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我进去了,你孙女也别想好儿。”这句话,是老周的学生在被警察带走之前丢下的。随同一起被带走的,当然少不了那个风韵犹存的李妈。犯了事,当然要受到惩罚。等着他们的,不知道有多少年的徒刑。或许有人说,这事儿要真论起来,也关不了他们几年。因为除了祸害周李茜妍是既成事实之外,其他的事情尚未形成事实。就算是周李茜妍这事,因为那尊石像牵扯到了迷信的因素,其实也形成不了犯罪证据。可是别忘了,还有老周和周氏家族的产业在那里盯着呢。草民和豪门刚起来,谁会获得胜利。在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其实答案已经出来了。何况这俩草民,还的的确确是先对豪门图谋不轨呢。周氏家族,没那么容易放过他们!

  “真的跟她有关?”下午两点多,按照事先约定好的时间,我来到了老周的家里。进门之后没看见李妈的身影,我就知道之前的所有猜测都变成了事实。客厅里,周李茜妍正挨着一对40来岁的男女坐着。我探头向那边扫了一眼,然后轻声问了面前的老周一句。老周没有答话,只是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

  “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这次请来为茜妍治病的程大师。这是老朽的犬子周克琰,这是他的太太!”老周将我引到客厅,等我落座之后,这才对在场的人介绍起我来。

  I◎酷匠L网首ec发\

  “不如把茜妍送去美国,那边的医疗手段总归是要先进一些。先彻底检查一遍再说,父亲您认为呢?”周克琰为人很傲,虽然有老周的引见,可是他并不待见我,甚至于连基本的客套都没有。反观他的太太,则是对我欠欠身算是打过了招呼。周克琰在周李茜妍的额头上摸了摸,随后靠在椅子上对老周说道。这意思,就是他们家根本用不着我这种人。也是,人家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一般真正受过高等教育并且成功上位的人,都不信鬼神。人家信奉的只有两条,权力和金钱!

  “美国?不要事事都相信美国。国内的医疗就算跟他们有所差距,但是也不至于连茜妍到底犯了什么病都查不出来的。况且,有的事情你没有见过,就不能全盘否认它的存在嘛。人,我是请来了。而且这两天茜妍的病症也确实得到了控制。不管怎么说,也应该让程大师试一试。”老周有些歉意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起身对自己的儿子说道。

  “父亲,其实美国的医院我都已经联系好了。过两天我就打算带茜妍过去做一次彻底全面的检查。程大师要是愿意等,不妨等我们从美国回来以后再说?”见我坐在那里默不作声,周克琰想当然的认为我是心虚了。不顾他的父亲频频对他使眼色,站起身居然消遣起贫道来。

  “我无所谓啊,在江城待久了,也觉得乏味。正好你们这边已经找到了更好的处理办法,那就预祝你们成功吧!周老,我就先告辞了!”我看了看周克琰,从钱包里拿出那张空白支票,啪一声拍在桌上之后对老周一拱手转身就往外走!

  “你别往心里去,克琰一帆风顺惯了,养成了一种目中无人的脾性。美国那边要是也没办法的话,到时候还得劳烦你来帮忙!”老周跟了出来,面露歉意的对我说道。人生,其实就像我们逛街一样。很多时候都只能选择靠左走或者靠右走,你想走中间,左右逢源,会被车撞死的!

  “其实令公子说得没错,美国那边的科技确实要发达一些。一切都是为了孩子,这个我明白的。周老留步...”我停下脚步,转身跟老周打了个招呼,然后迈步向这个富人区的外边走去。

  “老弟啊,刚才周老给我来了个电话,你说这事儿闹的。”回到了酒店,我收拾好行李就准备前往地铁站。我不是个没脾气的人,招之则来挥之则去那不是我的性格。对于周克琰的这番举动,我只想说且待日后。正在地铁站里排着队准备购票,李青山就把电话给打了过来。

  “没事儿老李,我正准备坐地铁到高铁站,然后转车回家呢。说实话,老周家的事情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解决的。离开家里那俩妞没两天时间,我就有些想她们了。至于老周家的事情,以后就不要再提了。”我轻笑一声对李青山说道。周老,这个称呼只适用于那些有求于他的人来喊。对于我来说,他只是老周。

  “我估摸着,这事儿到最后还得你来办才行。”李青山想替老周留一条后路。这也不怪他,毕竟人家还指望着借助这次的事情,将自己头衔前的那个副字给去掉呢!

  “那也得看我愿不愿意办才行!人情卖过一次,第二次可就没人情可讲了!我要上车了,得空再联系啊老李!”我不想跟李青山再在这件事上啰嗦,匆忙说了两句,便将电话给挂断了。

  “唉?你怎么回来了?那个谁谁的事儿给办妥了?”地铁转城铁,一个多小时之后,我已经站在了家门口。听见开门的动静,正和颜品茗坐在沙发上抹着指甲油的顾翩翩连忙起身迎了过来问道。

  “办个屁,人家瞧不起我,那顿冷嘲热讽的。”回到家,就等于回到了自己的地盘。在自己的地盘上,对着自己的人,我丝毫不掩饰心中的情绪。将背包交到顾翩翩的手上,我坐到沙发上拿起一个苹果狠劲儿咬了一口道。

  “不办就不办,以后求咱们,咱们也不办了。跟他们置气不划算啊,来,我给你沏茶去!”颜品茗看着我抑郁的脸,呡嘴浅笑了一下。放下搭在茶几上正准备涂抹指甲油的脚,起身温言软语的劝了我两句!

  “就是,以后求咱们,咱们也不给办了!”顾翩翩也连声在一旁附和着道。我们是一伙儿的,我在外头不受待见,她和颜品茗心里其实也挺恼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