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早啊!”第二天,我晃荡着去了一次工地,再度督促了一下安全问题之后来到了白事铺子。才把门打开,就听见一个妹子在我身后跟我打着招呼。我回头一看,这不是问我买符篆辟邪的那个黑猫女么?

  “我叫孟静音,是实验小学的音乐老师。”妹子倒是挺大方,主动伸出手来自我介绍道。

  “哦你好,今天这是?”我刻意瞅了瞅妹子的脸色,不像是撞邪了的样子。那她大早上的跑白事铺子来干嘛?难道单单就只是为了跟我打个招呼?这姑娘,别是在暗恋贫道吧?我瞅着姑娘,挑了挑眉毛在心中YY起来!

  “我是特意来跟你说声谢谢的,你的符挺管用。最近我睡得安稳多了,晚上连梦都没有,一觉到天亮!”原来人家姑娘是为了这事儿过来的。世界上,懂得感恩的人还是有的。妹子的一声谢,让我的心情愉悦了许多。

  “还有件事想麻烦一下老板,就是我的姐妹最近也觉得睡眠不好,你那符能不能多卖我两张?”妹子大早上来,原来是求符来的。

  “没问题,100一张!等符上的朱砂淡了,就要换新的。”有生意上门,总不能往外推。我从柜台里拿出朱砂毛笔等物事,趴在上头就开始画起了符。事实证明,只要管用,妹子是不在乎钱的。从包里掏出五百块钱,人家一气儿打我这里买了五张宁神符。

  “小凡今天开张了!”鲁阿姨现在见我,基本上已经不唠叨了。等姑娘离开之后,她端着碗馄饨走了过来对我说道。

  “趁热吃!”将馄饨往我面前一放,鲁阿姨叮嘱了我一句。

  吃完鲁阿姨送来的馄饨,又叠了些元宝备用,一上午时间就这么过去了。中午1点多,我正躺在父亲生前最喜欢的那张躺椅上打着盹,就被一阵电话铃声给吵醒过来。

  “喂!”迷迷糊糊的伸手拿出电话,接通之后我打着哈欠喂了一声。

  “我,李青山!睡午觉呢?”电话那头,李青山的声音传了过来。

  “啥事说吧,扰人清梦是很不道德的一件事情!”我从躺椅上坐了起来,随手拿出一支烟点上后对他说道。这个点打电话来,无非是老周家的事情。除此之外,我想不出李青山还有什么事情会来找我!心里虽然明白,不过嘴上我却在那里装着糊涂。

  “那个,周老那事儿...”李青山话说半截,就被我给打断了!

  “哦,他们今天去美国啊?跟他们不熟,我就不去送行了!”叼着烟躺回躺椅,我翘着二郎腿在那里前后晃荡着对李青山说道。本来就不熟,在这次去江城之前,我哪里认得他们是谁?

  “昨天你前脚走,后脚周李茜妍老毛病就又犯了...本来昨天就想打电话给你的,可是想想或许你正在气头上就没敢惊动你。可是今天周老把电话打到我这里来了,让我无论如何要请你过去一趟,你看这事儿...”李青山在电话里急声说道。昨天我对他说的话他听得很清楚,人情只能卖一次。第二次,可就没有人情可讲了!

  “我忙得很,没工夫过去。让他们包专机去美国,查明了原因很快就能药到病除了。”我冷笑了一下,弹了弹烟灰对李青山说道。

  “别介呀,周老也知道这事儿是周克琰做得不到位。人家可说了,请你无论如何帮忙稳住周李茜妍的病情。不管去美国是个什么结果,那张支票依然算数!老弟,帮帮忙,跑一趟怎么样?”李青山闻言有些急了,连声在电话里对我恳求着。顺带着,将老周开出的条件给抛了出来。

  b看,正{;版(%章节☆上9酷P%匠(网

  “我真的很忙,去不了!我不可能把自己的事情都抛开,专门为他们家服务不是?他们给我买五险一金了,还是给我月薪了?对不对?招之即来那事儿,在我这儿不好使。实话告诉你吧,我要想靠这个挣钱,我特么早成亿万富翁了。这事儿到此为止,我困了...”一支烟吸完,我随手就把电话给挂了。烟,还是老周送的那条。

  “看看,你男人今儿挣的!”一下午,我拒接了不下20个电话。其中有李青山的,也有几个陌生的电话号码。不用说,都是为周李茜妍那事儿来的。小丫头体内的欲望失去了道力的制衡,再度在她体内肆虐了起来。我不是圣人,圣人也做不到以天下苍生为己任。圣人同样会有自己好恶,也会有所偏向。所以我做不到前脚被人贱,后脚又眼巴巴自己送上门去为人家出力。回到家,从包里摸出五百大洋,拍顾翩翩手里我不无得色的对她显摆着。

  “真不错,要是天天如此,你一个月也不少挣呢,起码养我应该问题不大了!”虽然钱不多,只有五百块。可是顾翩翩似乎很享受我交钱给她的感觉,将钱揣包里,小妞喜笑颜开的赞了我一句。

  “哟,这是开始交家用的节奏了?”颜品茗从门外进来,一边换着拖鞋一边冲我们眨巴着眼问道。

  “请问,程小凡先生是住这里吗?”不等我搭话,门外传来了一声询问声。

  “你是?”我走过去,看着眼前这个并不认识的男人问道。

  “程大师,真是叨扰了!”院门外,老周打着哈哈冲我连连拱手道。

  “周老爷子,什么风把您给吹寒舍来了?请进,品茗,沏茶,沏好茶!”你哈哈,我也哈哈。冲老周回了一礼,我侧身往屋里虚引了一下,然后轻咳一声背手对颜品茗说道。

  “好茶呀,原来程大师,也是个懂得享受的人!”少时,颜品茗端着茶具走了过来。有了我的吩咐,她刻意卖弄了一番。待到全套礼仪做尽,这才将那一小盅茶汤奉到了老周的手中。老周双手接过茶盅,先是嗅了嗅,然后浅尝了一口,最后一饮而尽。片刻之后,放下竖起大拇指赞道。

  茶过三巡,老周死撑着就是不说明来意。见状,我也不把话题往那上头引。看了看时间不早,随即吩咐颜品茗她们去操持晚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