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就是你们的那个兄弟,将这位姑娘害成这个样子的。”我这句话,算是承认了见过那尊石像。但是却又不说明在哪里见过的。不管石像是怎么流传出去的,总归是他对周李茜妍造成了伤害。既然对人造成了伤害,那么给予一点补偿难道不应该么?例如,把那尊石像里边的玉石补偿给我什么的。

  “要是你知道他在哪里,麻烦你把他带回来。我们,会给予你一些补偿的。将他带回来之后,我们自然有办法让这个姑娘痊愈。在这里孤寂得太久,多少年被身边的恶灵侵蚀着,我想他心里是起了杂念了!”四个灵魂对视一眼,然后齐齐开口对我说道。

  “你们能给什么补偿?”既然知道了周李茜妍身上的毛病来源于哪里,那么我也有办法让她痊愈。只要砸了那尊石像,取出里面的玉石将寄居在其中的灵魂打个烟消云散。我想她的毛病自然会不药而愈。只不过这么做的话,似乎有些不讲道理。于是我跟人家谈起了交还他们同伴的条件来。

  酷L^匠◇网T6首。发

  “你想要石像里的那块玉石?”人家到底是成了精的老鬼,一眼就看出了我的想法。

  “那块玉石经年被这里的阴魂侵蚀,对于生人不单无益反而有害。”阴魂们纷纷开口劝我打消要玉石的念头。

  “那你们能给我们什么补偿?”我不知道除了玉石,这几个阴魂还能给予我们什么补偿。

  “这个...”阴魂们面面相觑了一下,迟疑了起来。说实话,他们也确实拿不出什么像样的补偿来。可是要他们把石像里的那块玉给我,那他们的同伴不是没有栖身之所了么?没有玉石的滋养,他们就跟那些普通的阴魂一般无二。

  “我告诉你一个地方,你可以去那里碰碰运气。不过你得答应我们一个条件!”几个老鬼在那里嘀咕了一阵,然后其中一个抬头对我说道。

  “借一步说话!”见我没有异议,那老鬼飘飘忽忽地来到我身边轻声说道。

  “玉石,也是我们的先祖留下来的。时至今日它的灵性已经快被那些鬼魂们给侵蚀完了。我们把祖先发现玉石的地方告诉你,你如果开采到的话,匀给我们五块吧。”老鬼一开口,就要五块玉石。五块...要知道他们的先祖不知道多少年才攒下来五块。现在他一开口就问我要五块,要是开采不到呢?

  “要是开采不到那么多,又该怎么办?”我将心里的疑问说了出来。

  “这个...”老鬼之前显然将问题想得过于理想化了。现在经我这么一问,他当即怔在了当场。

  “石像是彝人的,玉石也是彝人的。现在让你帮忙多挖几块来,你哪来这么多的问题?”不等我身前那老鬼想出妥善解决的办法,他的同伴便在那里不耐道。

  “鬼是从你们这里出去的,那姑娘身上的毛病也是因此而起的。你们不负责解决,谁负责?一张嘴就要五块玉石?你以为是砖头呢?”我鼻孔朝天的跟那个老鬼争执了起来。

  “那你想怎么样?我们是在跟你讲道理,不然就凭你,我们能让你们谁都出不了山!”这老鬼显然是个急性子,三言两语间便暴躁了起来。他也不想想,方才我跟他们交手,既没有尽全力,也没有落下风。反而是我念及他们无暇顾及那些逃逸的恶鬼,主动提出暂缓交手的。

  “那你想怎么样?真把我惹恼了,信不信我一声令下。以孟获为先锋,孔明为军师,尽起十万阴兵剿了你?!”一时间,我跟那老鬼各自挽起袖子在那里争执了起来。

  “好了老三,就你这脾气,能办得成什么事?这样你看如何?若有六块,你拿一块,匀五块给我们。若是只有五块,你拿一块,给四块我们就行。若是只有一块,你就拿走吧。一块玉石,对我们也无济于事。”还是众老鬼中的老大明事理,一抬手将那个跟我翻鼻子瞪眼的老鬼拦到一旁,转身对我说道。

  “看看,这就是差距,知道人家为啥能成为你们的老大了吧?做事得讲道理...就这么办了,有多了就匀给你们!那地方在哪儿来着?”我闻言很爽快的答应了人家的条件。怎么说,我也不亏。

  “那个地方就在...”老鬼将头凑我身边儿,鬼鬼祟祟的在那里嘀咕了起来。

  “你就不怕我事后拿着玉石自己溜了?”我没想到他居然就这么把地点告诉了我,闻言我直起身子情深问他。

  “就冲你刚才顾全大局主动停战,我也觉得应该赌一把。赌上我对你的信任,看看最后我是输是赢。而且我们栖身于玉内,玉在哪里我们就在哪里。若不是这样,我们早就自己动手了,又何必假手他人!”老鬼摇头苦笑两声道。信不信任的不敢说,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们根本就不能离开万人坑这个范围。

  “只不过,在你去挖掘玉石之前,能不能将老五还给我们?”老鬼接着跟我打起了商量。

  “倒也不是不行,不过你们得负责把那姑娘体内的东西清除干净,半点也不能残留。要是被我发现你们做了什么手脚,我们之间的协议就作废。不要以为刚才我是在和你们开玩笑,我真的能调集十万阴兵,以孟获为先锋,以孔明为军师前来讨伐你们的哦!”我很认真的对那老鬼说道。

  “这是自然,等老五回来了,我们会督促他让那个小娃娃恢复正常的。”跟老鬼之间的谈判很顺利,他们急于得到新的玉石好换一个“干净”的栖身之所。而我,仅仅只是需要周李茜妍恢复健康。当然,顺带着能捡捡洋落也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

  “一言为定?”我抬起右臂,竖起手掌看着那老鬼问道。彝人看重誓约,我这是要跟他击掌为誓。

  “一言为定!”老鬼同样举起手掌跟我啪啪啪两掌相击了三下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