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附近,以前到处是兔子,野猪什么的。后来城里人时兴吃野味,慢慢打的人多了,动物就少了!”扛着土铳,向导在前头开着路,他的两个儿子则是跟在后头断着后。用手拨拉着脚下的杂草,向导轻声对我们说道。

  “现在想打到点野味,得往深山里走才行。不过动物少了,倒也有一点点好处,那就是庄稼很少会被它们祸害。老人孩子在家里,也要安全一些。以前,寨子里还时不时会有野猪,狼什么的闯进去呢。”听父亲在那里抱怨着现在动物少了,大儿子阿措有日在我们身后接口道。

  “你们不是有枪么,怕什么。对了,你们这枪,派出所不管吧?”看着人家肩头挂着的土铳,周克琰有些眼热的问道。不管是老板,还是员工。但凡是男人,对于枪械什么的,总是会有一种特殊的向往和好感的!

  “都备了案,不过他们不管这些的。不像你们汉人,上街带把菜刀都不让。”或许是在这件事情上阿措父子找到了一点优越感,他们拍了拍挂在肩头的土铳,有些高兴的在那里说道。

  “待会能让我开一枪么?”周克琰手牵着女儿,跟在阿措哈比身后追问着。以前他也曾经参加过江城的射击俱乐部,在那里可以玩到非军用的枪械。如果是资深会员,向俱乐部提出要求的话,甚至连军用枪械也是可以拿来过把瘾的。只是后来忙于生意,逐渐的周克琰可就没有再去俱乐部参加活动。本来已经逐渐将玩枪的瘾头淡忘掉了,可是眼下看见了阿措父子身上的土铳,又把他的瘾给勾了起来。

  “没问题啊,只要你肩膀受得了,把这一壶药全打空都没问题。”一壶黑火药,起码能开十几二十枪了。土铳后坐力大,能坚持打完一壶药的人,除了老猎户之外并不多。别看电视里肩头顶着枪托食指抠住扳机一通突突,真那么打枪,首先射手的肩胛骨就会受不了。

  “嘘,今天运气不错,前头有只野猪。”往前走了没多远,就听见草丛里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阿措哈比示意大家蹲下来,自己则是猫腰向前摸去。不多会儿,就见他面露兴奋的小跑回来对我们说道。

  “好运气是客人们带来的,打完这只,咱们就回去吧。晚上让房东煮一锅坨坨肉,大家好好儿喝上一顿!”一只野猪少说也有两百斤,打完野猪,我们也确实要回去了。因为光是这头野猪,大家扛着都费劲。

  “你们看,就在前头的草丛里。我们在这里等,待会野猪一露头,有日打左边,赤子打右边,客人你打中间。灌满了铁砂,只要瞄着大致的方向打,怎么样也会打中的!”因为刚才周克琰提出过想打枪,为了万无一失,阿措哈比刻意吩咐两个儿子待会一左一右的准备封野猪的去路。用通条将枪膛里的火药和铁砂挞实了一下,阿措哈比将手里的土铳递到跃跃欲试的周克琰手里说道。

  周克琰接过了阿措哈比的土铳,将它慢慢平端着对准前边的那片杂草丛。他的心里微微有些紧张,土铳是没有枪托的,只是在枪杆末端留一个弧形的握把。他不知道待会开枪时产生的后坐力,自己足不足以掌控住。

  “瑞瑞!”草丛里传来两声野猪的哼哼,似乎它正在费力地撕咬着什么。听见了声音,周克琰缓缓活动了一下微微有些出汗的右手,紧紧握住了土铳的握把,将枪口冲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调整了一下。

  “砰!”野猪出现了,两根弯弯的獠牙从嘴里突出来,嘴里还咬着一根什么。周克琰不等身边的阿措开口指挥,眯着眼瞄准了野猪就是一枪。一团硝烟将我们笼罩在内,一声振聋发聩的轰鸣声在我耳边突兀的响起,只震得我的耳朵嗡嗡作响。周克琰这个时候连女儿也顾不上了,他只想知道自己这一枪,到底打中了那头野猪没有。挥手驱散着眼前的硝烟,迈步就向前边跑去。

  “跑了!”迈步追出去一看,地上只留着一滩血渍,野猪正哼哼着转身向草丛深处遁去。别以为人家是猪就傻,打不过就跑的道理它也懂。而且这东西还记仇,它会瞅机会回来进行报复的。

  “有日,赤子!”阿措哈比估算了一下距离,野猪跑出去才不到20米,而30米以内都是土铳威力最大的距离。他头也不回的冲身后已经举枪准备击发的儿子们喊了一嗓子!

  “砰砰!”两枪响起,眼看着野猪屁股后头迸射出一团血花。这货踉跄了几步,终于倒了下去。

  “成了!”阿措一拍手说了声!

  “它嘴里的是什么?”走近去,阿措用脚拨拉了一下野猪致死还含在嘴里的那根东西纳闷着。而我则是迅速抬手遮住了身边周李茜妍的双眼。那是一只人的胳膊,准确的说是人的小臂。手掌部分已经是残缺不全了,看样子是刚才被这头野猪啃吃了个干净。

  酷e匠BF网!◇正版首,发1

  “去看看!”阿措紧接着也认出了野猪嘴里的物事,他将周克琰手里的土铳接过去,拧开牛角壶的塞子往枪膛里灌着火药,接着又把铁砂装填了进去对两个儿子说道。山里一般没有外人来,那么是谁遭了野猪的毒手?

  “阿爹!”有日和赤子两人对视了一眼,拔出腰间的弯刀就向草丛里走去。走到方才野猪停留的地方一看,他们慌忙回头冲这边喊了一句。

  “是房东...身上都被撕烂了!”周克琰让我照顾着周李茜妍,自己则是跟着阿措哈比走了过去。半晌,他面色有些难看的走到我身前轻声说道。

  “附近找找,看看有没有野猪的窝!”阿措哈比赤红着眼珠子对二子们吩咐道。同是山里人,而且又是熟人。他决定要替房东报仇!

  “阿爹...”有日和赤子两人将土铳的药丸挞实了,两人端着枪就四下里搜索起来。约莫一支烟工夫,前方再度传来了他们的招呼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