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老您慢走,有事儿您开口。”得到了某些答案,老周也没必要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跟安保们打了个招呼,然后带着我转身就往外走。他的脑子有些乱,他想不通自己的学生,会跟周李茜妍这件事有什么关系。还有李妈,为什么要隐瞒这件事?每次问她家里是不是有客人来,她都说没有。身后传来安保们的招呼声,老周冲他们点点头然后迈步向前走去。

  “接下来该怎么办?难道要老朽拉着家里的保姆,到这里来对质?我们周家虽然谈不上豪门大户,可好歹也算是个书香门第。脸面还是要的,拉着家里的佣人出来对质,这种事情老朽做不出来!”走了一段路,老周坐到林荫小道边上的长木椅子上。从兜里掏出香烟来递给我一支,然后将烟点上怒道。说实话,失态中的老周,比之前更接地气一些。起码让我感觉到,他也是一个会生气的凡人!

  “欲擒故纵!您可以跟往常一样按时出门,大不了中途折返回来就是了。”我吸了口烟,继续充当着老周的军师。

  “不,我就在附近盯着。”老周觉得中途折返或许会错过些什么,他决定就在附近盯着自己的家门。

  “回去帮茜妍疏导一下身体!”抽完一支烟,我起身对正在沉思着的老周说道。周李茜妍体内的症状,要是说起来,跟之前胖妹的状况相差仿佛。只要我每天帮她疏导一下身体,就跟暂时延缓她的症状。只不过还是那句话,我哪有那么多时间耗在周家?

  “哦,倒是把正事给忘记了!”老周从沉思里回过神来,起身将烟蒂扔到一旁的垃圾桶里,转身向家里走去。

  “老爷带客人逛完了?我刚熬的莲子羹,你们尝尝!”进了家门,李妈依旧是那般扭腰摆臀的迎了上来。蹲身替老周换好了拖鞋,又将一双拖鞋摆放在我的脚下之后,这才起身有意无意地挺了挺胸对我们说道。我很担心,李妈胸前的扣子,会不会被崩掉!

  “茜妍呢?让她下来也吃一点!”坐到餐桌边,老周端起莲子羹对一旁伺候着的李妈说道。

  “我这就上去请小姐。”李妈闻言迈步向楼上走去。

  “爷爷!”不多会儿,周李茜妍就在李妈的照拂下顺着楼梯走了下来。来到餐厅,先对我抿嘴笑了笑,算是打过了招呼,然后才乖巧的走到老周跟前微微鞠躬道。

  “坐,身体有没有觉得不舒服?稍后让大师替你疏导一下,你的身体会慢慢好起来的!”老周亲自端给孙女一碗莲子羹,然后温言对她说道。自己一手教出来的人儿,出落得愈发有股子大家闺秀的味道,这让老周很是满意。

  “今天觉得还好,谢谢爷爷关心,也谢谢大师!”小姑娘矜持着坐在那里温言回话,手中的调羹不紧不慢的往嘴里送着莲子羹。调羹和碗盏之间,没有发出丝毫的碰撞声。小姑娘的嘴里,也没有发出任何咀嚼的声音,看起来,她似乎并没有在吃东西一般!我埋头吃着东西,脑子里不由得在想,如果谁跟这个女孩结婚,婚后能够受得了她这种做派么?所以说门当户对这个说法还是有道理的。类似于周李茜妍这种女孩,恐怕今后也只能嫁进豪门。小门小户的,不说物质上能不能满足她的需求,就是这生活习惯,大家也会彼此不适应!

  “不要紧张,闭起眼睛什么都不去想就是了!”吃罢了莲子羹,我就在客厅里替周李茜妍疏导起来。我这么做,也让老周悬着的心放了下来。毕竟电视里,新闻里时常会报道一些神棍借口法不可外泄,将女事主带进屋里圈圈叉叉了的事情。等周李茜妍闭起双眼,我这才伸出手缓缓贴在她的印堂之上。一道若有若无的道力,顺着她的印堂渡入了颅内。不多时,就把存在于她脑子里的那一丝欲望,再度逼退了开去。将手撤离周李茜妍的印堂,我心里暗道一声,今天又能保她无恙了!

  “那件事,您最好不要一个人做。”将周李茜妍的事情办好之后,我起身准备从周家告辞。走到门口,我轻声对送我出来的老周嘱咐了一句。他年老体衰的,真要是发现了什么不对,不见得会是人家的对手。

  “我知道,到时候我会喊几个人一起的。对了,茜妍这种正常的状态,可以维持到什么时候?”老周将我送出门外,然后问我道。

  “12个时辰是没问题的。”12个时辰,也就是24个小时。也就是说,到明天的这个时候。这期间,周李茜妍应该跟正常人无异。

  “这样吧,明天上午你暂时不要过来。”老周琢磨了一下对我说道。我知道他这是准备明天上午就开始进行蹲守了。豪门中,总是会发生些稀奇古怪的事情。而这些事情,他们大多不愿意让外人知道。

  “}酷Sr匠a网a永9C久jl免Bq费看小!n说

  “那行,明天下午3点钟之前我过来。”我抬手看了看表,然后对老周说道。

  “克琰,明天带几个人过来一下...”等我走后,老周给自己的儿子打了个电话。在电话里,他将自己的怀疑对周克琰详细说了一遍。周克琰正在召开会议,闻言决定临时退场,去找朋友明天过来帮忙。

  “我说,咱们的事情怕是瞒不了多久的,你得想想办法。今天老头子忽然问起监控的事情来了,我觉得他好像在怀疑些什么!”老周跟自己儿子打电话的同时,在厨房操持着的李妈,也往外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里,她有些忧心的对对方说道。

  “知道了,那座石像,还摆在那里吧?再摆些日子,就水到渠成了!你要稳住,别听风就是雨。明天我去一趟,我们再好好商量一下。对了,最近那老东西,占你便宜没有?”电话那头的男人开口对李妈说道。

  “最近没有了!”李妈咬了咬嘴唇,轻声答着男人的问题。

  “要有,不能没有。自己注意做好措施,别真怀了老东西的种!”男人叮嘱了李妈一句,随后将电话给挂断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