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点小小意思,青山说大师喜欢折扇,昨日正好老朽淘到了一把!”见我客气中透露着一丝拒人千里的味道,老周抬手从随从的手中接过了一方木匣子。把木匣子打开之后,里边露出里边摆放着的那柄折扇来对我说道。

  “扇骨是湘妃竹的,清代的玩意儿。知道程先生是个雅人,这种材质正好跟你相得益彰。九五十六根材,根根都无瑕疵。你再看这扇面儿,哪年有的没人能给个准确的说法。但是老朽觉得这上头的题字,跟先生简直就是绝配了。可以说这把折扇,仿佛是天生为先生定做的一般。”老周小心翼翼地把折扇打开,素净的扇面上,道法自然四个字让我一阵心旷神怡。整柄折扇,要说唯一让我觉得有些遗憾的,就是没有一个能与之相配的扇坠儿。不过这不要紧,日后遇上了,我再给它配上一个就是了。对于老周送的这件礼物,我是满心欢喜。一伸手,将折扇从他手中拿了过来。啪一声合上,又啪一声给打开。这番动静,直看得老周眼角一阵抽搐。他觉着,依我这么祸祸,这柄折扇过不了这个月就得毁!

  “周老您太客气了,来就来吧,还送这么贵重的礼物。”我将折扇缓缓合上,在掌心轻轻拍打着对身边的老周笑着致谢道。我眼热人家的折扇,这消息一准是李青山透露给他的。老周估摸着前次把我得罪了,再来请,不先放点血投其所好一下,恐怕接下来的话不太好说。

  “不瞒先生,此次前来,是为了茜妍那丫头的事情。还望先生能不计前嫌,仗义相助。”老周见我收下了礼物,心里头轻松了一截。他不怕人家有欲望,有欲望的人不难对付,投其所好就行了。他最怕的就是,遇上那种无欲则刚,类似于茅厕的石头般又臭又硬的人物。那样的人,才是最不好打交道的!迟疑了一下,他终究是说出了来意。

  “哈哈哈,我是个道门中人,靠的就是这手道术吃饭。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周老也能说我是个生意人。不计前嫌这话就过了,谁会跟钱过不去?”我打了个哈哈对身边的老周说道。头次我不想谈钱,那是看了李青山的一份面子。可是这二次,那就得先钱后货了。

  ●?看%%正n)版u章节上iv酷匠(网Z

  “老朽明白,不知道先生需要多少酬金?只要先生开口,我们周家一概答应!”周李茜妍又开始吃鸡了,生鸡!而且这次,比以前更为严重,以前她只吃鸡肉,这次她连鸡血都喝!病症加重,老周担心她熬不了几天。说是说周李茜妍万一不行就放弃掉,然后再生一个。可毕竟是养活了十几年的人,不是说放弃就能放弃的。就算是一条狗养了十来年,死的时候人们也会掉眼泪不是?老周还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挽救一下周李茜妍。

  “那就要看周老您是个什么想法了,要是只想在去美国之前我帮忙稳定住她的病情,那么一次是十万!当然,去美国之后的事情,与我无关。要是您想她病情断根,价钱可就不好说了。因为我不知道我要出多少力,中途会不会遭遇危险,如果遇到危险,又会不会危及到我的生命。”我将折扇在指间挽了个花对老周说道。

  “那就先帮忙稳定住茜妍的病情吧,毕竟先生也知道,犬子一心想送茜妍去国外就诊。如果不成,回头老朽再来麻烦先生。不知道这样的话,是否可行?”老周犹豫了一下继而问我。他倒不是在乎钱,他是怕将事情这么悬着,万一到时候国外那边没辙,我又不肯帮忙了,那该如何是好。

  “可行!”不存在交情,只谈钱的话,有什么可行不可行的。钱到位,什么都可行。我轻拍了拍折扇,点头应允了下来。

  “家里那尊石像保管好,茜妍的病根想要铲除,还用得上它。”说罢,我又提醒了老周一句。既然是交易,那么就要让客户满意。贫道是个有职业道德的人,断不会拿了人家的钱又不把人家的事给办好。

  “石像老朽已经让人封箱保存了,先生放心。不知道先生现在方便不方便?如果无事,且先帮茜妍控制住病症可好?”老周往门外看了一眼,然后对我说道。

  “现在去江城?”天都黑了,这个点让我江城,说实话我还真不想跑。

  “不用,老朽将茜妍随车带过来了,就是等先生出手相助。”老周闻言对我摆手说道。看来周李茜妍确实是挺严重了,要不然老周也不会将她随车一起带过来。闻言我起身向门外走去,礼物也收了,价钱也谈妥了,现在就该露一手让周家知道贫道不是一个浪得虚名的人!走出院门,那辆加长版的林肯正停在那里。周克琰跟他的太太正在那里来回踱着步,两人愁眉不展间或隔窗向车里看一眼。听见脚步声,两人齐齐回头看了过来。贫道的身影,在院门口路灯的照射下,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大师...”周克琰这次对我的态度明显好了许多。一见我,连忙迎了上来。

  “孩子呢?”我背着手走到他跟前,半点跟他握手的意思都没有,只是开口问着孩子。

  “在车里捆着呢,大师您看...”周克琰的太太赶到我的跟前,微微冲我欠欠身,然后将我引到车窗边对我说道。司机很机智的将车窗放了下来,周李茜妍此刻正在座位上来回的挣扎着。她的嘴里被塞着一方手帕,身上捆得跟粽子差不多。见有人看她,眼神中透露出一股子狠厉向我瞪了过来。

  “开门!”我对司机说了一声。

  等司机将车门打开,我冲身后跟出来的众人看了一眼,然后钻身进了车内。周李茜妍见我有意接近她,被堵住的嘴里发出一阵阵呜呜的吼叫声。被捆着的双脚卯足了劲向我蹬来,想要阻止我进一步的行动。

  “一天不见,你就不乖了!”我一伸手按住了周李茜妍蹬来的双腿,嘴里说着话,探手抚上了她的额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