克琰替闺女叫了杯柠檬水,然后双手环臂抱胸问我道。

  “不是投资,是赞助。我要独资,多少朋友到最后因为合资的问题撕破了脸皮。这事儿我见多了。所以为了我们之间纯洁的友谊能够持久下去,我决定独资!当然你赞助我是欢迎的!”我很认真的纠正着周克琰的说法。

  “有屁快放!”周克琰被我墨迹得不要不要的,于是很罕见的,今天对我爆了第二次粗口。第一次是什么时候,不就是刚才那句你特么么?这种腔调从他嘴里冒出来,几乎跟太阳从西边出来差不多。看来近朱者赤的说话是靠谱的。我甚至在想,如果他再继续跟我多待几天。回公司开会的时候,会不会对底下的那些个中层干部们,也这么说话。

  “我吧,投资建了一所学校...”于是,我在周克琰越来越诧异,越来越不可思议的表情中,把学校的事情对他说了一遍。

  “我没听错?你没开玩笑?你...你特么一个神棍,也能当校长?”周克琰看我表情,就如同在看国足3比0赢了韩国那样的不可思议。当然,这已经是他在短短几分钟之内,第三次爆粗口了!

  “我就喜欢看你这种既看不惯我,却又不得不跟我一起建设有我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样子!怎么样?赞助几个呗?这可是大善事,我把功德匀一半给你怎么样?唐三藏取经,保了大唐近三百年江山。你做个善事,你们家族起码能维持现状70年不变!”我在那里胡诌了起来。

  “这事儿,你还得跟我们家老爷子说道说道。搞教育,他才是专家。你可别自己瞎来,这里边的水其实挺深。在办学校这事儿上,你多听听我们家老爷子的意见没错。”见我词里行间不似作伪,周克琰转而正色建议着我道。

  最h新i章节)#上ZK酷匠*%网@¤

  “你不说,我还把你们家老周给忘了。他那儿,可还放着一张空白支票呢!回去就问他要...”我抬手在下巴上摸了摸,从周克琰挑了挑眉毛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