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晚上,大寨中央的广场上例行举办了一场篝火晚会。音响设备里播放着的,毫无例外的是那首《远方的客人请你留下来》。也不管这首歌是哪个民族的,反正现如今大多数旅游点,晚上搞点啥活动的,这首歌都成了保留曲目。就如同春晚的那首《难忘今宵》是一样一样的!周李茜妍跟着人们跳了一圈舞蹈,然后就被周克琰强行拉回了身边。作为一个父亲,他很担心自己闺女的身体状况。没有等到晚会结束,周克琰就将女儿带回家庭旅馆休息了。

  虽然已经是五月份,不过在山里,气温明显要比城市里低上许多。早上掀开被子起床的时候,我居然感觉到了一丝凉意。推开窗户让清新的空气进到屋里,听着树梢上鸟儿的鸣叫声,一股子惬意的感觉涌上了心头。就那么靠在床边点了支烟,我缓缓地吸了起来。眼前的绿树青草野花,很是让我着迷,让我不知不觉就沉浸其中。

  抽完烟,进了卫生间洗漱料理了一番之后,旅馆的老板就上来叫门了。倒不是催促客人起床,而是店里免费提供的早餐已经出锅。等我们下去的时候,早餐已经端上了桌。每人一份饭,餐桌正中则是摆放着一盆肉食。饭叫疙瘩饭,是用玉米,大麦小麦,荞麦粟米等杂粮磨成粉,和成小面团,加水煮成的面疙瘩。配上一些作料煮出来,酸酸辣辣的甚是开胃。那肉,则是闻名遐迩的坨坨肉了。一块约莫有拳头大小,就那么油光灿灿的装在盆里等待着客人们的大快朵颐。

  大早上的,老板就为我们准备了一壶酒。等我们落座之后,他就开始逐一往我们面前的酒碗里斟了起来。不喝还不行,用他们的话说:汉人贵茶,彝人贵酒。要是不喝,就是不想跟彝人做朋友。不喝不行,但是喝多少人家也不强迫。周克琰能喝酒,在生意场上早练出来了。眼看推辞不过,端起酒碗就一口闷了个干净。而我和周李茜妍,则是各自呡了一小口,算是遵守了当地人的风俗习惯。饭是酸酸辣辣,肉是肥而不腻。很快,我们就吃饱喝足。

  “客人吃好了?”等我们放下碗筷,向导打门外走了进来轻声问道。原来他们早就到了,只不过是看我们在吃饭,这才蹲在门外等候,没有进来打扰。

  “怎么不进来一起吃?”周克琰拿出纸巾擦了擦嘴问向导。

  “我们带着有,就不添麻烦了!”向导将手里的纸包亮了亮,然后笑着答道。这是他的自尊,跟汉人常说的不食嗟来之食道理相通。可能他手里的食物没有旅馆里的可口,但这是他自家的食物,吃起来心安理得。将旅馆的账结算过之后,我们一行背着大大的行囊跟着向导就准备继续出发。石像,在我的包里。本来昨天准备找人问问它的来历。可是后来一想,这里大多是游客和生意人。问,也不见得能够问出个所以然来。真要打听,还得去原住民多的老寨里问。

  出了旅馆的门,我发现原来昨天那两个负责搬运行李的年轻人也等候在了外面。跟昨天不同的是,今天的他们,身上各自背了一杆土枪。他们的腰间挂着一只装满了火药的牛角药壶,一柄细长的弯刀悬挂在身体的另外一侧。看起来,就跟要进山打猎一般。见我们出来了,两人连忙伸手接过了我们的行囊背在了身上。

  “这是我的两个儿子,大的叫阿措有日,小的叫阿措赤子。想想客人们带的东西比较多,一路上自己背着会很辛苦,所以我将他们也带来帮忙了!帮忙,不用客人另外付钱的。”向导对我们介绍着这两个龙精虎猛的年轻人。末尾,还强调了一句,帮忙,是不用我们另外付钱的。在这里,帮忙就意味着完全免费的义务劳动。

  “阿措是姓还是名字?”周克琰微微点点头,然后开口问向导。他是有钱人,也就是我们嘴里的土豪。土豪的世界,我们永远不懂。问话的同时,他从兜里掏出了一沓钱硬塞进了向导的手里。土豪嘛,还能去占别人的便宜不成?起码在他这个土豪心里,是这么想的。

  “阿措是姓,有日和赤子是他们的名字。”向导推辞了一番,在我的授意下将那笔能够顶上他们一家全年收入的钞票仔细放好之后才开口答道。而有日和赤子两人,则是对视了一眼,然后脸上隐隐有些兴奋之意。这笔钱,是他们付出劳力挣的。能挣钱的男人,意味着可以养家了。

  “是什么意思可以跟我们说说吗?”周克琰对于人家的名字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在办公室里坐久了,也习惯了那种沉闷的千篇一律的生活之后。陡然来到一个谁也不认识自己,也没有各种文件需要签,更没有各级领导需要招待的地方。他一下子觉得自己似乎轻松了许多。在这之前,他给我的印象是喜欢拒人于千里之外,极度以自我为中心的那种人。跟他说话,一般都是嗯,啊,知道了!谁能想到,他居然能跟向导攀谈这么许久。

  “按照汉语的意思来翻译,有日是绵羊,赤子是山羊!”向导闻言轻笑了一声解释起来。这么精神的两个年轻人,居然用绵羊和山羊来做名字。这让周克琰有些闹不懂他们的父亲在取名的时候到底是怎么想的。

  “有什么寓意吗?”周克琰跟随着向导的脚步向山上攀去,嘴里接着问道。

  “只不过是他们出生的时候,用来祭祀的牲畜是绵羊和山羊罢了。”向导不厌其烦的跟周克琰解释着自己孩子名字的由来。

  “哦,那你叫什么?”周克琰点点头,又问起了向导。

  “我叫阿措哈比,哈比是个贱名,以前的彝族人信奉鬼神,取个贱名就不怕孩子被它们带走了。”向导停下脚步,略微辨认了一下方位之后,一边说着,一边顺着脚下的羊肠小径向上攀登起来。

  `D看k‘正版7章U节Q上X(酷匠nF网W`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