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让周李茜妍恢复正常的时间要比上一次久一些。先后花了半个小时,我才将她体内控制着她思维的那股子欲望给逼退。这也证明了,周李茜妍的病情比前几天,又要严重了一些。

  “大师,怎么样?”等我从车里出来,静候在一旁的老周还有他的儿子媳妇纷纷围了过来问我。亲眼看见自己的闺女从不正常恢复到正常,这一次周克琰对我的态度明显要尊重了许多。

  N酷-匠w网?7唯V一。☆正W版,o其+*他都是.盗}w版

  “暂时稳定了,还是跟之前一样,12个时辰疏导一次,暂时帮她稳定住病情应该是没问题。”一连两个暂时,说得周家的人心里是七上八下,喜忧参半。和病人去医院一样,大家最怕听院方说的有三句话!第一句:我们尽力了!第二句:您这可欠费了啊!第三句:暂时应该没什么问题,观察几天再说吧!他们一尽力,人就没了。一说欠费,咱兜里的票子就得哗哗往外掏。暂时没什么问题,没准隔夜问题就大了。

  “12个时辰...可是后天我们就准备去美国了...”周克琰始终还是想把闺女带到国外,经过那些所谓的权威们折腾一番才能放心。老周闻言一眼瞪过去,他这是怕跟昨天似的把我给惹恼了。不管国外到底治不治得好周李茜妍,可目前这地界上来说,似乎也只有我能帮他们稳定住周李茜妍的病情。这要是把我得罪了,我撒手不管,别说国外,去省外都费劲。

  “我只负责她在国内的安危,出了国,我可就管不了了!”这次是生意,不是人情,所以我丝毫没有把周克琰的这句话放在心里。去国外那是人家的自由,人家有这个权力选择自己相信的机构医治自己的病症。

  “先把茜妍稳定住再说,至于国外,去不去还不一定。”老周发话了,国外再神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不管怎么说,周李茜妍在我手上病情变得缓解了许多这是事实。老周在合计着,要不先把国外教授的预约推了,等我这边实在治不好,再出国求医。仅仅一天的时间,周家的态度就来了个180度的转变。昨天周克琰提议先去美国,其实老周也并没有太过反对。可是一天之后,他就开始琢磨是不是应该先以我这边为主了。做事情,手里得有活儿。有活儿才能获得别人的认可和尊重。

  “你是搞考古的,老周家那尊石像的来历,你得负责查。起码要知道,这东西最常出现在什么区域,代表着什么意思。”收取了这次的出诊...好吧,出诊,暂且这么认为吧。收取了老周十万块的出诊费之后,我走到一边给李青山打了个电话。想要获得,总要付出点什么吧。对于考古,我是个地地道道的门外汉。这活儿交给他去操心,是最合适不过的。

  “您要是有关系的话,最好让警察把那个卖石像的人给找出来。石像的来历我已经让李青山去查了,但是或许会需要一点时间。我想,不如双管齐下,您这边也动作起来。不管哪边先有结果,都能让茜妍这件事早一点得到解决!”把人拒之门外的事情我做不出来,将周家人引进了我的宅子之后,我对老周说道。想要办事情,有关系跟没关系的效率大不相同。关系铁和关系一般的效率又会有很大的差别。至于其中所谓的规矩,那是糊弄老百姓的。我相信周家出面的话,有关部门会很快就能将那个卖石像的人给找出来。

  “好,一切全依先生调度!”老周对于我的意见很重视,因为这件事关系到他孙女的安危。闻言对站在门口死活不进来的那两个随从打了个眼色,其中一人会意的拿出手机走出去几步就开始拨打起电话来。少时,那人回到门口站定,冲老周点了点头。

  “寒舍一间,容不下诸位在这里留宿,不如我去宾馆开两间房,大家先凑合一宿?”等诸般事宜皆都妥帖,又留他们吃了一顿饭,我看了看时间对老周开口道。

  “尊夫人的手艺不错,先生今后有口福了。天色不早,我们就先告辞,明天再来打扰先生。”老周知道我说的是客气话,起身对我一拱手推辞了两句,然后带着众人就告辞而去。

  “你就是帮他办事啊?看起来这个老周家的家境很不错啊!”等人都走了,顾翩翩和颜品茗把屋子收拾了一遍,然后坐到我身边问道。

  “岂止是不错,在本省这块儿地界上,我估摸着他家说句话,什么部门都得认真考虑考虑。”毕竟有着一系列的产业放在那里,又是本省的纳税大户,手下还养活着几万口子人。如果加上家属的话,怕不有上十万户的生计跟周家绑在了一起。他们说句话,很多时候容不得别人不去慎重考虑。

  “豪门呐...难怪人家不待见你。不过今儿个,你可是把场子都给找回来了,还讹了人家一把扇子,现在心里舒坦了吧?”顾翩翩说话间,就将手伸到我的眼前。

  “干啥?”我将折扇打开,缓缓扇动着问她。

  “刚才人家给你的钱,拿来,我给你存着,省得你都祸祸了!”有了先前儿的那500块垫底,如今顾翩翩再问我要钱,也显得理直气壮了。

  “一人一半,你们拿去花吧!”我将老周留下的现金二一添作五的分成了两份,然后给身边俩女人一人扔了一份说道。

  “哟,大爷可真阔气。小女子这厢谢过了!”颜品茗将那几摞钱拿在手里,完了跟顾翩翩相视一笑,起身对我做了个万福道。

  “小娘子高兴就好,来,给爷唱个十八摸乐呵乐呵!”我啪一声将折扇合上,起身挑着颜品茗的下巴说道。这种玩笑,只适合跟颜品茗开。顾翩翩的话,还是多谈些风花雪月,浪漫唯美一些的事情吧!

  “伸手摸姐面边丝,乌云飞了半边天。伸手摸姐......”颜品茗很配合的在那里翘着兰花指哼唱了起来。

  “滚,你俩有完没完了!”先前儿顾翩翩还听得有滋有味的,可是越到后头,就越觉得不对劲。羞红了脸从沙发上站起来,一跺脚娇嗔一句,转身就上了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妖九拐六说:

  今儿提前更,家里有亲戚病危,更了这章得去看望看望,剩下的会抽时间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