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凉山脉,缓处有2000多米高,陡处高达3500多米,最高峰4000米开外。整个山脉完全都被各种植被覆盖着。走进去,四周都是高耸入云的树木还有漫山遍野说不出名字的花草藤蔓。林间时有野兔小鹿经过,如果运气好,你甚至能遇到熊猫。当然,运气再好一点,遇上老虎和熊瞎子也是可能的。在我们辗转抵达的时候,就已经有当地的向导在那里等候着我们了。甚至于,还有两个彝族小伙子专门来为我们搬运行李。也不知道老周从哪里找到的关系,居然能这么快就找到当地人来给我们帮忙。

  “坐滑竿上去吧,路不好走。”向导的话不多,跟我们接上头之后,这是他说的第一句话。至于跟随他一起来的那两个年轻人,则是默不作声的扛起了我们带来的几个硕大的背包。背包里没别的东西,都是一些衣服,食品,药品和野外必须的工具。

  “好吧,你安排!”对于人家的这个提议,周克琰很是赞同。抬头看着缭绕在半山腰上的白云,他已经失去了向上攀登的决心。而周李茜妍,则是瞪着双眼,很是对眼前的景色痴迷。她不停地四下里打量着,这里的空气,景色,还有那种宁静,都是城市里所没有的。

  “客人坐稳了!”很快向导就为我们安排了三抬滑竿,等我们坐上去之后,抬滑竿的人还很好心的提醒了我们一句。走在还算平缓的山路上,我看着紧跟在身后的几抬滑竿,问向导这里是不是也对外开放,准备发展旅游业了。他说以山腰的白云为界,1500米以下还是有些人前来游玩的。当地的乡民,也很欢迎外面的人到这里来,毕竟可以挣得一些补贴来让家里的生活过得好一些。至于白云之上,就算是给钱,人家也不见得会招待你。具体为什么,向导没有说。只说景色都差不多,对于外人来说,山腰和山巅的景物其实没什么差别。而且在山腰,还有大寨可以落脚可以参与当地的一些民俗活动。再往上,可就没这么多便利的条件了。

  “那这次我们要是想去山巅看看怎么办?”这是我问向导的第二个问题。1500米,大凉山脉最巅峰,可是有4000米开外的。难道剩下的2500米,要我带着周克琰父女乱撞上去?2500米的山峰,可不是2500米的平路。不过看周克琰父女的样子,我估计就是2500米平路,他们走下来也得气喘吁吁。

  “我会带你们上去的。”向导跟在滑竿旁边,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低声说了一句。有了他这句话,我的心才算放了下来。接下来的行程,我们就在滑竿有节奏的吱嘎吱嘎声中度过。约莫两三个小时之后,我们就来到了向导嘴里的那个专门接待游客的大寨。寨子门前的石阶看起来很新,石缝中我甚至还看见了水泥的身影。宅门上刷的桐油还瓦亮瓦亮的,走近去还能隐约照得见人影。没有例外,石板路两旁站着数十个男女,穿着当地的民俗衣裳,在那里载歌载舞的欢迎着前来游玩的人们。虽然听不懂他们嘴里唱的是什么,可是周李茜妍还是被人家的这种热情所打动,脸上也露出沿途以来的第一个笑容。

  “这是新建的寨子,当地人住的寨子可没这么好,这是招待客人用的。”见我打量着眼前的寨子,向导轻声跟我介绍了起来。闻言我心中恍然,我明白,这寨子除了用来招待客人之外,还有一个用途就是让外人觉得,这里其实没有人们印象中那么清贫和落后。面子工程,是哪里都有的。就如大江城,在迎接检查的时候,不也在棚户区外头竖起一道青瓦白墙用来遮盖么。

  进了寨子,我们一行远没有其他人那么兴高采烈。因为我们心里头都装着事儿,并不是单纯前来游玩散心的。寨子里什么都有,如果不说这是在大凉山,或许人们会错觉的认为这里其实就是一个繁华的小镇。饮料,汽水,小零食,甚至于冰棍儿,这里什么都不缺。当然这些东西,都是寨子里的人从山外用扁担挑进来的。价钱方面,自然也要比山外贵上那么一些。向导说,这些开店的人,基本上不是当地的人。人家只不过是借这块地方赚钱罢了。要是哪一天没有人再来游玩,这些人就会走。或许在别处,我们会再次看见他们穿着另外一套符合当地特色的衣裳,在那里兜售着自己的商品。

  “在这里住一夜吧,再往上走,很久都会看不见人家!”这是向导对我们的提议,这个提议被周克琰采纳了。因为天色已经不早,而且他也担心周李茜妍的身体状况是不是吃得消。有了向导这个当地人出面斡旋,我们很快就入住到一家环境还不错的家庭旅馆里边。这是一幢木质结构,上下两层的屋子。走进去之后,还能隐约嗅到一股子木料的味道。床铺很整洁,屋顶甚至还支了一个卫星接收的锅子,让人方便收看一些电视节目。房间被隔成了里外两间,里间是卫生间,里边有一个大木桶,看来是用来洗澡的。靠近角落的地方,有一个外形椭圆的物件儿摆放在那里,上头还盖了一个盖子。盖子上放了一卷卫生纸,我猜这就是一个大便器。

  \8酷?匠g网a…正rm版首m发

  “你们不住这儿?”等参观完屋子,我问正准备离开旅馆的向导他们。

  “不住这里,我们回家住的。”向导抬手遥指了一下远处对我说道。他是准备回家住,好将住宿费用节省下来交给家里。虽然这么做,会让他往返多走上一段山路,可是跟来之不易的钞票比起来,这并算不得什么!

  “客人好好休息,晚上这里会有点节目看,明天早上我们过来。”向导接过烟夹在耳朵上,然后对我说道。

  “大师,茜妍今天的疏导可还没做。”等向导走后,周克琰才凑到我的身后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